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数据下载 >> 学术经典库 >> 马克思主义经典 >> 马克思主义 >> 马克思恩格斯全集 >> 马恩全集第2卷
第四章(4)蒲鲁东(马克思) 赋予特征的翻译3
2012年10月25日 09:58 来源: 作者: 字号

内容摘要:

关键词:

作者简介:

  批判的蒲鲁东也为自己找到了一个批判的所有者,

  “这个所有者自己承认,那些为他工作的人所丧失的东西就是他所攫为己有的东西。”

  群众的蒲鲁东对群众的所有者说:
  
  “你工作过!你难道从来没有强迫别人为你工作?他们为你工作,你不为他们工作,但他们为你工作而丧失了的东西,你却能够攫为己有,这究竟是怎么一回事呢?”

  批判的蒲鲁东硬要萨伊把“自然的占有物”理解为《richesse naturelle》〔“自然的财富”〕,虽然萨伊为了消除任何的误解,曾在他那本“论政治经济学”的“概论”中十分明确地宣称,他所理解的财富既不是财产,也不是占有物,而是“价值的总和”。当然,批判的蒲鲁东也像埃德加尔先生改造他那样改造了萨伊。在批判的蒲鲁东看来,萨伊从土地比空气和水易于占有这个事实,“立即引伸出把田野变为财产的权利”。可是萨伊根本没有从土地比较容易占有这个事实引伸出土地所有权,相反地,他毫不含糊地说:《Les droits des propriétaires de terres—remontent à une spoliation》〔“土地所有者的权利是由掠夺而来的”〕(“论政治经济学”第三版第一卷第136页注释[18])。所以,根据萨伊的看法,土地所有权的确立需要《concours de la législation》和《droit positif》〔“立法”和“实在法”的“促成”〕。真正的蒲鲁东并没有强迫萨伊从土地比较容易占有这个事实“立即”引伸出土地所有权来。他之责难萨伊,是因为萨伊用可能性来代替权利,把可能性的问题和权利的问题混为一谈:(P53)

  “萨伊把可能性当做权利。人们并不是问为什么土地比海洋和空气容易占有;人们想知道的是,人根据什么权利把这种财富攫为己有。”

  批判的蒲鲁东继续说道: 

  “对此只补充说明一点:人们在占有一块土地的同时还占有了一些其它的要素——空气、水、火:terra,aqua,aëre et igne interdicti sumus.〔我们被禁止获得土地、水、空气和火〕。”

  真正的蒲鲁东根本没有“只”补充说明这一点,相反地,他说他顺便(en passant)要读者“注意”空气和水的占有。在批判的蒲鲁东那里,罗马放逐命令格式是莫名其妙地硬凑在他的议论中的。他忘了说明禁令所指的“我们”是谁。真正的蒲鲁东则是向非所有者讲话:

  “无产者们!……财产把我们同社会隔绝起来:terra etc.interdictisumus.〔我们被禁止获得土地等等〕。”

  批判的蒲鲁东以下述方式对沙尔·孔德进行辩驳:  

  “沙尔·孔德认为,人要生活就必须有空气、食物和衣服。这些东西中的某几种,例如空气和水,据说是取之不尽、用之不竭的,因此它们始终都是公有财产,而其它几种则为数有限,据说因此就成了私有财产。可见,沙尔·孔德是从有限和无限这两个概念出发来进行论证的。如果他把不必需和必需这两个概念当做主要范畴的话,他就可能会得出另一些结论。”  

  批判的蒲鲁东的这种辩驳是多么的幼稚!他建议沙尔·孔德抛弃他作为论证的出发点的那些范畴,而突然转而采用另一些范畴,为的是不得出他自己的结论,而是“可能”得出批判的蒲鲁东的结论。

这是古罗马放逐出国命令格式的释义。——编者注(P54) 

  真正的蒲鲁东并没有向沙尔·孔德提出这类建议。他不想用什么“可能”之类的字眼来同沙尔·孔德妥协,他是用沙尔·孔德自己的范畴来抨击沙尔·孔德。  

  蒲鲁东说,沙尔·孔德以空气、食物和衣服(在一定的气候条件下)的必要性为出发点,这不是为了生活,而是为了不停止生活。为了维持自己的生存,人因此(按照沙尔·孔德的看法)就需要经常不断地占有各种各样的物品。这些物品的数量是各不相同的。

  “天体的光、空气和水的数量是如此之多,以致人不能使它们有显著的增减;所以每个人需要多少,就可以占有多少,同时决不妨害别人去利用这些物品。”(注19)  

  蒲鲁东把沙尔·孔德自己的规定当做出发点。首先,他向孔德证明:土地也正好是第一必需品,因此它应该让每个人都有可能利用,但必须在孔德所指出的限度内——“决不妨害别人去利用它”。既然如此,那末土地究竟为什么成了私有财产呢?沙尔·孔德回答说:因为土地的数量不是无限的。可是他好像倒应该做出相反的结论:正因为土地的数量有限,所以它不能被占有。占有空气和水之所以不会妨害任何人,是因为它们在任何时候都是绰绰有余的,它们的数量是无限的。相反地,随意占有土地之所以妨害别人去利用土地,正是因为土地的数量是有限的。所以土地的利用应该根据大家的利益来调整。沙尔·孔德的论证方式恰恰证明了和他的论点相反的东西。 

  “蒲鲁东(即批判的蒲鲁东)推断:沙尔·孔德是从民族可以成为土地所有者这种观点出发的;可是,即使财产本身就产生使用和滥用的权利——

括弧里的话是马克思的。——译者注(P55)

jus utendi et abutendi re sua〔使用和滥用自己财物的权利〕,那也不能承认民族有使用和滥用土地的权利。”

  真正的蒲鲁东没有说所有权“产生”jus utendi et abutendi〔使用和滥用的权利〕。他是过于群众化了,所以不谈什么产生所有权的所有权。Jus utendi et abutendi re sua〔使用和滥用自己财物的权利〕也就是所有权本身。因此,蒲鲁东直截了当地否认人民对自己领土的所有权。他反驳那些认为这是夸大其词的人们说,在各个时代,人们都从这个臆造的民族所有权中引出了诸如宗主权、贡税、王侯的专卖权、徭役等等一类的东西。 

  真正的蒲鲁东发挥了下述的见解来反对沙尔·孔德:孔德想表明财产是怎样产生的,但他一开始就把民族是所有者当做一个前提提出来,也就是说,他陷入了petitio principii 。他要国家出卖土地,要企业家购买这些土地,也就是说,他预先就把他想证明的那种财产关系本身当做前提肯定下来了。

  批判的蒲鲁东推翻了法国的十进制。他保留了法郎,但是却用“三分尼”来代替生丁。 

  “蒲鲁东(批判的蒲鲁东)补充道:如果我出让一块土地,那末,我就不仅使我自己丧失了本年的收获,而且还剥夺了我的儿孙的一种永恒的福利。土地有价值不仅仅是在今天,它还具有一种潜在的、未来的价值。”

  真正的蒲鲁东谈的不是土地不仅今天有价值,而且明天也有价值;他是把完满的、现有的价值跟潜在的、未来的价值(这种价值取决于自己利用土地的本领)加以对比。他说:

一种逻辑上的错误,即在证明某个论点时使用这样的论据,该论据本身只有在假定待证明的论点正确的条件下方才有效。——编者注  

括弧里的话是马克思的。——译者注(P56)

  “把你们这块地毁坏或者卖掉(这反正对你们是一样的),结果你们不仅会丧失一次、两次或许多次收获,而且还会失去你们——你们和你们的儿孙——从这块地里所能获得的全部产物。”  

  对蒲鲁东说来,重要的不是把一次的收获和永恒的福利(靠一块地所获得的金钱也能像资本一样变为“永恒的福利”)做对比,而是把现有的价值和土地由于继续耕作所能获得的价值做对比。  

  “沙尔·孔德说:我用我自己的劳动赋予物品的新价值是我的财产。蒲鲁东(批判的蒲鲁东)却想以下述的说法来推翻他的这个论点:在这种情况下,一停止劳动,人也就应该不再是所有者了。产品所有权无论如何决不能产生对构成产品基础的材料的所有权。”

  真正的蒲鲁东说:  

  “就算劳动者能占有他自己劳动的产品吧;可是我不懂为什么产品所有权必须产生对物质的所有权。在同一岸边捕鱼的渔夫中,捕鱼最多的渔夫难道就会因他捕鱼的本领高明而成为他捕鱼的那一地段的所有者吗?难道有猎人曾经因他猎术高明而获得对整个地区的野兽的所有权吗?农夫的情形也是如此。要把占有变为财产,除了要花费劳动外,还必须有另外一个条件;否则,只要人不再是一个劳动者,他也就立刻不再是一个所有者了。”

  Cessante causa,cessat effectus〔原因一消逝,结果也随之消逝〕。如果一个所有者之为所有者,只由于他是一个劳动者,那末只要他不再是劳动者,他也就立刻不再成其为所有者了。

  “因此,按照法律,财产是由时效造成的;劳动不过是占有赖以表现的一种显著的标志、一种物质的行为而已。”  

  蒲鲁东继续说道:“可见,通过劳动来占有物品的制度是和法律相抵触的。如果这种制度的拥护者硬说他们是用这种制度来解释法律,那末他们就会自相矛盾。”

括弧里的话是马克思的。——译者注(P57)

  其次,按照这种看法,如果说对土地的开垦“创造充分的土地所有权”,那末这种论断就正是petitio principii 。其实,这里只创造了物质的新的生产能力。至于说因此也创造了对物质本身的所有权,那还需要加以证明。人并没有创造物质本身。甚至人创造物质的这种或那种生产能力,也只是在物质本身预先存在的条件下才能进行。  

  批判的蒲鲁东把格拉古·巴贝夫变成了争取自由的战士,而在群众的蒲鲁东那里,巴贝夫是作为争取平等的战士(partisan de l’égalité)出现的。

  批判的蒲鲁东自告奋勇地给荷马的“伊利亚特”一诗规定了应付的稿酬,他说:

  “我付给荷马的稿酬应当和他所给予我的东西相等。可是怎样确定荷马所给予我们的东西的价值呢?”  

  批判的蒲鲁东的确是过于鄙视政治经济学上的琐事了,所以他不知道物品的价值和该物品所给予别人的东西是两件完全不同的事物。真正的蒲鲁东说:

  “诗人的稿酬应当和他的产品相等;可是这种产品的价值究竟是怎样的呢?”

  真正的蒲鲁东认定“伊利亚特”具有无限大的价格(或交换价值,prix);批判的蒲鲁东则断定它有无限大的价值。真正的蒲鲁东把“伊利亚特”的价值,即它的政治经济学意义下的价值(valeur intrinsèque),同它的交换价值(valeur échangeable)加以对比;而批判的蒲鲁东则把“伊利亚特”的“内在价值”,即它作

见本卷第56页编者注。——译者注(P58)

为一首史诗的价值,同它的“为交换的价值”加以对比。

  真正的蒲鲁东说: 

  “物质报酬和才能没有共同的量度。在这方面一切生产者的状况都是相同的。因此,对他们做任何的比较和在按能力给报酬上做任何的分等都是不可能的。”(《Entre une récompense matérielle et le talent il n’existe pas de commune mesure;sous ce rapport la condition de tous les producteurs est égale;conséquemment toute compar—aison entre eux et toute distinction de fortunes est impossible.》)

  批判的蒲鲁东则说: 

  “生产者的状况之相同是相对的。才能不能用物质来衡量……对生产者进行任何的比较和任何的外部划分都是不可能的。”

  在批判的蒲鲁东那里, 

  “从事科学工作的人应该感觉到自己在社会中是同其它一切人平等的,因为他的才能和他的洞察力都只是社会的洞察力的产物。” 

  真正的蒲鲁东在任何地方都没有谈到有才能的人的感觉。他说,有才能的人应该降到社会的水平。他决没有断言有才能的人只是社会的产物。相反地,他说:

  “有才能的人使自己锻炼成一个有用之材……在他身上隐藏着自由的劳动者和积累起来的社会资本。”

  批判的蒲鲁东继续说道:

  “此外,他应当感谢社会使他摆脱了其它各种工作,使他有可能致力于科学。”

  真正的蒲鲁东在任何地方都没有祈求有才能的人的感谢。他说:

  “社会让艺术家、学者、诗人专心致志于科学和艺术,仅就这一点而言,他们就已经获得了公平的报酬。”(P59) 

  最后,批判的蒲鲁东创造了一个真正的奇迹:他硬要社会在150个劳动者当中保有一个“元帅”,因而也就要保有一支军队。在真正的蒲鲁东那里,这个“元帅”却大不了是一个“铁匠”(maréchal)罢了。(P60)

 

责任编辑:程可心

分享到: 0 (责编:)
W020180116412817190956.jpg
用户昵称:  (您填写的昵称将出现在评论列表中)  匿名
 验证码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
最新发表的评论0条,总共0 查看全部评论

回到频道首页
QQ图片20180105134100.jpg
jrtt.jpg
wxgzh.jpg
777.jpg
内文页广告3(手机版).jpg
中国社会科学院概况|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简介|关于我们|法律顾问|广告服务|网站声明|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