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评论 >> 谈古论今
中华文化的廉洁传统根基深厚
2017年03月20日 11:06 来源:北京日报 作者:刘绪义 字号

内容摘要:中华传统文化之所以优秀,绵延三千年,至今依然成为全民族的重要精神支柱,这种文化的自洁素养与廉洁自觉、自信和自律能力起着重要作用。清官情结正是一种廉洁自觉,因为这种清官情结本身就包含了守法意识在内中华文化的廉洁意识从何而来?天下情怀,是中国廉官文化最具特色的传统如果说文化自信是一个民族、一个国家以及一个政党对自身文化价值的充分肯定和积极践行,并对其文化的生命力持有的坚定信心。廉洁自信是对廉洁这一社会价值观的自信和力行,来自于去污自洁、免于腐败的廉洁自觉,夯实了廉洁文化的深厚根基,转而化为“天下兴亡、匹夫有责”的担当精神。从廉洁自觉到廉洁自信,正是廉洁文化传统对民族文化心理的强力支撑,“民不畏我严,而畏我廉。

关键词:后乐;清官;中华文化;天下;民族文化;廉洁自律;岳阳楼;廉官;情怀;心理

作者简介:作者为长沙税务干部学院教授

  衡量一个民族文化是否优秀,一个关键指标就是看这个民族是否有一股强大的自洁势能。中华传统文化之所以优秀,绵延三千年,至今依然成为全民族的重要精神支柱,这种文化的自洁素养与廉洁自觉、自信和自律能力起着重要作用。

  清官情结正是一种廉洁自觉,因为这种清官情结本身就包含了守法意识在内

  中华文化的廉洁意识从何而来?其答案就在于去污自洁、免于腐败的廉洁自觉。这既是我们民族廉洁素养的历史存在,也是民族自觉的文化根基。早在战国时期,这种廉洁自觉就显露出来。《周礼·天官·小宰》说:“以听官府之六计,弊群吏之治。一曰廉善,二曰廉能,三曰廉敬,四曰廉正,五曰廉法,六曰廉辨。”现在看来,这“六计”也就是“六廉”,即以善能、高效、谨慎、公正、守法、明辨为“廉”。此之谓“既断以六事,又以廉为本”。这不仅对后世的吏治有着重要的引导作用,而且也可以说开启了民间的清官情结。

  说到民间的清官情结,现代人或许不屑,或以为清官靠不住,只是民众的心灵寄托,只有制度才最可靠,却不知,再好的制度都离不开人,没有好官,制度如何延续?此其一。其二,清官情结正是一种廉洁自觉,因为这种清官情结本身就包含了守法意识在内。做一个清官不仅是许多士大夫的志愿或自诩,也是民众普遍的社会心理诉求。这直接影响社会政治生态,也影响民众对于政府的信任。

  历史上,确实不乏奸臣当道的时期。然而,这些贪官污吏永远被钉在历史的耻辱柱上。相反,历史上一大批清官廉吏,却永远活在民众的口碑之中。清官们“苏世独立横而不流;秉德无私参天地兮”而名垂史册,照耀着中华文化灿烂星空。这就是一种廉洁自觉。它不仅体现在官场,而且深深扎根于民间。多少书香人家甚至底层百姓的家训族规,都书写着一个“廉”字,告诫子孙不可与贪字沾染,后代犯贪赃罪者可开除族籍,不许入祠堂,不是贤子孙。这不仅是一种无形的道德压力,也是一股强大的廉洁自觉意识。

  儒家传统中,还有一个词将廉洁自觉化为一种工夫,这就是“慎独”。《大学》是这样解释“慎独”的:“所谓诚其意者,毋自欺也。如恶恶臭,如好好色,此之谓自谦,故君子必慎其独也。”通俗的理解便是,当一个人独处之际,要有一种高度的道德自觉,做个意念诚实之人,不管是群居之中,还是独处之时,都不能自欺。“慎独”这门工夫,切中了社会普遍的从众心理,就是在没有直接强制的要求或压力下,个人依从于群体的行为表现。这种从众心理正是官员腐败的直接动因,是一种可怕的社会心理泥潭。“慎独”二字正好把官员从这种社会心理泥潭中拔出来。

  宋代一位长期担任基层官员的理学家周敦颐更是将莲“出淤泥而不染,濯清涟而不妖”的精神大力张扬出来,“官清赢得梦魂安”,将中华文化“去污自洁”的免疫自觉刻在我们民族的脊梁上。更难能可贵的是,如周敦颐者,既不是达官显贵,又不是功臣名将,但是却能在死后不久,被朝廷配享孔庙,享受世代祭祀,极大地张扬了民族文化中的廉洁自觉精神。

  天下情怀,是中国廉官文化最具特色的传统

  如果说文化自信是一个民族、一个国家以及一个政党对自身文化价值的充分肯定和积极践行,并对其文化的生命力持有的坚定信心,那么,廉洁自信则是文化自信的基石和土壤。

  廉洁自信是对廉洁这一社会价值观的自信和力行,来自于去污自洁、免于腐败的廉洁自觉,夯实了廉洁文化的深厚根基,转而化为“天下兴亡、匹夫有责”的担当精神。

  庄子说:以天下为笼,则雀无所逃。同样,一个人若胸怀天下,那还有什么可怕的呢?三千年来,传统文化中的天下情怀培养了多少仁人志士的担当之志。屈原说:“定心广志,余何所畏惧兮?”胡安国说:“有志于为学者,当以圣人为则;有志于从政者,当以宰相自期。除此,不足道也。”王夫之说:“人之所以异于禽者,唯志而已矣!”将人和禽兽的差别归诸“志”,从而开启“六经责我开生面,七尺从天乞活埋”的别样人生。魏源说:“功名待寄凌云阁,忧乐常存报国心。”曾国藩说:“大丈夫当以澄清天下为己任。”左宗棠说:“身无半亩,心忧天下。”当然,这并不是说说而已,上述人物无不将毕生精力付诸他们的天下之志,为历史树起了一片碑林。可以说,天下情结,是历史上志士仁人成功的命门;天下情怀,是中国廉官文化最具特色的传统。

分享到: 0 转载请注明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责编:于翠杰)
696 64.jpg
用户昵称:  (您填写的昵称将出现在评论列表中)  匿名
 验证码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
最新发表的评论0条,总共0 查看全部评论

回到频道首页
wxgg3.jpg
内文页广告3(手机版).jpg
中国社会科学院概况|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简介|关于我们|法律顾问|广告服务|网站声明|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