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美术馆
中国彩墨画并非舶来品
2020年06月22日 00:00 来源:《中国艺术报》 作者:王进玉 字号
关键词:彩墨画;绘画;

内容摘要:但倘若深入了解整个中国美术史会发现,实际情况并非我们所认为的那样片面狭隘,因为中国传统绘画无论在色彩上还是水墨表现上,以及色彩与水墨的交互融合方面,都有悠久的历史与清晰的发展脉络。

关键词:彩墨画;绘画;

作者简介:

  但倘若深入了解整个中国美术史会发现,实际情况并非我们所认为的那样片面狭隘,因为中国传统绘画无论在色彩上还是水墨表现上,以及色彩与水墨的交互融合方面,都有悠久的历史与清晰的发展脉络。而彩墨画,尤其是今天一些人所强调的“彩墨”概念,从绘画创作本身上讲,无外乎是以色彩为主要语言形式,将色彩和水墨加以综合,并给予最大可能的演绎与呈现。而在中国传统绘画中色彩曾占据着举足轻重的位置,所以对于此类的探索实践,古人也有过相关尝试。

  不可否认,在中国传统绘画中,“彩”与“墨” ,亦叫“色”与“墨” ,分别属于两大表现系统,在不同的历史时期有着不同的创作偏向,但却并非彼此孤立、互不兼容。举凡熟悉我国绘画发展历程的人都知道,隋唐以前的绘画虽然以色彩为主,把色彩当作绘画的主体材料,但无论是新石器时期烧制的富有装饰纹样的陶器,还是西汉马王堆汉墓出土的帛画,以及一些墓室壁画、漆画等,无不含蕴着色与墨的综合运用,甚至包括用矿物质颜料涂绘的岩画等,也都理应被看作是中国彩墨绘画的早期形态。

  到了魏晋南北朝与隋唐时期,随着“随类赋彩”等重要观念的提出,使得在创作上何时用色、用墨,以及何时晕染等问题都有了更为实际的理论参考,整体画风也相应出现了更加丰富的变化。尽管这一时期在许多金碧山水、重彩青绿,以及陶瓷、金属、丝绸、服饰等工艺中仍旧注重色彩,但对一些物象的打底起稿、外轮廓的勾勒等具体创作步骤中依然能够看到墨线墨块的使用。

  五代以后则逐渐开启了“墨彩”时代,即由重视色彩向推崇水墨转移,水墨地位开始上升为主流,色彩绘画走向边缘,由此也便构建了另外一种彩墨绘画创作的新景观—— “以墨为主,以色为辅”的不对等格局。虽然这一时期水墨在文人画中被更多表现,但在一些寺院壁画中,如元代的山西永乐宫壁画、明代的北京法海寺壁画等,色彩运用仍然十分丰富,且技艺高超。此外,像明代的著名画家文徵明、仇英,清代的袁江、袁耀等都创作过许多精湛的青绿山水作品;明代的唐寅、陈洪绶,清代的改琦、费丹旭等的设色重彩人物画在当时也被人们所称赞和喜爱,包括民间出现的大量年画、唐卡、漆器、木器等作品,很多也都能看到其中色与墨的创作关系,而它们对传统彩墨绘画的传承与发展起到了非常重要的作用。

  值得一提的是,清代的扬州画派、海上画派,包括后来的岭南画派等,其写意花鸟创作大都将或浓艳或淡雅的色彩与水墨交融在一起,呈现出了与以往所不同的绘画面貌,可谓实现了色墨交织、相映成趣的对等比例关系与创作情感表达。而这种既有色又有墨的写意画风,从某种程度上讲,已十分吻合现当代语境下所赋予彩墨画创作的某些内涵和意义,因此也被一些学者看作是中国现代彩墨画兴起的前驱。

  所以笔者认为,中国彩墨画这一画种的出现从客观事实上讲并非来自西方,因为它与中国传统绘画有着极深的历史渊源,且在其中的确存在着清晰的发展脉络。换句话说,我们所认为的现代彩墨画其实是传统画种的现代延续与创新,是时代发展下必然出现的一种自觉的文化倾向和审美选择。直到今天,彩墨画也始终都在中华独特的文艺大审美体系中以不同状态、不同形式发展着,如现代彩墨画的先行者林风眠及其中西融合的意象彩墨探索,当代彩墨画的领军人物如吴冠中与他独树一帜的抽象彩墨创作,黄永玉与他纵横酣畅的彩墨艺术实践等,不仅具有各自成熟的风格面貌、个性特征,也顺应了时代审美的需求,在现当代彩墨画领域占据着突出地位,发挥着重要作用。

  而之所以有人将彩墨画定义为一个受西方艺术影响并发展起来的新的画种,笔者以为,主要还是将目光更多地关注在了近现代这段特殊的历史时期,随着众多从西方学习回国的画家们极力推崇西画,并力图对中国传统绘画进行大幅度改革所导致。比如前面提到的林风眠、吴冠中等先生,不可否认他们的创作确实受到了西方绘画很大的影响,也确实在彩墨画发展进程中贡献出了新的风格语言、表现样式等,为彩墨画最终发展成为一个独立的、更受当下欢迎的艺术门类做出了不可磨灭的推动和努力,而且随着时代发展,以及他们历史地位与社会影响力的不断提升,也使得人们对彩墨画重新有了更为自觉、广泛的认识。

  但即便如此,也绝不能武断地说中国彩墨画就是舶来品,是西化的产物。我们更应追本溯源,看到并肯定它在中国美术史中悠久的发展脉络与复杂的衍变过程,而非只是截取现当代这一小段的发展背景就盲目下结论。虽然在现当代发展历程中,彩墨画的确被扩充了巨大的发展空间,发生了空前的改观,也的确在创作理念、审美转型、情感表达,以及语言形式、技法技巧、材质拓展等诸多方面吸收了外来文化的一些营养,但总的来看,它的生长基因依然根植于东方古典的传统沃土之中,仍旧建立在民族深厚的审美经验与人文精神之上,尤其要看到中国民间艺术对它的深刻影响和充分滋养。所以中国彩墨画发展的根源只会在中国,而非西方。弄清这一点,不仅关系到严肃的学术问题,更有助于彩墨画自身的探究与创变。

作者简介

姓名:王进玉 工作单位:

转载请注明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责编:赵萌)
W020180116412817190956.jpg
用户昵称:  (您填写的昵称将出现在评论列表中)  匿名
 验证码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
最新发表的评论0条,总共0 查看全部评论

回到频道首页
QQ图片20180105134100.jpg
jrtt.jpg
wxgzh.jpg
777.jpg
内文页广告3(手机版).jpg
中国社会科学院概况|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简介|关于我们|法律顾问|广告服务|网站声明|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