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数据下载 >> 工作动态 >> 图片新闻
2014全球创新指数发布 人力资本差异拉大国家间创新鸿沟 《2014年全球创新指数》发布
2014年07月29日 09:08 来源:中国社会科学报 作者:侯丽 字号

内容摘要:斯凯帕总结道,虽然教育水平与创新能力之间的关系论证“尚不完美”,但数据已显示,富裕国家和地区的高教育水平是带动创新能力的关键因素,且越来越多的雇主希望雇用受过高等教育且拥有高技能及创新能力的人才。基恩认为,要增强创新能力,在对于“人”创新能力的测评中要特别关注“创新强度”,“例如,电影产业被认为是‘高创新性行业’,但其中只有部分从业人员是高度‘创意化’的,如作家、导演、演员,而其他人可能处于平凡的技术性岗位,其创造性水准相对较低。因此,对‘创新强度’的关注,就是要关注产业中真正从事创意职业、具有创新精神的人数占国民总数的百分比”。

关键词:创意;人的因素;教育;技能;创新能力;创新指数;产业;欧洲工商管理学院;全球;学科

作者简介:

  美国康奈尔大学官网7月21日报道,由该校与欧洲工商管理学院、联合国世界知识产权组织联合撰写的《2014年全球创新指数》(The Global Innovation Index 2014)报告(以下简称“报告”)于日前正式发布。

  全球创新指数最初于2007年由欧洲工商管理学院推出,以81项指标对来自143个国家和地区的数据进行分析,从而得出全球创新趋势。该指数建立在创新投入与产出的基础上,主要依据政治、法律和商业环境、基础设施、市场及商业成熟度等条件制定。同时,该指数还考虑到地区性人力资本和资源,在今年的报告中就重点提到了创新中“人的因素”。

  教育水平与创新能力“正相关” 

  报告显示,今年瑞士再次被评为全球最具创新性的国家,紧随其后的是英国和瑞典。创新排名靠后的多为发展中国家和地区,如孟加拉国(第129位)、尼日尔(第131位)、贝宁(第132位)、布隆迪(第138位)、也门(第141位)、多哥(第142位)。

  全球年度创新指数显示,发达国家与发展中国家之间依然存在创新鸿沟。报告分析称,其中,人力资本方面的差距成为拉大创新鸿沟的关键因素之一,教育水平与创新能力呈“正相关”关系。报告称,“大量的、受过良好教育的人是创新的重要因素,有助于推动国家和地区加快技术创新和转型”。

  在报告的“创新中的人力因素”部分,联合国教科文组织研究员、报告作者之一马丁·斯凯帕(Martin Schaaper)分析了各国教育水平对创新程度的影响。他表示,教育水平高、大学入学率高的国家,其创新水平也高。这也从一个重要方面解释了“人的因素”会影响到地区创新水平。

  另外,值得注意的是,报告加强了对“人才流失”的关注。报告称,2009年,全球共有340万学生在海外求学,这些学生绝大多数流入了北美和西欧国家。美国仍是学生和高技能专业人才的热门目的地。美国创新实力的一个重要组成部分或可归因于集纳了更多富于创新精神和富有才华的外国学生。

  斯凯帕总结道,虽然教育水平与创新能力之间的关系论证“尚不完美”,但数据已显示,富裕国家和地区的高教育水平是带动创新能力的关键因素,且越来越多的雇主希望雇用受过高等教育且拥有高技能及创新能力的人才。

  僵化的教学模式抑制创新 

  经济合作与发展组织教育和技能理事会成员、报告作者之一理查德·斯科特(Richard Scott)对记者表示,“成功的创新依赖于社会的基础教育和技能教育水平,年轻人的教育水平关乎知识生产和创新,对社会生产能力的塑造至关重要。”

  不过,斯科特提到,我们不应假设现有的教育体系必然会产生下一代卓越的创新者。当前的教育体系主要关注学生的日常学业成绩和特定的学科科目,这不一定能激发年轻人真正的创造力、批判性思维、创新思维和社会需求的人际沟通能力等。

  他说,“特别是,当前高校在教育年轻人时很容易局限于某一学科,僵化的教学模式可能抑制年轻人的创新精神和企业家的开拓精神。即使仅从技能培训层面来讲,目前的创新机制也尚待完善。”斯科特建议,应创新教学方法,使之多元化,在遵循教育传统的基础上,鼓励年轻人涉及更多的学科如技术、工程和数学等,以开拓思维,从不同角度“想出新点子和解决方案”。

  斯科特认为,创新型人才具备的知识可以分为三部分,一是基于学科的技能,即某个特定领域的知识和技术;二是思维方式和创造力,包括高技能和创造性的认知习惯,如判断力、想象力和好奇心等;三是社会行为与社交技巧和技能,如自信力、领导力和管理、协作及说服能力等。

  科学测评创新中“人的因素” 

  斯凯帕认为,当前各国关于人才的“技能和创新”定义过于宽泛,目前的测评标准难以准确衡量人力资本与创新结果间的关系。对于创新指数中“人的因素”,澳大利亚昆士兰科技大学教授、亚洲创意转型实验室主任迈克尔·基恩(Michael Kean)表示,来自于产业方面的相关数据往往不能令人信服,“来自于人”的数据可能会说明更多的问题,但如何正确衡量“人的因素”,需要对相关测评方式进行创新。

  基恩向记者介绍称,澳大利亚研究委员会创意产业与创新研究中心的研究人员正在利用一种“创意三叉线模式”评估一个国家和地区创新指数中“人的因素”。

  他说,以文化和创意产业为例,“创意三叉线模式”包括了如下三种职业类型:创意专家,创意产业中的“创意性”从业者,尤其是那些核心创意者;创意支持工作者,指创意产业中的“非创造性”从业者;多领域创意者,工作于创意产业之外,但从事相关工作的创意者。

  基恩认为,要增强创新能力,在对于“人”创新能力的测评中要特别关注“创新强度”,“例如,电影产业被认为是‘高创新性行业’,但其中只有部分从业人员是高度‘创意化’的,如作家、导演、演员,而其他人可能处于平凡的技术性岗位,其创造性水准相对较低。因此,对‘创新强度’的关注,就是要关注产业中真正从事创意职业、具有创新精神的人数占国民总数的百分比”。

分享到: 0 转载请注明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责编:宓存)
W020180116412817190956.jpg
用户昵称:  (您填写的昵称将出现在评论列表中)  匿名
 验证码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
最新发表的评论0条,总共0 查看全部评论

回到频道首页
QQ图片20180105134100.jpg
jrtt.jpg
wxgzh.jpg
777.jpg
内文页广告3(手机版).jpg
7-29 3.jpg
中国社会科学院概况|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简介|关于我们|法律顾问|广告服务|网站声明|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