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民族学
三维铸牢中华民族共同体意识
2020年02月13日 09:38 来源:《中央民族大学学报(哲学社会科学版)》2020年第1期 作者:纳日碧力戈 左振廷 字号
关键词:三维铸牢;中华民族共同体意识;尊严;伦理;美学;意志;

内容摘要:

关键词:三维铸牢;中华民族共同体意识;尊严;伦理;美学;意志;

作者简介:

  摘 要:铸牢中华民族共同体意识需要从历史传统、语言文化、政治制度三个维度着手。中国的历史因各民族共同书写而丰富多彩,汉族的历史不全等于中华民族的历史,少数民族的历史不能脱离中华民族的历史。我们的语言文化因各族人民共同创造而光辉灿烂,从汉藏语系的多声调语言,到阿尔泰语系的元音和谐语言,从“汉字圈”到方块壮字,从半坡遗址到河姆渡遗址,从红山文化到良渚文化,中国的语言文化自古呈现出满天星斗的壮丽景色和多元归一的大趋势。中国处理民族事务的政治制度因坚持马克思主义民族理论与本土实际相结合,在实践中行之有效,我国各民族在中国共产党的领导下建立了平等联合的共和国。从名称上,民族不分大小、不分“先进”与“落后”,一律称为“民族”;少数民族聚居区实行民族区域自治制度。大小民族要互相认同,并且共同认同中华民族,其中民心相通、互守尊严是铸牢共同体意识的关键。同时,为了铸牢中华民族共同体意识,伦理担当和美学感召不能缺场,意志推动也很重要,要保持希望的开放性,把它持续投射到新时代中华民族的创新认同之上,转化为主动进取、奋勇前行、人心向善、爱家爱国的能动性,所有这些都是民心相通、互守尊严和铸牢中华民族共同体意识的必要组成部分。

  关键词:三维铸牢; 中华民族共同体意识; 尊严; 伦理; 美学; 意志;

  作者简介:纳日碧力戈(1957—),男(蒙古族),内蒙古呼和浩特人。内蒙古师范大学特聘教授,博士生导师,教育部长江学者特聘教授,复旦大学特聘教授,博士生导师,民族研究中心主任;主要从事民族学与人类学研究; 左振廷(1985-),男,黑龙江齐齐哈尔人,复旦大学民族研究中心博士后研究人员,博士,贵族师范大学副教授,主要从事生态民族学、世界民族与民族问题研究。

  基金:国家社会科学基金重大项目“构建中华各民族共有精神家园的少数民族视域研究”(17ZDA152)阶段性成果;

  新中国的中华民族由汉族和少数民族共同组成,他继承历史并多有创新。新中华不同于旧中华,新中国不同于旧中国。新中国主动建构各民族共建的历史,明确承认少数民族的历史是中国历史不可分割的一部分;主动保护和发展少数民族语言和文化,明确承认少数民族的语言和文化是中华民族语言和文化不可分割的一部分;新中国在政治上承认少数民族,实行民族区域自治制度,建立各级民族自治地方。

  铸牢历史传统认同

  铸牢中华民族共同体意识首先要从历史着眼,如何写历史,如何读历史,如何释历史,如何看待历史上的少数民族及少数民族政权,这些都关系到共同体意识的构建,关系到为何构建和如何构建。

  近代以来,新兴民族主义奉行“弱肉强食”论,追求一国一族,影响深远,挥之不去。英法美起初要建立民族国家,路径虽然不同1,最终都选择了建立公民社会的道路,建成“多族共生”的现代国家2。中国虽然也是“多族共生”的国家,但历史背景与英美法有所不同。鸦片战争前后,一方面要接受外来进化思想,“师夷之长技以制夷”,以达到“保种保国”的目的;另一方面要抵御外侮,抵制“奇技淫巧”,抵抗外来“邪说”,形成本土特色的文化民族主义3。同样,史家在撰写中国通史涉及少数民族的时候,会持有两种态度。一是把少数民族视为“入侵”的“野蛮人”,把汉族等同于中华民族,把明朝和“中华民国”的建立称为“汉族光复”4;二是把中国的历史看成是“中华人民共和国境内各民族共同创造的历史”[1]。例如认为元代是中国历史的一部分,对促进多民族共同发展,对辽阔疆域的奠定,对中外物质文明和精神文明的交流和进步,都有巨大影响[2]。

  这里涉及如何认识“中华”,即“中华”是否等于“汉”5?可以说,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以前的主流话语把“中华”等同于“汉”,“汉化”即“华化”、“中国化”,这种话语比较典型地表现在对历史的认知中,如“康乾盛世”是满族汉化的结果?或是满族有效“团结”汉族和内亚诸族的结果6?抑或兼而有之?这里也涉及族群理论,柯娇燕等较早关注人类学的族群理论,指出传统汉学(中国学)概念(包括“汉化”概念)与现代族群概念格格不入,提倡对“种族”“族群”“民族”作纵向的历时研究,强调近代(19世纪)中国社会和文化史研究引入“族群”理论的重要性和创新性[3]。从人类学的族群理论看,无论是情景论、象征论、边界论还是感情论,都比较注重人群的主观认同,把具体的“物件”和“质料”放到次要位置。大量的民族志研究告诉我们,语言、文化、人群、国家的边界很难一致。语言相通,文化不同;文化相同,人群不同;人群相同,国家不同。但是,人的心理认同可以超越表面的差异,做到重叠共识,民心相通,语言交流,文化共生。需要强调,心理认同不能脱离实际,不能脱离物感物觉,不能“无中生有”,离不开外物拨动心弦的那一刻。人的心理认同能够反作用于现实生活,或者改造现实生活,或者寻找现实生活的另一种呈现,使之“形变”,实现情感交融和民心相通。心理认同和物感物觉互动互构,形成开放的“结构化”过程7。

  铸牢共同体认同也涉及这样的结构化过程。首先,各民族彼此要有尊重之心、认同之意,尤其是大民族首先要认同小民族,小民族也要跟进认同大民族。需要呈现多族共建的中国历史,只要有愿望、有意志,符合这种愿望和意志的历史就会呈现出来。历史呈现并不一定需要编造,但一定需要有意识、有倾向地加以选择。认同有认同的语法,不认同有不认同的语法,不同的语法说出不同的句子,写出不同的篇章,造出不同的舆论。铸牢中华民族共同体意识,需要从铸牢多族共建的中国历史起步。从历史维度铸牢各民族的中华民族共同体意识,是各民族民心相通、互守尊严的重要基础。

作者简介

姓名:纳日碧力戈 左振廷 工作单位:内蒙古师范大学 复旦大学

转载请注明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责编:赛音)
W020180116412817190956.jpg
用户昵称:  (您填写的昵称将出现在评论列表中)  匿名
 验证码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
最新发表的评论0条,总共0 查看全部评论

回到频道首页
QQ图片20180105134100.jpg
jrtt.jpg
wxgzh.jpg
777.jpg
内文页广告3(手机版).jpg
中国社会科学院概况|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简介|关于我们|法律顾问|广告服务|网站声明|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