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本网首发 >> 军事学
作战复杂性的根源
2016年06月02日 10:57 来源:中国社会科学报 作者:张杰 王锋 字号

内容摘要:作战复杂性的根源?筵张杰王锋探讨作战复杂性根源,就要抓住作战系统是一个复杂适应系统的本质。研究表明,作为作战单元主要构成要素的人本身就具有很高的复杂性,思维方式、行为模式等都是难以捉摸的,以此为基础的人的干预和作为必然使得作战变得更加复杂。再者,作战凭借信息运动来决定如何通过整合或组织它的部分以产生涌现,而涌现的结果又会产生新的信息来影响新的涌现,结果是增加了信息的总量和系统的复杂度。实际上,在作战复杂性的形成过程中,上述根源不是独立存在的,而是相关地、整体地发挥着作用,这种系统性特征使得观察、解释、理解和应用作战复杂性的活动变得更加的复杂。

关键词:作战复杂性;作战系统;相互作用;涌现;研究;环境效应;根源;守恒;主客观;结构效应

作者简介:

  探讨作战复杂性根源,就要抓住作战系统是一个复杂适应系统的本质。这里尤其要提的是人的效应,人在作战系统中具有主客观的统一性。研究表明,作为作战单元主要构成要素的人本身就具有很高的复杂性,思维方式、行为模式等都是难以捉摸的,以此为基础的人的干预和作为必然使得作战变得更加复杂。

 

  复杂性科学应用于社会、政治、经济研究各领域,军事领域作战复杂性的研究也愈发深入细致。但目前作战复杂性的研究尚有一些基本问题处于讨论阶段,如作战复杂性到底因何产生?有学者认为是因为“相互作用”、“手段的多样性”和“不确定性”等,有学者则认为“偶然性机制”、“非线性机制”、“适应性机制”和“人为机制”是其根源,还有学者认为是“大量的子系统”、“子系统的相互作用”、“非线性的作用方式”、“进化机制”、“混沌边缘”和“有限的人类认知”等造成的。不可否认,这些观点都有一定的道理,值得借鉴。要探讨作战复杂性根源,就要抓住作战系统是一个复杂适应系统的本质。据此,我们从系统的角度对其进行审视,认为作战的复杂性主要源于以下几个方面。

  一是构材效应。作战系统是由元素或组分构成,系统整体涌现的复杂性自然与其构材密切相关。人们经常用同分异构来否认系统的构材对其复杂性的作用,却忘记了只有在构材具有足够多样性的情况下,系统才能涌现出更多的状态,具有更高的复杂度。作战实践中不同的指挥官、不同的指挥手段、不同的士兵素质、不同武器的作战力量、不同编组的作战单元等对作战系统所带来的复杂性都印证了这一点。这里尤其要提出的是人的效应,人在作战系统中具有主客观的统一性。研究表明,作为作战单元主要构成要素的人本身就具有很高的复杂性,思维方式、行为模式、文化背景、精神状态、做事态度以及心理和生理的应激反应等都是难以捉摸的,以此为基础的人的干预和作为必然使得作战变得更加复杂。

  二是规模效应。所有复杂性研究都承认足够的系统规模是产生复杂性的必要条件,组分不够多就无法由简单性涌现出复杂性。事实证明,规模的不同对于作战整体涌现的复杂性的影响是十分鲜明的,正如三三两两的搏斗不会比数百、数千乃至上万之间的拼杀看起来更复杂,至于有多复杂,目前还难以划分,但是毋庸置疑的是作战的复杂性会随着组分规模的扩大呈几何指数增长。

  三是结构效应。作战系统组分的性能和规模是作战整体涌现出复杂性的基础,但也仅仅提供了客观的可能性,只有使不同组分相互作用、相互激发、相互制约、相互补充,才能将这种可能性变为现实。在作战中,组分通过不同作用关系的联结形成不同的结构,而不同的结构又会涌现出不同的性质。由于相互关系的不断变化,所以尤其作为联结所形成的结构也必然涌现出不同的性质,从而造成了作战的复杂性表征。一旦结构效应消失,那么作战要么被终结,要么被分割成独立的组分,成为简单的机械活动,此时作战中经常被观察到的自组织、涌现、突变、分岔等现象都将随之消失,也就无复杂性可言了。事实上,结构效应之所以会造成作战复杂性的涌现,归根结底是组分之间的相互作用,尤其是非线性起作用。由于非线性的存在,一个微小的因素都可能会对作战产生“蝴蝶效应”式的影响,从而导致人们通过分散控制实现作战成为有序组织活动的努力付之东流,使得作战的演化呈现出复杂性特征。

 

分享到: 0 转载请注明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责编:韩卓吾)
W020180116412817190956.jpg
用户昵称:  (您填写的昵称将出现在评论列表中)  匿名
 验证码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
最新发表的评论0条,总共0 查看全部评论

回到频道首页
QQ图片20180105134100.jpg
jrtt.jpg
wxgzh.jpg
777.jpg
内文页广告3(手机版).jpg
中国社会科学院概况|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简介|关于我们|法律顾问|广告服务|网站声明|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