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数据下载 >> 学术经典库 >> 马克思主义经典 >> 马克思主义 >> 马克思恩格斯全集 >> 马恩全集第2卷
第四章(4)蒲鲁东(马克思) 批判性的评注2
2012年10月25日 10:09 来源: 作者: 字号

内容摘要:

关键词:

作者简介:

  “贫穷困苦的事实使蒲鲁东得出了一些片面的论断;他认为这个事实是同平等和公平相抵触的;他把这个事实当做自己的武器。于是,对于他,这个事实就成了绝对的合理的,而私有制存在的事实则成为不合理的了。” 

  认识的宁静告诉我们说,蒲鲁东认为贫困的事实是和公平相抵触的,——可见,他认为这个事实是不合理的;可是认识的宁静连口气都顾不得喘就赶忙声明说,对于蒲鲁东,这个事实成了绝对的合理的。

  以往的政治经济学从私有制的运动似乎使人民富有这个事实出发,得出了替私有制辩护的结论。蒲鲁东从政治经济学中被诡辩所掩盖的相反的事实出发,即从私有制的运动造成贫穷这个事实出发,得出了否定私有制的结论。对私有制的最初的批判,当然是从充满矛盾的私有制本质表现得最触目、最突出、最令人激愤的事实出发,即从贫穷困苦的事实出发。  

  “相反地,批判则把贫穷和财产这两个事实合而为一;它发现了二者的内在联系,使它们成为一个整体,并且向这个整体本身询问其存在的前提是什么。”  

  批判直到现在还丝毫不了解财产和贫穷的事实,“相反地”,它却用仅仅在自己想象中所做到的事情来反驳蒲鲁东的真实的事情。它把两个事实合而为一,并且在把两个事实变为一个唯一的事实之后,又发现了二者之间的内在联系。批判不能否认,连蒲鲁东也承认贫穷和财产这两个事实之间存在着内在的联系,并且正是由于这种内在联系的存在,他才要求废除财产,以便消灭贫(P42)困。蒲鲁东甚至还做得更多。他详尽地表明了资本的运动怎样造成贫困。相反地,批判的批判却不屑于做这类鸡毛蒜皮的琐事。它发现贫穷和私有财产是两种对立的东西,——这可真是一个相当时髦的发现。它使贫穷和富有成为一个整体,并且“向这个整体本身询问其存在的前提是什么”,——这个问题是多余的,因为批判自己刚刚创造了这个“整体本身”,可见它的这种创造本身就是这个整体存在的前提。

  批判的批判既然向“整体本身”去探询其存在的前提,那就等于是用真正神学的方式在这个“整体”之外寻求这些前提。批判的思辨在它似乎正在研究的那个对象以外运动着。贫富之间的这一全部对立正是对立的两个方面的运动,整体存在的前提正是包含在这两个方面的本性中,可是批判的思辨却避不研究这个形成整体的真正的运动,以便给自己留一个机会,说批判的批判作为认识的宁静是高居于两个对立方面之上的,只有它那创造“整体本身”的活动才能消灭它所创造的抽象。 

  无产阶级和富有是两个对立面。它们本身构成一个统一的整体。它们二者都是由私有制世界产生的。问题在于这两个方面中的每一个方面在对立中究竟占有什么样的确定的地位。只宣布它们是统一整体的两个方面是不够的。 

  私有制,作为私有制来说,作为富有来说,不能不保持自身的存在,因而也就不能不保持自己的对立面——无产阶级的存在。这是对立的肯定方面,是得到自我满足的私有制。  

  相反地,无产阶级,作为无产阶级来说,不能不消灭自身,因而也不能不消灭制约着它而使它成为无产阶级的那个对立面——私有制。这是对立的否定方面,是对立内部的不安,是已被消灭(P43)的并且正在消灭自身的私有制。 

  有产阶级和无产阶级同是人的自我异化。但有产阶级在这种自我异化中感到自己是被满足的和被巩固的,它把这种异化看做自身强大的证明,并在这种异化中获得人的生存的外观。而无产阶级在这种异化中则感到自己是被毁灭的,并在其中看到自己的无力和非人的生存的现实。这个阶级,用黑格尔的话来说,就是在被唾弃的状况下对这种状况的愤慨,这个阶级之所以必然产生这种愤慨,是由于它的人类本性和它那种公开地、断然地、全面地否定这种本性的生活状况相矛盾。  

  由此可见,在整个对立的范围内,私有者是保守的方面、无产者是破坏的方面。从前者产生保持对立的行动,从后者则产生消灭对立的行动。  

  的确,私有制在自己的经济运动中自己把自己推向灭亡,但是它只有通过不以它为转移的、不自觉的、同它的意志相违背的、为客观事物的本性所制约的发展,只有通过无产阶级作为无产阶级——这种意识到自己在精神上和肉体上贫困的贫困、这种意识到自己的非人性从而把自己消灭的非人性——的产生,才能做到这点。无产阶级执行着雇佣劳动因替别人生产财富、替自己生产贫困而给自己做出的判决,同样地,它也执行着私有制因产生无产阶级而给自己做出的判决。无产阶级在获得胜利之后,无论怎样都不会成为社会的绝对方面,因为它只有消灭自己本身和自己的对立面才能获得胜利。随着无产阶级的胜利,无产阶级本身以及制约着它的对立面——私有制都趋于消灭。

  如果社会主义的著作家们把这种具有世界历史意义的作用归之于无产阶级,那末这决不像批判的批判硬要我们相信的那样是(P44)由于他们把无产者看做神的缘故。倒是相反。由于在已经形成的无产阶级身上实际上已完全丧失了一切合乎人性的东西,甚至完全丧失了合乎人性的外观,由于在无产阶级的生活条件中现代社会的一切生活条件达到了违反人性的顶点,由于在无产阶级身上人失去了自己,同时他不仅在理论上意识到了这种损失,而且还直接由于不可避免的、无法掩饰的、绝对不可抗拒的贫困——必然性的这种实际表现——的逼迫,不得不愤怒地反对这种违反人性的现象,由于这一切,所以无产阶级能够而且必须自己解放自己。但是,如果它不消灭它本身的生活条件,它就不能解放自己。如果它不消灭集中表现在它本身处境中的现代社会的一切违反人性的生活条件,它就不能消灭它本身的生活条件。它不是白白地经受了劳动那种严酷的但是能把人锻炼成钢铁的教育的。问题不在于目前某个无产者或者甚至整个无产阶级把什么看做自己的目的,问题在于究竟什么是无产阶级,无产阶级由于其本身的存在必然在历史上有些什么作为。它的目的和它的历史任务已由它自己的生活状况以及现代资产阶级社会的整个结构最明显地无可辩驳地预示出来了。英法两国的无产阶级中有很大一部分人已经意识到自己的历史任务,并且不断地努力使这种意识达到完全明显的地步,关于这点在这里没有必要多谈了。  

  “批判的批判”之所以认为自己不应当承认这一点,是因为它已宣告自己是历史的唯一创造因素。历史上的各种对立从它那里产生,消灭这些对立的行动也从它那里产生。因此它借它的化身埃德加尔的口发布了如下的宣言:

  “有教养和没有教养、有财产和没有财产,这些对立面应该受到完全而充分的批判,只要不蓄意亵渎它们就行。”(P45)  

  有财产和没有财产被当做批判的思辨的两个对立面而受到了形而上学式的尊崇。因此只有批判的批判的手才能触动它们而又不犯亵渎圣物的过错。资本家和工人则不应该过问他们自己的相互关系。  

  埃德加尔先生甚至根本没有想到,可能会有人抨击他的关于对立面的批判的观点,可能会有人来亵渎这些圣物,结果他就把只有他自己才能对自己提出的异议硬塞在他的论敌口中。  

  批判的批判所臆造的论敌问道:“除了自由、平等这一类已有的概念而外,难道还可能运用什么其它的概念吗?我的回答是(注意埃德加尔先生的回答),倘若以希腊语和拉丁语为表达手段的思想一旦穷尽,这两种语言也就立刻死亡了。”

  现在可以清楚地看出,为什么批判的批判没有用德语给我们提出任何一种完整的思想。表达它的思想的语言还没有产生,所以怪不得赖哈特先生批判地处理一些外国字,法赫尔先生批判地处理英语,埃德加尔先生批判地处理法语,从而为创造一种新的批判的语言做了许多准备工作。

括弧里的话是马克思的。——译者注(P46)

 

责任编辑:程可心  

分享到: 0 (责编:)
W020180116412817190956.jpg
用户昵称:  (您填写的昵称将出现在评论列表中)  匿名
 验证码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
最新发表的评论0条,总共0 查看全部评论

回到频道首页
QQ图片20180105134100.jpg
jrtt.jpg
wxgzh.jpg
777.jpg
内文页广告3(手机版).jpg
中国社会科学院概况|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简介|关于我们|法律顾问|广告服务|网站声明|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