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数据下载 >> 学术经典库 >> 马克思主义经典 >> 马克思主义 >> 马克思恩格斯全集 >> 马恩全集第2卷
第五章(7)“巴黎的秘密”的世界秩序
2012年10月24日 20:07 来源: 作者: 字号

内容摘要:

关键词:

作者简介:

  “这一秘密的世界也就是‘巴黎的秘密’的个人活动得以进行的普遍世界秩序。”  

  “但是”在“转过话题来谈史诗事件在哲学上的再现”以前,施里加先生还得“把上面所做的零零碎碎的构图合成一幅完整的图画”。

  如果施里加先生说,他想转过话题来谈史诗事件“在哲学上的再现”,那末,我们应该认为这是真正的自白,是他的批判的秘密的暴露。直到现在,他总是使世界秩序“在哲学上再现”。

  施里加先生继续他的自白说: 

  “从我们的叙述中可以得出结论:前面研究过的一些单个的秘密,并不是与其它秘密无关而本身就有价值的,它们也并不是什么了不起的闲谈中的珍(P97)闻。这些秘密的价值就在于它们自身组成许多环节的有机的连贯性,而这些环节的总和就是秘密。”

  由于他那坦率的脾气,施里加先生谈得更远了。他承认“思辨的连贯性”并不是“巴黎的秘密”的真正的连贯性。
 
  “是的,在我们的史诗中,秘密并不表现为这种自知的连贯性(按成本吗?),但是我们在这里碰到的问题并不是逻辑的、任何人都看得见的、自由的批判机体,而是一种神秘的植物的存在。”

  我们不去研究施里加先生的完整的图画而直接来考察构成“推移”的这一点吧。通过皮普勒的例子,我们已经熟悉了“秘密本身的自嘲”。

  “秘密本身用自嘲来判决自己。秘密在自己的发展结束时消灭自己,从而促使任何坚强的人进行独立的检查。”

  盖罗尔施坦公爵鲁道夫这位“纯批判”的伟人的使命就是实行这种检查和“揭露秘密”。
  

  如果我们在一个时候中看不到施里加先生,然后才来研究鲁道夫和他的功绩,那就可以预言,而读者就会在一定程度上猜想,或者宁可说是预测,我们将把鲁道夫从“神秘的植物的存在”(他在批判的“文学报”中就是这样的)转化为“批判的批判的机体”中的“逻辑的、任何人都看得见的、自由的环节”。

括弧里的话是马克思的。——译者注(P98)

 

责任编辑:程可心

分享到: 0 (责编:)
W020180116412817190956.jpg
用户昵称:  (您填写的昵称将出现在评论列表中)  匿名
 验证码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
最新发表的评论0条,总共0 查看全部评论

回到频道首页
QQ图片20180105134100.jpg
jrtt.jpg
wxgzh.jpg
777.jpg
内文页广告3(手机版).jpg
中国社会科学院概况|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简介|关于我们|法律顾问|广告服务|网站声明|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