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社会学 >> 编辑推荐
【文萃】倪玉珍:圣西门的“社会生理学”分析逻辑
2019年02月27日 09:31 来源:《社会》 作者:倪玉珍 字号
关键词:观念学派;大革命;孔多塞;社会生理学;权利学说;保守派

内容摘要:社会学说在法国的兴盛,一定程度上是法国思想界对大革命及其引发的危机的反应。19世纪初,存在于法国思想界的关于卢梭自然权利学说的认识,为社会学的诞生提供了动力。正是在对自然权利学说的反思和批评中,关于“社会”的讨论变得兴盛起来。迈斯特和博纳尔等保守派谈论社会的神圣性,基佐、托克维尔等自由派则从“社会”的视角出发理解民主,而在圣西门、孔德等社会科学的先驱那里,寻求理解“社会”的努力得到了最明确和自觉的表述。观念学派的影响与圣西门对抽象个人观的批评1813年完成的《论人的科学》标志着圣西门思考的重心发生转移:从对科学哲学的研究转向对人和社会的研究。和观念学派一样,圣西门在反思大革命时,也把批评的矛头指向启蒙时代盛行的自然权利学说。

关键词:观念学派;大革命;孔多塞;社会生理学;权利学说;保守派

作者简介:

  引子

  19世纪初,法国思想界出现了一个引人注目的潮流:关于“社会”的讨论变得十分兴盛。社会学说在法国的兴盛,一定程度上是法国思想界对大革命及其引发的危机的反应。19世纪初,存在于法国思想界的关于卢梭自然权利学说的认识,为社会学的诞生提供了动力。正是在对自然权利学说的反思和批评中,关于“社会”的讨论变得兴盛起来。对“社会范畴的重视并非持某种政治立场的思想家所特有,而是19世纪初法国思想界的普遍倾向。迈斯特和博纳尔等保守派谈论社会的神圣性,基佐、托克维尔等自由派则从“社会”的视角出发理解民主,而在圣西门、孔德等社会科学的先驱那里,寻求理解“社会”的努力得到了最明确和自觉的表述。

  社会范畴的凸显

  在18世纪盛行的自然权利学说中,社会范畴被忽略,传统社会瓦解之后,只剩下一盘散沙的个体和国家,这样的社会状况正是新型专制的温床。如何组织社会,同时抵御无序和专制,成了思想界的当务之急。虽然19世纪初的法国自由派和社会主义者并不同意保守派恢复旧秩序的解决方案。但是,大革命遭遇的严重挫折促使他们不得不反思自然权利学说。他们不约而同地把目光投向“社会”,强调要如实地研究社会状况,并在此基础上思考政治。

  1822年,基佐强调了研究社会状况的重要性。值得注意的是,圣西门远远早于基佐揭示了“社会”是比“政制”更为根本的要素。1817年,圣西门在《论实业》中指出,政治制度只有与“社会现状”相协调、与“现有的观点与事物”相合宜,才能被人们接受并长期存在下去。不少学者提及保守派对现代社会科学的贡献乃至对圣西门本人的影响。与向后看的保守派不同,圣西门是向前看的,圣西门开启了一个与保守派迥异的反思自然权利学说的思想路向。这就是圣西门关于“人的科学”的探索。在圣西门看来,“人的科学”既包括以个体的人为研究对象的生理学和心理学,也包括以人类为研究对象的“社会生理学”。圣西门一方面接续观念学派的努力,借助生理学研究的成果,摒弃抽象的个体观;另一方面,他倡导将历史变成一门实证科学,致力于从精神和物质两个维度探究人类社会的演进史。在此基础上,圣西门提出了他关于重组社会的初步设想。

  观念学派的影响与圣西门对抽象个人观的批评

  1813年完成的《论人的科学》标志着圣西门思考的重心发生转移:从对科学哲学的研究转向对人和社会的研究。1789年1月,西耶斯在《什么是第三等级?》这本著名的小册子中提及“社会科学”这一术语。1791至1792年间,吉伦特派领袖、著名数学家孔多塞发起成立了“1789年协会”。这个协会的几位成员也使用过“社会科学”这一术语。孔多塞主张把数学、尤其是概率计算的方法应用于人类社会的事务,从而使道德和政治成为实证和科学的。雅各宾派倒台后,督政府于1795年设立国家科学与艺术学院,该学院内设有“道德与政治科学部”。在西耶斯的庇护下,哲学家特拉西和生理学家卡巴尼斯领导的观念学派进入“道德与政治科学部”,并成为该部核心成员。观念学派不再把关注的重点放在制订或修改宪法上,而是集中精力研究社会的组织、结构及其内部功能。与孔多塞不同的是,观念学派认为将社会科学建立在数学的基础之上并不恰当,因为人的活动过于复杂,不能简化为数学问题。观念学派主要致力的是要确立一门关于人的新科学。这门科学建立在生理学和心理学的基础上:前者研究人的身体,后者研究人的精神。他们期待借助这两个方面的研究,获得关于“观念如何形成”的知识,这正是“观念学派”这一名称的由来。圣西门将卡巴尼斯和孔多塞誉为自己致力于研究的“人的科学”的两个重要先驱,与观念学派的思想往来对圣西门产生了重要影响。和观念学派一样,圣西门在反思大革命时,也把批评的矛头指向启蒙时代盛行的自然权利学说。他对后者的批评,很大程度上借鉴了同时代生理学家的研究成果。

  上个世纪,哲人们在所有人面前谈论最抽象的问题,所有人也都谈论这些问题。圣西门认为他们谈论人和社会的方式是抽象的,其虽然有助于摧毁旧秩序,但却无益于建设新秩序。

  圣西门从孔多塞那里继承了一些重要的思想遗产,如对“社会科学”的关注和对考察人类精神进步史的重视。不过,圣西门并不认同孔多塞的平等观。在圣西门看来,社会科学应当是“社会生理学”,而不是“社会数学”。圣西门借助几位著名生理学家的研究成果,质疑了盛行于18世纪的抽象平等观。圣西门设想未来社会主要由三种类型的人——学者、艺术家、实业家构成,正是在承认个体才能差异的基础上,圣西门提出了“按才能分配”的原则,他认为政治统治的权力也应当按才能分配。

作者简介

姓名:倪玉珍 工作单位:

转载请注明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责编:赛音)
W020180116412817190956.jpg
用户昵称:  (您填写的昵称将出现在评论列表中)  匿名
 验证码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
最新发表的评论0条,总共0 查看全部评论

回到频道首页
QQ图片20180105134100.jpg
jrtt.jpg
wxgzh.jpg
777.jpg
内文页广告3(手机版).jpg
中国社会科学院概况|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简介|关于我们|法律顾问|广告服务|网站声明|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