首页 >> 数据下载 >> 学术经典库 >> 马克思主义经典 >> 马克思主义 >> 马克思恩格斯全集 >> 马恩全集第2卷
第四章 体现为认识的宁静的批判的批判或埃德加尔先生所体现的批判的批判 (1)弗洛拉·特莉斯坦的“工人联合会”(注11)
2012年10月25日 10:24 来源: 作者: 字号

内容摘要:

关键词:

作者简介:

  法国社会主义者肯定地说:工人制造一切,生产一切,但是他们既没有权利,又没有财产,简单地说,一无所有。关于这一点,批判通过体现了认识的宁静的埃德加尔先生的嘴作了如下的回答:  

  “为了创造一切,就需要某种比工人的意识更强有力的意识。上述论点只有像下面这样倒过来讲才是正确的:工人什么东西也没有制造,所以他们也就一无所有;他们之所以什么都没有制造,是因为他们的工作始终是为了满足他们自己的需要的某种单一的东西,是平凡的工作。” 

  在这里,批判达到了如此高度的抽象,以致于在它看来,只有它自己的思想创造以及和任何现实都相矛盾的普遍性才是“某种东西”,甚至就是“一切”。工人之所以什么都没有创造,是因为他们所创造的仅仅是“单一的东西”,即可以感触到的、非精神的和非批判的对象,这些对象中的任何一种都会使纯批判深恶痛绝。凡是现实的、活生生的东西都是非批判的、群众的,因此,它是“无”,只有批判的批判的理想的、虚幻的创造才是“一切”。  

  工人之所以什么都没有创造,是因为他们的工作仅仅是为了满足他们个人的需要的某种单一的东西,也就是因为在现代的世界秩序下,各个单个的、互有内在联系的劳动部门是分隔开来的,(P21)甚至是互相对立的,一句话,就是因为劳动没有组织起来。批判本身所提出的论点,如果从唯一可能的合理的意义上来加以说明,就是要求劳动有组织。弗洛拉·特莉斯坦(分析她的著作就可以发现这种伟大的论点)也有同样的要求,而且由于她竟敢走在批判的批判的前头,遭到了后者的极端的鄙视。“工人什么都没有创造。”要是撇开单个工人不能生产任何完整的东西这一事实(这是不言而喻的)不谈的话,这种论点简直就是疯话。批判的批判什么都没有创造,工人才创造一切,甚至就以他们的精神创造来说,也会使得整个批判感到羞愧。英国和法国的工人就很好地证明了这一点。工人甚至创造了人,批判家却永远是不通人性的人〔Unmensch〕,然而,他的确对于自己是一个批判的批判家这一点感到一种内心的满足。  

  “弗洛拉·特莉斯坦给我们提供了一个妇女的教条主义的例子,这种教条主义离开公式就寸步难行,并且还用现存事物的范畴来制定公式。” 

  批判所做的,仅仅是“用现存事物的范畴来制定公式”,也就是用现存的黑格尔哲学和现存的社会意向来制定公式。公式除了公式便什么也没有。而且尽管批判在竭力抨击教条主义,但是它还是宣告自己是教条主义,而且是妇女的教条主义。它是一个老太婆,而且将来仍然是一个老太婆;它是年老色衰、孀居无靠的黑格尔哲学。这个哲学搽胭抹粉,把她那干瘪得令人厌恶的抽象的身体打扮起来,在德国的各个角落如饥似渴地物色求婚者。

 

责任编辑:程可心  

分享到: 0 (责编:)
W020180116412817190956.jpg
用户昵称:  (您填写的昵称将出现在评论列表中)  匿名
 验证码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
最新发表的评论0条,总共0 查看全部评论

回到频道首页
QQ图片20180105134100.jpg
jrtt.jpg
wxgzh.jpg
777.jpg
内文页广告3(手机版).jpg
中国社会科学院概况|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简介|关于我们|法律顾问|广告服务|网站声明|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