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美术馆
李鹏程:艺与境谐
2019年02月12日 13:55 来源:美术报 作者:杨明刚 字号

内容摘要:李鹏程书法,点线沁人心脾,笔墨豁人耳目,点线笔墨脱手而出。

关键词:

作者简介:

  余第一次注意到李鹏程的名字,是十多年前在《人民日报》上刊发的介绍西泠印社出版社出版的《一种心境——李鹏程书法作品集》 ,配发了他的作品图片, “墨舞”两个大字气势雄浑、遒劲有力,朴拙生动,显示出作者悟性、灵气和扎实的传统功力。再到去年,《书法报》刊发了李鹏程的专题,余读到他对岭南书法历史与发展的阐述,还有创作感想和几件精彩的作品,对他和他的书法有了更深刻的印象;后来因工作关系有了进一步交往,对他和他的作品了解更加立体、全面——艺与境谐,时令观者溢出诗意之感。

  

 

  余观李鹏程书法,总会情不自禁地涌现观堂先生《人间词话》所语:“诗人对宇宙人生,须入乎其内,又须出乎其外。入乎其内,故能写之。出乎其外,故能观之。入乎其内,故有生气。出乎其外,故有高致。 ”“入乎其内,出乎其外”本为观堂先生评美成、白石二家诗所云,诗家如此,书家亦然。此处借来,以“入乎内得生气,出乎外见高致”摹状李鹏程书艺诗境,亦觉贴切非常。

  入乎内得生气

  李鹏程天赋极高,幼承家学,经史诗词研习之外,五岁习书,研临古帖,束发即崭露头角;后受业于麦华三、秦咢生、何绍甲、张桂光等岭南名家,点线笔墨日渐精进,成绩斐然;嗣后更取法传统而不囿于成法,博采众长而兼个性新创,蕴蓄既深,艺乃益精,自成一家于名家辈出的岭南书坛,堪称个中翘楚。

  观其楷书,笔力雄强,大气磅礴,其粗细之穿插,方圆之并用,足见笔法之丰富;结字宽博展拓,奇趣多姿,其向背之呼应、疏密之对照,更显结体之灵动。品其草作,笔墨娴熟,使转灵动,虚实相生,气韵生动,浑然和谐。字字如莲花、笔笔有梵音,让人如饮香茗,如沐春风,忘却喧嚣,感悟人生。李鹏程虽主要以楷字和大草示人,但从偶尔一见的篆隶和行书看,风骨遒劲,神意自若,各尽其妙,非一日之功。

  透过丰富的笔墨,可窥李鹏程走的是碑帖结合、以碑为主的路子。其书法渊源有自,取法由唐四家溯及北魏墓志、六朝碑版,尤以北碑用力甚深,直追“二王” ,重在精神气质,传统积淀广博深厚。细察李鹏程书法法度,融会贯通浑然一体,可谓四美兼具,气势逼人。其笔法方圆转折、以势袭人,行笔流利灵动,秀中寓劲,静中见动;其字法字形间架、任情自然,结体沉稳端庄;章法分行布白、挥斥八极,不囿绳墨;墨法浓淡枯润、知白守黑,富于变化;书风拙朴见灵动,醇雅而潇洒,风流蕴藉。

  数十年筚路蓝缕、醉心翰墨,涵养了李鹏程泰然自若、得心应手的笔墨功力,于顿挫徐疾、方圆利钝、轻重浓淡、伸缩偃起、布白守黑、婉转变换之间,渐入清新洒脱、宁静达观、意在象外、意象合一之化境。

  出乎外见高致

  印象中的李鹏程,饱读诗书、博学勤思、满腹经纶、胸怀天下、有济世之鸿志,其行状虽敏于事、讷于言、慎于行,其内里却对自我、本我、小我、大我、社会、人生乃至宇宙万物始终怀抱着一颗天真、自然、炽烈的赤子之心。

  回望李鹏程书学成长之路,既有赖名师指授,又不离自身刻苦;既得益传统熏陶,又不受成法束缚;既重视博采众长,又注意弘扬个性;既追求一艺之精,又积累广博知识;既专注书法艺术,又不忘修身养性。“文章千古事,书法万年传。 ”书法之于李鹏程,是心的迹象、境的融化,更是一种修行;带他走过五千年的文化隧道,成为他生活和生命不可或缺的一部分。

  探寻李鹏程书学艺术追求,可知他希冀以“吞吐大荒的胸襟” ,“用笔墨将文字品评,以心灵同智者低语,通过点画与先贤对话” ,并期待“把一个人变成一支笔” ,“在前人基础上,守正出新,写出这个时代的风格,发展这个时代的书风” 。

  此外,李鹏程还始终坚守着对书道的不断叩问。在李鹏程目下,书法是风骨与担当的最佳载体,当代书法家不能完全囿于个人偏爱的情调与趣味,而当以“古不乖时,今不同弊”的创造精神,有责任投情于时代的现实关怀,在盛世中华民族文化复兴的大潮中,陶铸堂皇正大、刚健敦厚的书法气象,实现“文艺与时代同频共振” 。

  为此,李鹏程囊括意象,以简求姿,纵逸笔势,彰显书法本身的内涵与质感;同时站在当代文化的立场,将书艺与当代人的生存处境相关联,追求文艺在当代文化中的基本价值走向,关注人民,彰显人性,不断实践着“得大自在”的自我超越和书道追寻。

  书艺诗境

  李鹏程书法,点线沁人心脾,笔墨豁人耳目,点线笔墨脱手而出,全无矫揉造作之态,不但法度谨严,笔墨有度,而且因其所感者真、所悟者诚、所识者深,故所书者为真感情、所造者为真境界,既有勃发之生气,亦有逸出之高致,既可见有我之境,又能见无我之境,俨然一派大家气象。

  质言之,文章批评也罢,书艺赏鉴也好,一切文艺评论皆为审美活动、审美过程的凝冻与固化,其中至为关键的,正是审美、赏评。由是观之,则文艺评论即审美。古代文艺批评如斯,当代文艺评论亦然;文学批评如此,书艺评鉴亦然。

  书法有法,笔、字、章、墨皆有法,法度出法书。然,书艺之赏,绝不惟观其笔法、字法、章法、墨法仅知其然。真情造妙境。故,书艺之赏,更须观其情、体其诚、鉴其真、赏其境而知其所以然,方可称为知音之赏。

  是故,余以为:怦然勃发的生气、隐然横逸的高致,当是李鹏程书艺的显明表征;然而,李鹏程书艺较之侪辈的特出之处,正在其生气更兼高致的线美、笔意、墨韵、心境所营构的入出之际、有无之间的诗境妙造,和关注人民、彰显人性、不断实践着“得大自在”的自我超越和书道追寻。这恰是李鹏程书艺的会通诗书、意象相合、神韵相通、心手相应的妙绝之处。也许,李鹏程会继续探索更个人化的艺术语言,但他书艺诗意之境,人们一定不会忘记。(作者:杨明刚)

作者简介

姓名:杨明刚 工作单位:

转载请注明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责编:赵萌)
W020180116412817190956.jpg
用户昵称:  (您填写的昵称将出现在评论列表中)  匿名
 验证码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
最新发表的评论0条,总共0 查看全部评论

回到频道首页
QQ图片20180105134100.jpg
jrtt.jpg
wxgzh.jpg
777.jpg
内文页广告3(手机版).jpg
QQ截图20190212135605.jpg
中国社会科学院概况|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简介|关于我们|法律顾问|广告服务|网站声明|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