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世界史 >> 世界现代史
美国撤离土耳其“朱庇特”导弹的决策、交涉及影响
2019年01月09日 09:03 来源:《世界历史》2018年第3期 作者:吴林章 字号
关键词:美国/土耳其/“朱庇特”导弹/古巴导弹危机/美土同盟

内容摘要:20世纪50年代末,美国将可携带核弹头的“朱庇特”导弹部署在土耳其。除遏制苏联的军事需要之外,“朱庇特”导弹对土耳其还有着重要的政治和心理价值。古巴导弹危机期间,美国一方面决定撤走“朱庇特”导弹来换取苏联撤走古巴导弹,另一方面采取措施避免此举破坏美土关系。不过,美国在提供补偿方面未能满足土耳其的要求。“朱庇特”导弹的撤离导致土耳其对美国信任度下降,弱化了美土同盟关系,迫使土耳其政府重新审视之前“亲西方”的对外政策,继而转向更加独立自主的多元外交。美、土两国围绕“朱庇特”导弹撤离产生的纠纷,反映出冷战时期美国与其盟国由于国际地位和综合实力相差悬殊和审视问题的视角不同,难以形成共同的利益诉求和战略意志。

关键词:美国/土耳其/“朱庇特”导弹/古巴导弹危机/美土同盟

作者简介:

  内容提要:20世纪50年代末,美国将可携带核弹头的“朱庇特”导弹部署在土耳其。除遏制苏联的军事需要之外,“朱庇特”导弹对土耳其还有着重要的政治和心理价值。古巴导弹危机期间,美国一方面决定撤走“朱庇特”导弹来换取苏联撤走古巴导弹,另一方面采取措施避免此举破坏美土关系。不过,美国在提供补偿方面未能满足土耳其的要求。“朱庇特”导弹的撤离导致土耳其对美国信任度下降,弱化了美土同盟关系,迫使土耳其政府重新审视之前“亲西方”的对外政策,继而转向更加独立自主的多元外交。美、土两国围绕“朱庇特”导弹撤离产生的纠纷,反映出冷战时期美国与其盟国由于国际地位和综合实力相差悬殊和审视问题的视角不同,难以形成共同的利益诉求和战略意志。

  关 键 词:美国/土耳其/“朱庇特”导弹/古巴导弹危机/美土同盟

  作者简介:吴林章,华东师范大学历史学系、周边国家研究院博士研究生。  

  

  “朱庇特”(Jupiter)导弹是20世纪50年代中期美国开发的一型“中程弹道导弹(IRBM)”,用于部署在北约欧洲盟国。在古巴导弹危机期间,美国与苏联达成秘密协议,以拆除在土耳其的“朱庇特”导弹为代价换取苏联撤走古巴导弹。随后,美、土两国在撤离导弹的方式和补偿方案等问题上产生了一系列矛盾,这反映出冷战时期美国及其盟国在处理国际事务的着眼点和利益诉求方面存在分歧。

  目前,国内外学术界对土耳其“朱庇特”导弹问题的研究,主要是放在解决古巴导弹危机的框架内展开的,①也有部分学者在研究美土关系时有所涉及。②总体而言,学界对美国撤离“朱庇特”导弹决策中关于土耳其因素的考虑,特别是美土交涉过程,缺乏专门论述,有关这一事件对美土关系的影响着墨较少。笔者通过解读史料发现,美苏之间的“导弹交易”③行为破坏了土耳其对美国的信任,而后美国在补偿条件上未能满足土耳其的要求,加深了两国间的信任危机,促使土耳其重新审视过往的“亲西方”对外政策。本文拟在前人研究成果的基础上,利用美国、苏联和土耳其的档案文献,对美国撤离“朱庇特”导弹的决策及美土交涉过程做完整梳理,探究美土在该问题上存在分歧的根源及其造成的影响。

  一、“朱庇特”导弹的部署与早期替代方案

  20世纪50年代,随着导弹技术的进步,美国和苏联都意识弹道导弹将在未来战争中发挥重要作用,并将其作为重点开发项目。1955年,艾森豪威尔政府批准了“雷神”(Thor)、“朱庇特”(Jupiter)两种中程弹道导弹④的发展计划,主要部署在欧洲盟国。在苏联率先试射洲际弹道导弹和发射人造地球卫星后,为了弥补所谓的“导弹差距”⑤和满足北约盟国分享核武器控制权的要求,艾森豪威尔政府开始加快推进中程弹道导弹的部署计划。1957年12月,北约在巴黎首脑会议上正式做出了部署中程导弹的决议。

  中程导弹计划出台伊始,土耳其便表现出浓厚的兴趣。在北约巴黎首脑会议上,土耳其总理曼德列斯(Adnan Menderes)表示,“中程导弹和其他种类的核武器应该尽可能多地被部署在所有的北约国家”。外长佐鲁(Fatin Zorlu)认为,“拥有携带核弹头的导弹,是保护我们自己的唯一方式”。⑥土耳其军方也热切期盼引进中程导弹。⑦土耳其之所以迫切希望引入中程导弹,主要有军事、政治和心理三方面的考虑。在军事层面,土耳其希望通过引入威慑性武器缓解来自苏联的军事压力,改善安全环境;在政治层面,中程导弹作为一种政治象征,能够提升土耳其在北约中的地位,密切与美国之间的同盟关系,以此获得西方阵营更多的经济和军事援助;在心理层面,“朱庇特”导弹象征着北约盟国对土耳其的安全保证,能给土耳其政府和民众带来安全感。

  事实上,最初在商讨部署中程导弹候选国家的时候,土耳其并不是优先的选择对象。时任美国驻欧洲盟军最高司令诺斯塔德(Lauris Norstad)曾担忧“将中程导弹部署在苏联边境地区可能会刺激苏联,并引发其他欧洲国家的焦虑情绪”⑧,况且土耳其也不具备维持弹道导弹运转所需的工业基础。应当说,土耳其方面的强烈意愿对导弹最终部署在本国境内起了推动作用。经过多轮谈判,1959年9月18日,土耳其正式签署了部署导弹的协议。依照协议,土耳其将接受15枚“朱庇特”导弹,导弹归土耳其所有,核弹头由美国控制,只有在得到北约授权并经过美、土两国政府批准,导弹才能使用,部署工作按计划将于1961年底完成。

  与此同时,随着美国军事技术的提高、军事战略的转变和政治层面的顾虑,在土耳其“朱庇特”导弹基地建设尚在进行之时,美国便已考虑放弃该计划。在美国的弹道导弹发展计划中,洲际弹道导弹才是核心,中程导弹只是弥补前者数量和技术上不足的“权宜之计”。作为第一代中程导弹,“朱庇特”所采用的技术理念并不先进,存在着发射准备时间长、易被摧毁等缺陷。随着导弹技术的突飞猛进,“朱庇特”很快濒临落伍。在战略层面,中程导弹计划脱胎于艾森豪威尔政府的“大规模报复战略”,主要用于先发制人的核打击。继任的肯尼迪政府的军事战略更为强调二次核打击能力,以“北极星”(Polaris)为代表的海基弹道导弹由于生存能力强而受到美国政府和军方的青睐。此外,在土耳其部署“朱庇特”导弹对苏联西南腹地构成了严重威胁,招致苏联方面的严厉指责。美国也有分析人士意识到在土耳其建设导弹基地可能会刺激苏联将核武器部署在美国的周边,尤其是古巴。⑨

  1961年2月,在经过实地考察后,原子能委员会(AEC)向肯尼迪总统递交了一份研究报告,指出“朱庇特”导弹存在种种缺陷,并不能保护北约盟国的安全,反倒可能遭到苏联先发制人的打击,建议终止“朱庇特”导弹项目,用携带“北极星”导弹的核潜艇取而代之。⑩综合上述考虑,在美国国家安全委员会会议上,肯尼迪一方面指令国务院、国防部和中情局对土耳其的中程导弹项目进行评估,研究用“北极星”潜艇替换“朱庇特”的可行性;另一方面也顾及取消部署计划在政治上可能面临的困难,提议“仅向土耳其表达取消部署的意愿,如果土耳其方面表示反对,那么美国不应就此事施压”(11)。肯尼迪指示国务卿腊斯克在中央条约组织(CENTO)会议上同土耳其代表就此事展开接洽。

  正如美国方面所料,终止“朱庇特”导弹项目的建议遭到了土耳其的坚决反对。当腊斯克向土耳其外长萨佩尔(Selim Sarper)提出取消“朱庇特”导弹计划时,萨佩尔的反应相当激烈,他指出土耳其政府递交的“朱庇特”导弹项目预算刚刚得到大国民议会的批准,如果在此时取消该项目,将会使土耳其政府非常难堪。此外,如果在部署“北极星”潜艇之前取消“朱庇特”导弹项目,会动摇土耳其人的意志。因为坐落在土耳其领土上的“朱庇特”导弹代表着美国的安全保障,它对提升土耳其国民的自信心非常重要,而游弋在地中海上的“北极星”潜艇则达不到这种效果。(12)1961年5月12日,土耳其总统古尔塞勒(Cemal Gursel)指令萨佩尔同诺斯塔德举行会谈。萨佩尔表示,“不能仅从军事的角度衡量‘朱庇特’导弹具有的价值,还应考虑该计划对于土耳其的政治和心理意义”,希望诺斯塔德能够谨慎客观地衡量“朱庇特”导弹所拥有的价值。(13)

  土耳其方面的不妥协态度,促使美国重新考虑是否应终止“朱庇特”导弹项目。经多方研究后,美国政策设计司(Policy Planning Staff)认为,鉴于赫鲁晓夫在维也纳峰会(14)上的强硬立场,取消中程导弹计划可能会被视为向苏联示弱的表现,而且土耳其方面态度坚决,所以土耳其“朱庇特”导弹计划不应被取消。(15)肯尼迪对此表示认可,“朱庇特”项目的运作得以继续进行,并于1962年10月正式投入使用。

  从肯尼迪政府放弃取消该项目可以看出,决定“朱庇特”导弹去留的主要因素来自政治层面,一是盟国土耳其的意愿,二是国际局势的变化。正因如此,随着古巴导弹危机的爆发,美国和土耳其所面临的外部环境都发生了改变,“朱庇特”导弹问题也被推到了风口浪尖。

作者简介

姓名:吴林章 工作单位:

转载请注明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责编:崔蕊满)
W020180116412817190956.jpg
用户昵称:  (您填写的昵称将出现在评论列表中)  匿名
 验证码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
最新发表的评论0条,总共0 查看全部评论

回到频道首页
QQ图片20180105134100.jpg
jrtt.jpg
wxgzh.jpg
777.jpg
内文页广告3(手机版).jpg
中国社会科学院概况|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简介|关于我们|法律顾问|广告服务|网站声明|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