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评论 >> 草根说事
写给孩子的225期“创新课”
2017年03月20日 13:50 来源:解放日报 作者:柳森 字号

内容摘要:和孙金云博士聊“真正的创业状态是什么”,他的关注点和分析时不时会聚焦到教育,尤其是基础教育对于一个人创新精神、创新能力培养的重要性。他说,多年来在复旦大学讲授创新创业课,乃至后来面向全国80多所大学开设网络课程,每年教授的本科生在16000名以上,让他对上述问题有了非常透彻的反思。“现在的很多大学生,对创业缺乏激情,对创新缺乏了解,缺少创造型思维,交上来的作业千篇一律,基本上都属于‘螺丝钉型的孩子’。让孙金云非常高兴的是:儿子每天回来都很开心,还总带着一些问题来问父亲。另一重无奈是,尽管《老孙漫话》光是微信公众号就积累起5万多粉丝,就这个节目本身的类型而言可以说是“小有成绩”,但实际上,早在节目正式推出三个月以后,制作团队就发现,收听数量的增长遇到了瓶颈。

关键词:孙金云;节目;孩子;创新;创业;儿子;培养;基础教育;大学生;父子

作者简介:

  和孙金云博士聊“真正的创业状态是什么”,他的关注点和分析时不时会聚焦到教育,尤其是基础教育对于一个人创新精神、创新能力培养的重要性。

  问他为什么。他说,多年来在复旦大学讲授创新创业课,乃至后来面向全国80多所大学开设网络课程,每年教授的本科生在16000名以上,让他对上述问题有了非常透彻的反思。“现在的很多大学生,对创业缺乏激情,对创新缺乏了解,缺少创造型思维,交上来的作业千篇一律,基本上都属于 ‘螺丝钉型的孩子’。”

  这让作为大学教师的孙金云很是失望。却又感到,“创新能力和创业基因的培养,一定是在青少年阶段,而不是现在的大学。大学生已经定型了。”

  一件事的发生,触动他必须要做些什么。

  从父子夜谈到《老孙漫话》

  2015年,孙金云赴美国麻省理工学院斯隆管理学院做访问学者。趁着这个机会,他把尚在读小学的儿子一起带出去了半年。

  让孙金云非常高兴的是:儿子每天回来都很开心,还总带着一些问题来问父亲。于是,他们约定好,每天由儿子挑一个问题,父亲在他入睡之前认真回答。一段专属于这对父子的“夜谈时间”就此被固定了下来。可才回到国内不久,儿子突然就提不出问题了。这让孙金云感到“恐慌”。

  为了能够有所改变,这一次,他在网上开设了一个专属于他们父子俩的频道,“虽然爸爸回到国内工作忙了很多,但如果你有问题,我一定在办公室录好了,放到网上。你来听。”后来,他发现这些内容还不错,就跟周围亲朋好友推荐。这个本来仅仅属于两个人的频道发展为一档专题音频节目 《老孙漫话》。在一个小型团队的通力合作下,225期节目准时呈现在微信、微博、喜马拉雅和荔枝四个频道上。无论出差、考试还是节假日,从未中断。

  “原本只打算利用业余时间每天给儿子讲点课堂以外的知识。帮助孩子围绕着领导力、创造力、价值观等等展开思考。总之,‘孩子喜欢听、家长不反对、学校没教过、前沿又有趣’是我们的初心。”孙金云说。

  那么,《老孙漫话》 是如何把这一宗旨落实的呢?

  首先,“老孙”选择的话题落点可以说是天马行空。昨天还在聊为什么会有经济危机,今天说说机器人是否会毁灭人类。足球世界杯、火影忍者、时空战士、麻醉术、3D打印、超级细菌、量子卫星、奥运会上的“黑科技”……近期的社会热点,“老孙”都可以信手拈来。也许有读者会觉得,围绕着热点聊“科普”还不容易?没错。可难点在于,如何围绕着热点提出值得回答的问题来。

  看看“老孙”是如何通过设问引导孩子展开思辨的吧。有几期主题是这样的:《路见不平怎么办》《如何找到回家的路》《哈利·波特的隐身斗篷去哪儿了》《宇宙会终结吗》《人多是否力量大》《被人拒绝怎么办》 ……最关键的是,225期节目、200多个回合的提问,竟然还真没有一个是可以轻松找到标准答案的。

  由于每位参与制作的同事之间形成了严格的分工和默契的合作,每期节目从撰稿到播出,大约需要工作4-5个小时。而主创人员老孙本人,至少要为此付出两个工作日的时间。这对于一位工作繁忙、研究领域又当红的大学教授而言是奢侈的。

  但只要想到那些正在成长中的青少年,将有机会每天用几分钟时间,接触到更为广阔的世界,老孙觉得自己的一切努力都是值得的。

  225期,然后,再见了!

  2017年1月15日,“老孙”给这堂课画上了一个休止符。

  交代完自己这一年多来的“创作原则”、“制作过程”、“困惑和遗憾”,他给那篇“写在停播之际”取了一个看上去斗志昂扬的标题《理想国的旗帜高高飘扬》。

  为什么要结束?老孙回答,“我们当时基本上想好了,把我们能想到的,能理解的都做了,对孩子们有所帮助,就结束了。当然,也有一些无奈。”

  原来,他的孩子从波士顿回来之后,就再也没有回到原来那种“热爱提问”的状态。取而代之的,是把每一分钟时间都抓得紧紧的,连上下学路上都在背单词。“我儿子现在是六年级。但在他的班上,听说有几个孩子已经把初三的课都学完了。”这位开明的父亲很难过,每次孩子的排名一发下来,家里氛围就很紧张。“这背后是有系统惯性的。你说你能容忍自己的孩子考试成绩总是垫底吗,他的自尊心会受到打击的。”

  另一重无奈是,尽管《老孙漫话》光是微信公众号就积累起5万多粉丝,就这个节目本身的类型而言可以说是“小有成绩”,但实际上,早在节目正式推出三个月以后,制作团队就发现,收听数量的增长遇到了瓶颈。“我们宁愿相信是节目的质量还不够高,而不是用这个信息泛滥的时代日渐加快的节奏作为借口。可最后我们发现,我们最大的竞争对手是时间。是那些在各类辅导班和频繁考试裹挟下,家长孩子们比拼获得排名证书后捉襟见肘的时间。”老孙觉得,这个竞争对手太强大。

  “反正有200多期了,里面有各种创造力和领导力的培养内容。每天一期,够孩子们听几年了。也不可能有人每天都听。”孙金云坦言,冥冥之中,《老孙漫话》这一次无心插柳倒也成了他学术研究道路上一个重要的节点。

  “创业,最重要的,是人!虽然我已经无力改变现在的大学生,或许,我可以做点事情来改变青少年。”孙金云说。

     解放日报记者 柳森

分享到: 0 转载请注明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责编:于翠杰)
696 64.jpg
用户昵称:  (您填写的昵称将出现在评论列表中)  匿名
 验证码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
最新发表的评论0条,总共0 查看全部评论

回到频道首页
wxgg3.jpg
内文页广告3(手机版).jpg
中国社会科学院概况|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简介|关于我们|法律顾问|广告服务|网站声明|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