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数据下载 >> 学术经典库 >> 马克思主义经典 >> 马克思主义 >> 马克思恩格斯全集 >> 马恩全集第2卷
第五章(4)“正直和虔敬的秘密”
2012年10月24日 21:44 来源: 作者: 字号

内容摘要:

关键词:

作者简介:

  “秘密作为有教养的社会的秘密,固然是从对立躲藏到内部去了。然而上流社会还有它可以用来保护圣地的特殊集团。上流社会对这种至圣所说来好像是小礼拜堂。但是对于在门庭前逗留的人说来,小礼拜堂本身就是秘密。因此,这种特殊的教养之于人民……正如粗野之于有教养的人一样。” 

  “固然……然而……还……好像……但是……因此”,正是这些魔术般的钩子把思辨的论述之链的各个环节紧紧地连接在一起。在上文中我们看到,施里加先生如何使秘密离开罪犯世界而藏到上流社会里去。现在他必须构造另一个秘密,即上流社会有它的特殊的集团,这些集团的秘密对人民说来是一种秘密。除了上述魔术般的钩子以外,这种结构还需要把集团转化为小礼拜堂,把非贵族世界转化为这种小礼拜堂的门庭。而且资产阶级社会的一切领域只形成上流社会的小礼拜堂的一个门庭这一件事,对巴黎说来又是秘密。
  
  施里加先生追求两个目的。第一、必须把体现在上流社会的特殊集团中的秘密变成“整个世界的公共财产”。第二、必须把公证人雅克·弗兰构造成秘密的有生环节。批判家发表了如下的议论: 

  “教养还不能而且也不想把所有的等级和所有的差别都拉到自己的圈子里面来。只有基督教和道德才能在地球上建立包罗万象的王国。”  

  在施里加先生看来,教养、文明就等于贵族的教养。因此,他看不到,工业和商业正在建立另一种包罗万象的王国,根本不同于基督教和道德、家庭幸福和小市民福利所建立的包罗万象的王国。但是我们怎样到公证人雅克·弗兰那里去呢?这太简单了!(P88)

  施里加先生把基督教变成个人的特质,即“虔敬”,而把道德变成另一种个人的特质,即“正直”。他把这两种特质结合在一个人身上,并把这个人命名为雅克·弗兰,因为雅克·弗兰并没有这两种特质,而只是假装出这种样子。于是,雅克·弗兰就成了“正直和虔敬的秘密”。然而,弗兰的“遗嘱”是“表面上的正直和虔敬的秘密”,可见已经不是正直和虔敬本身的秘密。批判的批判想把这个遗嘱构造成秘密,所以它必须把表面上的正直和虔敬说成这个遗嘱的秘密,而不反过来把这个遗嘱说成表面上的正直和虔敬的秘密。  

  巴黎公证人事务所认为雅克·弗兰是对自己的一种恶意诬蔑,并通过戏剧检查,坚持要从已经搬上舞台的“巴黎的秘密”中删去这个人物,正在这个时候,批判的批判却一面“和概念的空中王国争论”,一面把巴黎的公证人看做宗教和道德、正直和虔敬,而不看做巴黎的公证人。公证人莱昂的审判过程应该是对批判的批判的一个启发。公证人在欧仁·苏的小说中所处的地位是和他的职位密切相关的。  

  “公证人在世俗事务中,就如僧侣在宗教事务中一样,他们都是我们的秘密的守护者。”(蒙泰“法兰西各等级……的历史”第九卷第37页(注26))  

  公证人是世俗的神甫。按职业说他是清教徒,但“诚实”——莎士比亚说——并“不是清教徒”(注27)。他同时是达到各种各样目的的中间人,是市民的倾轧和纠纷的主使者。

  对于以伪善和公证职务为自己的全部秘密的公证人弗兰,我们似乎还没有作更深入一步的了解。但是不要性急! 

  “如果说,伪善对公证人说来完全是有意的,而对罗兰夫人说来是一种

“巴黎的秘密”中的人物。——译者注(P89)

类似本能的东西,那末,在这两者之间存在着一群人,这些人不可能深入秘密,但总是下意识地竭力在这样做。同时把这个世界的上等人和下等人引到江湖医生布拉达曼蒂(波利多里神甫)的阴森森的住所中去的,也并不是迷信。不,他们是到那里去寻找秘密,以便向世界证明自己无罪。”  

  “上等人和下等人”涌向波利多里那里,并不是为了要找到能向全世界证明自己无罪的某种秘密。不,“上等人和下等人”是到波利多里那里去寻找“一般的秘密”,寻找那作为绝对主体的秘密,来向世界证明自己无罪。这就像我们不找斧子,而找“一般的工具”,找in abstracto〔抽象的〕工具来劈柴一样。  

  波利多里所有的一切秘密无非是堕胎的方法和杀人的毒药而已。——施里加先生在思辨的极度兴奋中让“谋杀者”求助于波利多里的毒药,“因为他并不想做谋杀者,而是要做一个受人尊重、爱戴、敬仰的人”。好像在谋害人命的时候,问题是在于得到尊重、爱戴和敬仰,而不在于人的脑袋!但是批判的谋杀者并不为自己的脑袋操心,而为“秘密本身”奔忙。——既然并非所有的人都在谋杀人,也并非所有的孕妇都是违犯警章怀孕的,那末这个波利多里怎么可以使每一个人都能拥有他所期望的秘密呢?施里加先生大概是把江湖医生波利多里和16世纪的学者波利多罗·味吉里奥搅混了;这位学者虽然没有发现任何秘密,但力图使揭露秘密的人即发明家的历史成为“全世界的公共财产”(见波利多罗·味吉里奥“发明家手册”1706年里昂版(注28))。 

  可见,秘密本身,即终于变成“全世界的公共财产”的绝对的秘密,就是堕胎和下毒的秘密。秘密本身转化为对任何人也不

“巴黎的秘密”中的人物。——译者注(P90)

能说是秘密的秘密,这的确是使它自己变成“全世界的公共财产”的最巧妙的办法。(P91)

责任编辑:程可心 

分享到: 0 (责编:)
W020180116412817190956.jpg
用户昵称:  (您填写的昵称将出现在评论列表中)  匿名
 验证码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
最新发表的评论0条,总共0 查看全部评论

回到频道首页
QQ图片20180105134100.jpg
jrtt.jpg
wxgzh.jpg
777.jpg
内文页广告3(手机版).jpg
中国社会科学院概况|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简介|关于我们|法律顾问|广告服务|网站声明|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