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民族学
迈克尔·赫兹菲尔德:科学时代的人类学现实主义
2019年07月11日 09:07 来源:《西南民族大学学报:人文社会科学版》(成都)2018年第10期 作者:迈克尔·赫兹菲尔德 字号
关键词:批判;民族志;客观主义;政治参与;现实主义;科学主义

内容摘要:

关键词:批判;民族志;客观主义;政治参与;现实主义;科学主义

作者简介:

  内容提要:人类学是关于现实主义的学科。文章明确区分了现实主义和科学主义(或者说客观主义),认为现实主义应该确认包括民族志在内的所有知识得以产生的语境及其偶发性。而科学主义(一套将科学作为权威来源的说辞)却悖论式地否认科学本身得以生成的语境。一个现实主义的视角不但以社会经验为依据,并且也意识到以此获得知识的种种局限性。如今我们生活的世界充斥着市场消费主义、新自由主义、审计文化以及各种强权暴政,这些势力出于其自身政治利益的需要,正想方设法取代各种质性的修辞研究,从而遏制批判性的思想。有鉴于此,现实主义不啻为一个探索人类学理论所蕴含的政治意义的较为恰当的视角。

  关 键 词:批判 民族志 客观主义 政治参与 现实主义 科学主义

  作者简介:[美]迈克尔·赫兹菲尔德,美国艺术与科学院院士,哈佛大学人类学系教授,研究方向:人类学理论、文化遗产研究。

  译 者:刘珩,首都师范大学外国语学院教授,研究方向:文学人类学、政治人类学。北京 100875

  社会人类学的未来悬置在湮没无闻与积极参与之间。当下这门学科处理现实问题的方式将决定它要么在重塑世界政治格局中发挥核心作用,要么在颇为诡异地获得一种难以名状的永恒不朽之前,便因活力不再而逐渐淡出公众视野。人类学可能面临的第二种窘境,正如罗德尼·尼达姆(Rodney Needham)[1](P.46)所言,主要是在于其“变幻莫测,难以自成一体”。在本文中我将正面应对并剖析现实(reality)这一问题,并努力将其从半个世纪以来困扰人类学诸多概念的纠结中剥离出来,予以厘清。

  一、拒绝现实主义和客观主义融合

  这些困扰人类学家的概念使人类学陷入一个困境:你要么是个科学家,要么就得和现实撇清关系。假设有一个极端的后现代主义者,他拒不接受事实是因为世间万物实在没有什么配得上事实这一称谓,所以任何关于真理的主张也同样如此。①然而在我们需要多次回归的术语——现实之中,后现代主义带有诸多瑕疵的意象并不仅仅只是备受嘲讽那样简单。事实上,这具有更多自嘲意味的意象,大多出自那些竭力为后现代辩护的人。乔治·马库斯(George Marcus)和保罗·拉比诺(Paul Rabinow)是后现代主义人类学最具影响力的代表人物,他们很认真并且成功地扩展了民族志学者的研究范围。②我们也不要忘了对于文学家来说,后现代主义极尽讽刺,惯用旧有实践的种种意象来揭露当今各种矫揉造作的荒谬之处。③因此如果仅仅从字面上去理解嘲讽之意,却极有可能真正纠结于嘲讽本身。也就是说,嘲讽对这门学科所造成的伤害至少不亚于它本身所要攻击和批判的对象,这是利亚纳(S.P.Reyna)早期批评的一个核心问题,也是本文论证背景的重要组成部分。

  与后现代主义、实证主义或科学主义截然相反的另一个极端,也面临相似的处境,同样必须小心谨慎,不要冷嘲热讽。这是因为它们可能要嘲讽的对象事实上不过是各种研究方法颇为宽泛的一种样态。同时,嘲讽作为学界自身潜在的危害,同样也能最终引发类似的关切。一位科学主义式的学者,一位不加分析批判便借用了全套科学修辞策略的学者,通常都会宣称只有那些可以颇为方便地利用各种工具进行测量的,才能称作事实。值得一提的是,这些工具毋庸置疑都属于人类的发明,其他的则如同泡沫一样,可有可无。因此,科学主义式的学者不能允许任何不相关的细节来干扰支撑科学准确性的事实。布迪厄(Pierre Bourdieu)[2]将这种论点称作“客观主义式”的立场(objectivism position)。这种“客观主义”无视经验现实——马利盖蒂(R.Malighetti)讽刺其为“主观中立”(subjective neutrality)。[3]这一立场与后现代主义者们惊人的相似,这是因为其忽略了构成人们日常生活的种种“细枝末节”的现象,从而使经验扭曲到无法辨识的地步。

  科学主义式的话语(scientistic discourse)能在社会和文化人类学中持续存在更加让人惊奇,因为在科学实践的民族志中已经说明了科学知识产生的社会条件。这些民族志包括拉图尔(B.Latour)和伍尔加(S.Woolgar)著名的《实验室生活》(Laboratory Life)[4],莎朗·特劳克(Sharon Traweek)的《光束时间和生命时间》(Beamtimes and Lifetimes)[5]以及拉比诺(Paul Rabinow)的《聚合酶链式反应的形成》(Making PCR)[6]。拉比诺的作品尤其值得一提,他的作品最符合写文化的主流意识,同时也是公认的批判性最强的声音。上述这些民族志尽管特色各异,但是都间接地或者直言不讳地批判所谓科学实践的科学主义式表述的观点。人类学的相关工作在科学与技术研究(STS)这一领域仍然在持续着。④

  实验室科学毫无例外也会受社会和文化影响,这一点毋庸赘述。打个比方,如果众多优秀的学者一直去抽打一匹马的话,那这匹马肯定会被抽死。同样,一味地重复一个话题,那么这个话题也会变得很无聊。有鉴于此,我将说明人类学实践更加普通的形式并从两方面提出警示。一方面,似乎还有很多人都有一种期待(尽管这种期待不断减弱),期望通过民族志研究得出的社会理论应该如同自然科学的模式一样,具有可预测的效应。另一方面,万一一些事实允许人类学批评家把人类学看作是不科学的,那么就会导致人类学在解决关乎公众利益的问题时变成一个很弱的意见来源。这两个弊端就足以让我们批判性地反思人类学当下的工作,理论对于这门学科而言自然扮演着重要角色,然而探讨理论在提升这门学科积极的公共性角色中所发挥的作用同样重要,这是继“有担当的人类学”(engaged anthropology)[7]以及“公共人类学”(public anthropology)研究之后应当继续进行的批判性工作。⑤

  我先不想争论什么构成了真理,因为真理蕴藏在语言之中,而这样的讨论永远也无法超越语言的文化界限——后文将对此做简要说明。我会把重点放在与事实相关的真理这一概念之上。真理与事实既密切相关,又略有不同。真理所关涉的是一种绝对的、外在于文化的本体论及其可能性。因此它并非不可知,也并非不存在。与此相对的是,现实属于经验这一领域。现实是我们所知道的,正是因为认识到现实的偶发多变,我们所获的知识才更加真实。这样的知识包括社会知识——也许是所有知识中最不可靠的一种。我知道我现在正在电脑上敲这篇文章,我想我也知道我的朋友都有谁,然而我所依照的是到目前为止我与他们相处的经历。尽管(或许是因为)社会知识具有偶发性,然而它还是构成了利亚纳[8]所谓“不容置疑的事实”,人们有时确实需要费一些周折才能学到点什么。

  克利福德(James Clifford)曾经批判道,人类学家将自己“去过那里”(肉身在场)视作“民族志权威”的来源这一做法,非常荒谬。现实主义认为克利福德的观点过于尖刻,而我则认为他的看法是错误的,为什么我们就不能通过亲身经历去获得知识呢?克利福德尽管没有断然否认这种观点,但是他认为用这种方法获得的知识是片面的。⑥事实上,包括人类学在内,所有的知识都必然是短暂和片面的,所有现实主义的宣称都必定受到文化传统的困扰。歌剧中的写实主义(“本真主义”)、美学中的社会现实主义,正好戏剧性地阐释了此类标签的文化偶然性。然而,这类标签却并不能描述何为非真实性。因为非真实性如同它的对立面一样,同样颇为绝对,也都不切实际。因此我们需要处理利亚纳[8](P.167)所谓的“事实的不同观点之间的矛盾”。⑦其实正如法新(D.Fassin)所说,现实主义和建构主义既不完全相悖,也不完全相容。[9]现实主义确认事实的建构过程本身就是事实的重要组成部分,因此有必要对上述关系加以批判并予以厘清。在另外一个语境里,法新谈到了国家。他认为“跳出和国家产生联系的诸多抽象和中立的概念,便会发现国家就是一个具体的事实(a concrete reality),须臾不能脱离各种现实经验的约束”[10]。法新进一步论述道,国家所展示的公正无私以及深奥难懂的意象,不但被各种社会实践所借鉴,而且还需刻意加以掩饰。⑧

  如果我们发现事实的表述形式越多,我们对于知识的理解也会越深。如果有人认为格尔兹(Clifford Geertz)所谓的“去过那儿”只不过是一种听上去极具权威性,然而事实上却空洞无力的一种宣称,那么这种观点实际已经摈弃了了解事物的任何可能性。现实主义确实会模仿现实——并且它对此也毫不讳言。科学主义却相反,它常常宣称自身科学性的地位,但却拒绝承认自身同样需要模仿。⑨总之,科学主义没有现实主义现实(同样也没有现实主义科学),且在科学主义最极端的表现形式——后现代主义中,现实已然被完全摈弃了。

  我把关注的重点放在现实和现实主义的讨论,显然是要回避当下一些争论的锋芒。特别是近来有人将本体论和认识论置于二元论体系之中,如此造成的后果毫无例外就是民族志与理论的二元对立,这样的争论对我们而言自然并不陌生。⑩显而易见的是,从来没有证据表明,我们可以完全脱离文化的束缚,便能建构出概念如此纯净的一套社会科学话语体系。可能有一些话语建构需要更多的理性思考和逻辑推衍,有一些或许无需更深入的文化参与,但没有一种话语可以脱离文化,凭空存在。[11]当下一个颇为诡异的悖论却是,很多客观主义式的科学家们似乎认为他们可以建构由抽象概念组成的话语体系,然而他们却不能出示任何相关的证据。

作者简介

姓名:迈克尔·赫兹菲尔德 工作单位:哈佛大学人类学系

转载请注明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责编:赛音)
W020180116412817190956.jpg
用户昵称:  (您填写的昵称将出现在评论列表中)  匿名
 验证码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
最新发表的评论0条,总共0 查看全部评论

回到频道首页
QQ图片20180105134100.jpg
jrtt.jpg
wxgzh.jpg
777.jpg
内文页广告3(手机版).jpg
中国社会科学院概况|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简介|关于我们|法律顾问|广告服务|网站声明|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