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社会学
学科生态、学科链与新时代社会政策学科建设
2020年02月25日 10:35 来源:《社会学研究》2019年第4期 作者:冯仕政 字号
关键词:社会政策;学科生态;学科链;学科建设;

内容摘要:

关键词:社会政策;学科生态;学科链;学科建设;

作者简介:

  摘 要:本文结合学科发展规律和新时代中国社会建设及治理的需要, 论述了社会政策在社会学中的学科定位以及当前加强中国社会政策学科建设的重要意义和基本思路。本文认为, 社会学是一个生态性的知识系统, 其内部各种知识形态既相互竞争又相互依存, 社会政策是其中不可或缺的一个重要部分;在中国社会学的学科链中, 社会政策是打通社会学内部上游和下游、联系社会学学科建设与社会需求的中间环节。加强社会政策学科建设, 既是学科建设的需要, 也是国家建设的需要。当前, 需要从社会学学科建设全局以及中国社会建设和治理全局的高度来认识和把握社会政策研究, 以学科链为切入点, 切实把社会政策学科建设抓紧抓好。

  关键词:社会政策; 学科生态; 学科链; 学科建设;

  在改革开放和经济高速增长的推动下, 中国社会正在经历急遽的现代化转型。社会转型既是经济和社会发展的必由之路, 也是经济和社会发展的必然结果, 但社会转型过程中各部分发展的不平衡以及总体发展的不充分, 也必然引起社会紧张甚至失调, 因此必须用社会政策予以调整。社会政策是施行社会治理、推动社会建设的关键抓手, 是社会学介入现实、服务社会的“控制性工程”, 同时也是社会学感知和洞察社会, 从而反哺学科发展的重要途径。因此, 大力发展社会政策研究是社会学学科建设的题中应有之义, 必须予以重视。

  一、社会政策的品格和学科建设的基本理念

  对于什么是社会政策, 学术上仍有争论。从社会学的角度来说, 所谓社会政策, 就是由国家通过立法或行政等手段施行的, 旨在推动福祉分配的共享共赢, 以保证和促进社会的共同生活和共同发展的一系列方针、准则和行动。简言之, 社会政策的旨趣是涵育社会关联, 增进社会团结, 志业是立足社会关联去增进社会团结。

  显然, 这样一种品格同社会学重视人群分异和整合的学科气质是一致的, 也是社会政策区别于经济政策和公共政策的根本标志, 把社会政策作为社会学的一个分支学科来建设是顺理成章的。不过, 与社会学的其他分支不同, 社会政策致力于围绕特定的现实问题, 将社会学的理念、观点、方法和智慧转变为更有针对性和可操作性的方针、路线和行动, 以推动问题的实际解决, 因此具有强烈而独特的应用性和实践性, 不能简单地等同于其他社会学知识。

  中国社会的转型和建设对社会政策提出了强烈的需求。特别是, 随着中国特色社会主义进入新时代, 社会主要矛盾已经转化为人民日益增长的美好生活需要和不平衡不充分的发展之间的矛盾。基于对美好生活的追求, 人们的期待越来越高, 要求越来越复杂, 变化也越来越快。相应地, 加强社会整合、促进社会团结的问题也越来越突出。其中的许多问题, 单纯依靠经济政策和公共政策是解决不了的, 迫切需要发挥社会政策的作用。这对社会政策研究的发展是一个难得的机遇, 但同时也提出了严峻的挑战。其他挑战暂且不论, 单从学科内部来讲, 主要挑战是社会政策研究的水平远远跟不上时代的需要, 许多人甚至对社会政策研究抱有错误的认识。为此, 当前的一个重要任务是要澄清认识, 把社会政策作为社会学学科建设中的一个重要组成部分抓紧抓好。

  那么, 社会学又应当怎样加强社会政策学科的建设呢?关键是要树立学科生态和“学科链”的观念。唯其如此, 方能准确把握社会政策在社会学学科中的位置、意义以及目前的处境, 正确处理社会政策同社会学其他分支之间的关系。易言之, 对社会政策学科的建设也必须秉持社会政策的理念来进行, 要善于立足分异去追求团结, 争取社会学内部各个分支各得其所, 共生并育而不相害。

  二、社会学作为生态系统:基本构成和动力机制

  作为一门学科, 社会学是一个由多种既相互竞争又相互依存的知识形态构成的“生态系统”。那么, 又应当怎样解析这一生态系统的内部构成和运作机理呢?在这个问题上, 美国社会学家布洛维 (Burawoy, 2005) 提供了一个颇有价值的分析框架。布氏认为, 与其他社会劳动一样, 社会学内部在知识创造过程中也存在着分工, 由此造成社会学知识形态的分野。具体来说, 就是社会学知识可以根据两个维度划分为四种形态:维度之一是知识的听众, 即你创造的知识想说给谁听?又为谁服务?可以细分为学术界内和学术界外两种。维度之二是知识的目的, 即你创造知识是为了什么?可以分为工具性知识和批判性知识。所谓工具性知识, 是指对既有知识只管遵循和应用而不加以反思和批判的那些知识;而批判性知识则是致力于反思和批判既有的知识传统, 以图重塑知识基础的那些知识。两个维度相组合, 即可得出社会学知识的四种基本形态。

  一是专业社会学, 即面向学界内部的工具性知识。这样一种知识是因袭既有的知识路径而产生的知识。典型的表现是专业论文, 选题和写作完全遵循社会学长期的套路, 对为什么写这样的论文、怎样写论文则不怀疑、不反思、不批判。二是政策社会学, 即面向学术界外的工具性知识。其基本做法是完全按照“客户”要求, 致力于运用既有的社会学知识去为“客户”服务。至于“客户”的目的和要求是否合适, 研究者照单全收, 并不质疑和批判。三是批判社会学, 即面向学术界内部的批判性知识。这种知识可以说是社会学“自我革命”的产物, 是基于反省社会学知识本身而产生的社会学知识。社会学史上有许多“刀刃向内”的、批判性很强的社会学家或社会学流派, 比如米尔斯、法兰克福学派、后现代主义社会学等等。最后是所谓“公共社会学”, 即面向公众的批判性知识。这是社会学家利用社会学知识进行的社会批判, 批判性很强但又是面向群众的, 目的是启发和动员群众。典型表现是媒体上的各种社会学评论, 观点很犀利, 但文风很贴近群众。

  布洛维提出上述分析框架, 本意是要为他的“公共社会学”张本, 但也不期然中揭示了社会学这一学科作为一个“生态系统”的特征。这表现在社会学内部存在着多种知识形态, 彼此同中有异, 异中有同, 相反而又相成, 相互竞争又相互依存。这一特征与生物学意义上的生态系统高度相似。这正是本文提出把社会学视为一个知识生态系统, 并据以阐述社会政策学科建设的根本原因所在。不仅如此, 布洛维实际上还指出了社会学学科发展的基本动力机制, 即社会学作为一个知识系统, 内部存在着学科与环境、因袭与批判两种基本张力。这两大张力构成了社会学学科演替的基本动力。

  首先是学科与环境的张力。在布洛维那里, 所谓“学术界外”就构成社会学作为一个学科而生存和发展的外部环境。很显然, 社会学要发展, 就必须响应来自外部环境的需求和压力, 长期闭门造车、孤芳自赏, 搞所谓“学院派”, 最后一定会被抛弃, 这是显而易见的道理。布洛维之所以苦心孤诣地阐发“公共社会学”, 目的就是要推动社会学直面社会需要, 让自己的学问对外部环境的响应更及时、更敏锐。当然, 外部环境的兴趣与学科本身的兴趣并不总是合拍。如果完全跟着外部节奏走, 一味迎合, 社会学就会丧失自己的独立思考和知识体系, 最终沦为无聊的跟班和应声虫。这显然是不行的。但怎样在与外部环境的张力中保持学科的自主性, 并非易事。

  其次是因袭与批判的张力。社会学要生存和发展, 因袭和批判必须同时兼顾, 不可或缺。一方面, 一门学科之所以成为学科, 就是因为有自己独特的知识传统, 这种传统必须不断地回访、自觉地承袭, 薪火相传, 方能保持生命力。但另一方面, 如果只是因袭而不反思和批判, 社会学的概念、命题和话语体系就不能持续迭代, 生命力最终会窒息。那么, 如何既不因为尊重传统而沦为“守成派”, 又不因为倡言批判而沦为“红卫兵”, 真正做到继往以开来、返本以开新, 分寸的拿捏颇为艰难。

  要言之, 社会学内部存在多种知识形态, 并且相互之间存在张力, 构成一种既分异又统一、既对峙又依存的张力关系。在这个意义上, 社会学是一个知识生态系统。据此, 社会学学科建设就必须统筹兼顾内部各种知识面向, 因势制宜地调整内与外、因与革的关系, 努力做到共生并育, 协同发展。而各个分支也必须正确处理相互关系, 找准自己在社会学学科中的“生态位”, 从而更好地利用和擘画自己的发展空间。当然, 布洛维关于社会学知识形态的划分只是一种理想类型, 并非对经验事实的简单摹写。但不管怎样, 这一分析框架为观察中国社会政策学科的历史脉络, 并推进其发展提供了有力的思想武器。

作者简介

姓名:冯仕政 工作单位:中国人民大学社会学理论与方法研究中心 四川省社会科学院社会学研究所

转载请注明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责编:赛音)
W020180116412817190956.jpg
用户昵称:  (您填写的昵称将出现在评论列表中)  匿名
 验证码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
最新发表的评论0条,总共0 查看全部评论

回到频道首页
QQ图片20180105134100.jpg
jrtt.jpg
wxgzh.jpg
777.jpg
内文页广告3(手机版).jpg
中国社会科学院概况|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简介|关于我们|法律顾问|广告服务|网站声明|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