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社会学
陈振铎:景观社会视角下的互联网社会学研究
2018年05月23日 09:40 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中国社会科学报 作者:陈振铎 字号

内容摘要:

关键词:

作者简介:

  在互联网诞生之初,其被认为是技术的、工具的,在社会伦理层面则逐渐被认为具备全球化和现象学的意涵。但相对于以物质为基础的现实世界而言,其是处于物质社会表象之上的精神世界的延伸,从属于现实社会的惯习、价值观、社会与法律秩序。在海底光缆和卫星通信等基础设施更新换代并突破数据传输的瓶颈之后,物联网等新型互联网技术的飞速发展将使“万物互联”得以可能,同时运算和人工智能也可能主导信息传播。这样的信息社会图景无论是对农业社会、工业社会还是对后工业社会的颠覆会达到何种程度尚未形成共识,各种结论仅限于想象和假设。

  目前来看,信息社会最大的可能性是:“互联网”作为因与现实对立而存在的概念和形态终将消失,万物都在虚拟社会中获得有限或者全部的智能形式,实现情境主义运动和激进派提出但未解决的“影像和符号即现实”的命题想象。这等于确认了信息社会所有的活动者——无论是现实中的人、人工智能程式、具备人工智能的机器/物,还是在技术突破和伦理革命后可能出现的各种克隆人、仿生人、超人等——在信息社会的活动,将建构出一个不同于以往的现实世界。它甚至可能反转目前的逻辑,促使以互联网为基础的信息社会反过来改造现实社会。

  互联网治理加速信息社会全面形成

  近年,西方学界对超人类主义的讨论,已经显示出其对资本和美国主导的全球化结合下的互联网和人工智能技术发展的警惕。相比之下,中国网络社会治理、网络身份实名制等政策,则把所有网络行动纳入现实法律法规管理中。例如,根据“数据存储所在地”和“域名”实施治理,则在时空上模糊了虚拟与现实的边界。总而言之,这把经济与社会两个层面互联网化,呼应了互联网从初创到当下面临的诸多问题。

  这不仅得益于通过大数据设备对社会的全景式记录和社会对该记录的接受,以及互联网商业对传统商业社会秩序的改造,也得益于无线技术和智能手机进一步使得人机互动去介质化。更深的意涵是,互联网巨头主导的人工智能革命对传统的“人”的改造,加上中国的这场变革之后开始生成的互联网“社会世界”,也不再仅仅是基于语言和工具的篱笆生成的区隔,而变得更加和现实世界接近了。

  很显然,在互联网和现实交互的程度越来越深的趋势下,再以通信工具、新媒体和言论表达以及基于西方道德价值和话语霸权下的极权与专制等概念来讨论互联网社会已经不合时宜。我们必须站在动态的角度观察,还应结合行动者意涵的公共空间。而在这其中,去时间化、去空间化的情绪流形成的景点式的事件,也成为新的信息社会人交互的常态,这必然带来依时间和空间进行治理的挑战。虽然,用主权和治理等仍属传统范畴的工具约束互联网与用互联网技术替代现实的各种官僚程序呈现出两个世界的对向运动,但二者实际达成的目标可能一致:形成一种新的、平衡的信息社会形态。

  这种对向运动在社会学层面形成一个基础问题:在由互联网革命形成的信息社会这个框架中,人已经不再是传统意义上的人,行动也不是传统意义上的行动。一方面,人的行动转移到虚拟世界中,互动突破了米德定义的自我、心灵与社会框架,逐渐变成真正的符号互动;另一方面,在互联网上的行动者也已不能称之为具体的人,而是融合了道德人、精神世界、言论、行动者等不同要素的“主体”,也就是图海纳所言的社会哲学意义上的“人化主体”(sujet humain)。对于理论的建构者而言,这是维护人性的人文和人道主义(humanism)。诸如埃尔加·莫兰在超人类主义哲学中探讨如何界定超人的伦理问题和赋予大数据以人性,都是力图消解没有经过社会伦理革命的技术以及倾向于维护人文主义的价值。

作者简介

姓名:陈振铎 工作单位:杭州师范大学钱江学院

转载请注明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责编:孙志香)
W020180116412817190956.jpg
用户昵称:  (您填写的昵称将出现在评论列表中)  匿名
 验证码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
最新发表的评论0条,总共0 查看全部评论

回到频道首页
QQ图片20180105134100.jpg
jrtt.jpg
wxgzh.jpg
777.jpg
内文页广告3(手机版).jpg
中国社会科学院概况|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简介|关于我们|法律顾问|广告服务|网站声明|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