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马克思主义 >> 原创
【微综述】在文本与思想之间:马克思主义经典文献考究意义重大
2021年01月11日 09:25 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作者:阮益嫘 字号
2021年01月11日 09:25
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作者:阮益嫘

内容摘要:

关键词:

作者简介:

  中华民族五千年文明从未中断,得益于我们的先辈们对于文献典藏的研究与重视。马克思主义产生至今已有170多年,在中国的传播也超过100年,正如恩格斯在《路德维希·费尔巴哈和德国古典哲学的终结》1888年单行本序言中所说:“马克思的世界观远在德国和欧洲境界以外,在一切文明语言中都找到了拥护者。”这一科学理论体系与思想逻辑深刻改变了中国,也广泛影响着世界。越是深入研究,我们越会发现,要完整把握马克思主义精髓,系统整理马克思主义经典文献必不可少。只有不断深化对马克思主义经典文本的整理与研究,才能奠定坚实的马克思主义典藏基础和思想史基础,才能为中国特色社会主义事业永续发展打造现代精神支柱。清华大学马克思主义学院和辽宁出版集团承担的马克思主义传播史研究课题和《马克思主义经典文献传播通考》(100卷)丛书,是教育部和国家出版基金资助的国家社会科学重点研究项目和图书出版项目,经过多年努力,已陆续出版。近日,马克思主义传播史学术研讨会暨《马克思主义经典文献传播通考》(100卷)丛书编辑出版工作推进会在京召开。会上,专家学者就丛书内容进行了充分研讨。

  深入挖掘马克思主义经典文献价值

  “问题是时代的声音。”20世纪八九十年代,伴随着中国改革开放的推进,人们对以往所理解的马克思主义基本理论、基本观点等提出了诸多质疑。特别是在“什么是马克思主义”“什么是社会主义”这些重大问题上,人们普遍感觉到过去没有弄清楚,需要重新加以理解。于是,如何真正全面而准确地理解马克思主义、社会主义成为时代课题。围绕这一课题展开了多方面讨论,形成了很多不同观点。为此,人们需要重新回到“经典文本”,以把握马克思主义、科学社会主义最本真的含义。

  纠正错误思想与挖掘马克思主义经典文献价值是“重读”的正反两个方面,对于理解中的偏差,究竟是后来的变通还是对之前的否定?北京大学哲学系教授赵家祥认为,对于马克思主义传播过程中的失误要特别注意以下几点:一是马克思主义基本概念、范畴等是否有误传,二是是否将马克思主义经典文献里没有的观点算作马克思主义的观点,三是是否将马克思主义文献里在某种意义上某种范围内的一种方法,将其在推广的过程中泛化,认为在一切地方都适用。对于如何“重读”的问题,北京大学哲学系教授聂锦芳认为,要理解马克思的思想,版本考证有特别的意义。首先,马克思基本的身份和职业是学者、理论家,他一生都在不停地写作和思考,但是成型定稿的著述非常少,很多都是书稿、笔记和过程稿,如果不对核心观念考辨和重要思想梳理(即版本的考证),理解他的思想将非常困难。其次,马克思思想具有复杂性,特别是用中文表达的时候,不可能只有一种表述,如果不回到西方哲学传统,我们很难单纯通过中文来把握。对中国几代翻译家对马克思同一文本的不同地方的翻译进行比较,可以凸显出与德文语系完全不同的东方语系来表述马克思思想的可行性,这样既强化了思想的比较研究,更有利于理解马克思思想的丰富性。

  在反复研究和探讨重要概念和主要思想之外,深入挖掘马克思思想精髓还需要“补短板”,将外围的、零散的,以及过去研究中未加以足够重视的历史性经典文本收集整理,以便为后来者作历史研究之用。对此,中国军事科学院教授张树德认为,马克思、恩格斯等经典作家的军事文献在其全部著作中占比非常大,马克思是无产阶级理论家,他首先是革命家,革命家的主要思想应以军事为中心。然而,实践中对马克思军事理论研究还较为缺乏,在未来应加强军事方面的著作研究。

  发展和创新马克思主义经典理论

  马克思主义在中国的发展经历了一个艰难、曲折的过程,这个复杂的过程,又促使马克思主义“传播史”研究兴盛,促使人们研究马克思主义在中国传播的完整历史。中国社会科学院马克思主义研究院党委书记、研究员辛向阳认为,应完整阐释马克思主义进入中国以后如何用这一理论改造中国,如何将它与中国的民众、中国的具体情况相结合,以及其过程是怎样的,中国如何“化”马克思主义;中国共产党人又是怎样用中国的文化不断地转化,用中国的问题“化”马克思主义,转化的过程中改变了什么,不变的又是什么。深入理解我们党之所以能够理论强党,学术界的文献编辑机制对于理论创新发挥的重要作用。我们更进一步明确任何一次理论上的创新都不是简单总结提出的,是建立在深厚的学术基础之上。

  马克思主义产生的时代与今天有很大的不同,世界形势发生了巨大变化,中国社会同样经历了翻天覆地的变化,主要矛盾也发生变化。对此,中国人民大学教授安启念认为,重新理解马克思恩格斯思想,传播通考是现实的需要。很多现实问题用过去的理论已经无法解释,现实生活的变化促使对旧有理论重新审视,提出新思想。比如,中国现有的对唯物史观的研究还远远不够,已经回答不了中国现实问题,应根据时代的变化和要求继续着重研究。再如,今天人们思想观念的巨大变化,表现出理想信念缺失的重大问题,是向理论界提出严峻挑战,这个问题是否可以通过发展生产力就能解决,答案是否定的。因为这个问题的产生恰恰是来自于生产力高速发展的过程,要解决这样的问题就需要在对唯物史观重新理解的基础上,在实践中找到答案。在马克思的理论中,人、自然、社会相互作用,协同发展,其中人是最核心的。当今全球化呈现新特征,全世界人民应联合起来对世界性问题进行调控。面对国内、国际的一些问题,迫切需要重读马克思基本理论,找到关键核心点,解决现实问题,促进马克思主义创新发展。

  加强宣传阐释马克思主义理论成果

  进入21世纪后,我国学者在马克思主义传播方面的研究成果更多,视野更广阔。对经典的考证,是要为构建完整的中国马克思主义典藏体系、学术体系、话语体系等做一些基础性工作。其最终目的是要通过历史比较,总结经验、澄清是非、廓清思想、统一认识,破除对马克思主义错误的或教条式的理解,从而全面而准确地把握马克思主义理论精髓。

  北京大学哲学系教授王东认为,中国共产党为什么“能”,中国共产党开天辟地、顶天立地,就是因为有马克思主义理论指导。丛书出版是一个基础工程,是思想建党的文献基础,理论创新的历史基础,话语体系的文本基础,新型文明的基因基础。建党百年赋予这项工作特殊意义,百年伟业需要理论奠基。当前国际形势,也赋予这项工作以新的意义。面对西方言论攻击,我们如何予以回应?面对西方错误观念对马克思主义的偏狭理解,我们如何为马克思列宁主义正名,为中国共产党正名,为经典文献正名,为马克思主义精神实质正名?作为一项文化建设的基础工程,这部著作有最新的战斗意义,也具有国际意义。理论与现实相结合,国内和国际相结合,从国际眼光看待这项事业,共创中国品牌,打造思想高地,在国际社会亮明旗帜,彰显出研究与出版工作的国际意义。

  弘扬马克思主义精神,继承马克思主义理论,深化对中国化马克思主义的理解、研究与阐释,还需借助当今发达的信息技术。中央编译出版社原社长和䶮谈到,今天传播的概念有更广的外延,它不仅借助于报刊、书籍,更体现在成规模地宣传,网络、大数据、APP网络传播平台综合的全媒体形式在更大范围传播,最大限度地实现其社会效益。开放的学术研究平台可集聚海内外优势资源,把学术研究力量与文化产品出版相结合,文化出版与教育结合,让优质的内容让更多的人知晓。

  如何从技术的层面讲好中国故事,讲好中国共产党故事,讲好马克思主义故事,中国传媒大学马克思主义学院原院长、教授张付认为,要发挥融媒体实验室优势,运用大数据和语言搜索引擎技术对马克思主义经典著作进行关键词的系列词汇的检索;构建用计算机技术解读马克思主义经典著作的模式,用年轻一代更熟悉的方式引导他们学习马克思主义经典著作;发挥短视频的制作技术优势,选择主旋律的影视、歌曲,剪辑制作出适合思政课教学的短视频,还可录制马克思主义经典著作的章句诵读版传播马克思主义理论。

  与会专家学者一致认为,这套丛书对我国1949年之前翻译出版的马克思主义经典著作完整译本,由专家学者对照原著以及当今的译本进行考证,并对各个译本进行比较研究,可以清楚地看出经典文献传播的历史面貌,深刻体会中国化马克思主义话语体系是怎样从不成熟到成熟一步步形成和发展起来的,深刻体会中国共产党人在带领中国人民是怎样一步步掌握马克思主义真理并指导中国人民取得革命胜利。马克思主义改变了中国,也深刻影响了世界政治进程,深刻影响了世界各国文化。这套集版本考证与文献影印于一体的大型丛书,是21世纪马克思主义研究的重要出版工程,对于开创我国马克思主义理论研究和出版工作新局面具有重要积极意义,为新时代马克思主义理论体系、学科体系、话语体系的完善提供了重要的学术支持,对推进马克思主义经典文献传播的基础工程和学术工程建设发挥重要作用。

 

  【记者手记】

  “马克思主义经典文献传播通考”在我国学术界是一个全新的概念。之所以这样说,是因为过去从未有人用过这一术语,甚至未曾有过这一理念。在我国学术界,对中国传统经典文献的考据乃至通考性的整理研究并不鲜见,包括对儒、释、道等经典的通考性整理研究成果十分丰富,但对近百年来中文版马克思主义经典文献的考据以及整理性研究只是近年来才逐渐为人们所认识,至于在此基础上的通考性整理研究还几乎没有进入人们的视野。它是一个跨学科、跨专业、综合性、基础性的概念。总体上说,它是马克思主义学科的范畴,但也是文献学、传播学、翻译学、语言学、历史学、文化学、思想史等学科的概念。故而,要深化考证研究工作,还需要各个学科的学者共同努力。

 

  中国社会科学网记者 阮益嫘

作者简介

姓名:阮益嫘 工作单位:

转载请注明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责编:禹瑞丽)
W020180116412817190956.jpg

回到频道首页
中国社会科学院概况|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简介|关于我们|法律顾问|广告服务|网站声明|联系我们
中国社会科学院概况|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简介|关于我们|法律顾问|广告服务|网站声明|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