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本网首发 >> 政治学
记录冰冻“钞票”背后的故事 ——加拿大劳工运动侧影
2014年03月19日 09:55 来源:中国社会科学报 作者:刘军 字号

内容摘要:【核心提示】2013年 3月 21日,安大略省劳工部长代表收到一个冰块,里面冻结着一张10加元面值的假钞,这个象征性行动揭开了安省要求增加最低工资运动的序幕,该运动由当地工会、社区组织和社会团体组成的联盟所领导。约克大学全球劳工研究中心主任斯蒂芬妮·罗丝(Stephanie Ross)表示,争取提高最低工资是加拿大劳工史上的传统运动,民众如不争取,最低工资就涨得慢,但她觉得,将最低工资提高至14加元还是存在一定困难的。这次7%的加薪幅度虽低于预期,但却说明了:随着经济全球化的加速,在全球市场经济的杠杆作用下,各国的工资差异将会逐渐缩小,西方劳动者可以轻松享受高工资、高福利的时代将成为历史。

关键词:最低工资;工资标准;劳工;增加;假钞;社区组织;加薪;利润;劳动者;安大略省

作者简介:

   【核心提示】2013年3月21日,安大略省劳工部长代表收到一个冰块,里面冻结着一张10加元面值的假钞,这个象征性行动揭开了安省要求增加最低工资运动的序幕,该运动由当地工会、社区组织和社会团体组成的联盟所领导。这距离安省从2010年3月底开始冻结最低工资已近三年。 

  2013年3月21日,安大略省(以下简称“安省”)劳工部长代表收到一个冰块,里面冻结着一张10加元面值的假钞,这个象征性行动揭开了安省要求增加最低工资运动的序幕,该运动由当地工会、社区组织和社会团体组成的联盟所领导。这距离安省从2010年3月底开始冻结最低工资(10.25加元/小时)已近三年。

  2003年以前,安省每小时最低工资为6.85加元,从2004年至2010年,经几次提升,达到10.25加元。在安省,约1/10的就业者依靠最低工资过活,其中,53.4万低工资、全日制劳动者收入低于贫困线标准的19%。

  早在20世纪初,加拿大法律开始对最低工资标准做出了相关规定,但各省的制定时间和工资标准不一。1918年,不列颠哥伦比亚省最早规定最低工资标准,当时最低工资标准的应用只限于女工,这既防止雇主对女工的无限盘剥,也防止了因男女工资差别过大,对男工造成不利。后来,有些省份指定有关部门每一年或每两年必须根据经济变化,以及生活必需品如房子、食品、衣物、交通、医疗等价格变化来审查最低工资标准是否合理。虽然没有增加最低工资的硬性规定,但最低工资标准还是逐渐提升的。因此,最低工资也被称作“公平工资”(fair wage)和“生活工资”(living wage),其中的道德意义不言而喻。

  安省共有工会会员162万,占全省劳动力的28%,其平均每小时工资28.6加元,而非会员平均每小时工资仅22.49加元,这些钱绝大部分被用于家庭消费。工会认为,这部分差额是从雇主利润中争取来的,对安省经济有着巨大贡献。加拿大虽是外向型经济,但其GDP的54%是由家庭消费拉动的,因此,保持旺盛的家庭购买力是维持经济健康发展的基础,这就是劳工经济学的观点。

  其实,这次加薪行动并非偶然。随着经济全球化,加拿大经济由制造业向服务业转型,低收入人群不断增加。2003年最低工资收入者占全部劳动者的4.3%,2011年这个比例上升至9%,增加了一倍多。

  多伦多和约克地区劳工委员会主席约翰·卡特怀特(John Cartwright)提出两个问题:一是工资要与通货膨胀水平和生产力水平挂钩,很多行业的劳动效率虽然提高了,但利润没有获得合理的分配;二是低收入工作多集中在利润高的大型零售服务业。对此,安省政府成立了一个最低工资顾问委员会,由劳工、企业和学界代表组成,调研这一问题。

  抗议运动的组织很有秩序,先将每个月14日定为宣传日,活动者戴着印有“$14”(14加元)的胸章,举着“$14”的牌子,在公园和其他公共场所征集支持者签名,有的还有乐队伴奏和表演以吸引人气。而且,每个月宣传日的看点都不同。2013年11月宣传日上,组织者给安省省长凯斯琳·韦恩(Kathleen Wynne)和省议员们送去50亿加元的大额“支票”,这一象征形式生动表示了增加最低工资将会给安省未来经济注入50亿的资金。

  约克大学全球劳工研究中心主任斯蒂芬妮·罗丝(Stephanie Ross)表示,争取提高最低工资是加拿大劳工史上的传统运动,民众如不争取,最低工资就涨得慢,但她觉得,将最低工资提高至14加元还是存在一定困难的。劳工史学家克雷格·海恩(Craig Heron)认为,如果提高至14加元,利润丰厚的大企业还能应对,但很多利润不高甚至勉强经营的小企业就会感到很大压力,而它们应对的方式,无非是裁员或减少一些员工的工时,而这对于工人和企业来说都不利。

  目前,加拿大工会会员多数是各级政府或公共部门雇员,工作一般相对稳定、福利好,工资比同类的非会员收入要高些。工会能参与甚至领导这些低收入、通常是非会员的弱势群体进行抗争,表现出工会的社会责任感,以及工会要振兴自身、恢复其社会影响力所做出的努力。另外,加拿大普通劳动者有条不紊地收集签名,向省长和议员请愿、游说,这种举重若轻、驾轻就熟的社会活动经验,使我们联想起英国史学家E. P. 汤普森所说的18世纪英国乡村民众道德经济学,当时农民以各种象征性活动,如聚众示威、演奏嘈杂音乐等,表示不满和要求。送冰冻“钞票”和大额“支票”就是这一传统的延续,将14加元的目标和每月14日作为宣传日相联系,则表现出运动的组织性和持续性。

  据笔者了解,到2013年11月底,最低工资顾问委员会共进行了10场公众咨询会,听取了400多个社会组织和工商界的意见。根据委员会建议,2014年1月30日,安省省长韦恩宣布,自今年6月1日起,每小时最低工资提高至11加元。今后增加最低时薪要制度化,与每年的物价指数挂钩。社会各界对此反应不一,劳工团体表示不满,但对加薪制度化有所期待;商会代表认为,将最低工资与物价指数而不是与政治挂钩,确保了工资不会大幅上升,方便企业规划劳动力成本。有经济学家表示,制定加薪政策不仅要考虑员工利益,也要看整体经济状况,加薪过大,对各方都不利。提高低收入家庭生活水平,政府还有其他的办法,如提高个人所得税的起征点等。安省目前个人所得税的豁免额为9670加元,而有的省份是15378加元或17787加元。看来,关于安省最低时薪和如何实现社会公平的争议仍将继续。

  这次7%的加薪幅度虽低于预期,但却说明了:随着经济全球化的加速,在全球市场经济的杠杆作用下,各国的工资差异将会逐渐缩小,西方劳动者可以轻松享受高工资、高福利的时代将成为历史。

  (作者单位:中国社会科学院世界历史研究所) 

分享到: 0 转载请注明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责编:宓存)
W020180116412817190956.jpg
用户昵称:  (您填写的昵称将出现在评论列表中)  匿名
 验证码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
最新发表的评论0条,总共0 查看全部评论

回到频道首页
QQ图片20180105134100.jpg
jrtt.jpg
wxgzh.jpg
777.jpg
内文页广告3(手机版).jpg
中国社会科学院概况|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简介|关于我们|法律顾问|广告服务|网站声明|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