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马克思主义 >> 书评
理论化和系统化的马克思主义哲学 ——读《反杜林论》“哲学编”
2014年05月23日 16:13 来源:《高校理论战线》(京) 作者:李士坤 字号

内容摘要:

关键词:马克思主义哲学;唯物论;反映论;唯物辩证法;唯物史观;形而上学

作者简介:

  内容摘要:《反杜林论》“哲学编”是恩格斯在批判杜林的《哲学教程》的过程中所完成的一部哲学论著,第一次全面系统地论述了马克思主义哲学。恩格斯对杜林的各种错误观点进行了深入批判,正面论述了唯物论的一元论、唯物论的反映论、唯物辩证法的时空观、运动观和生命观,阐述了唯物辩证法同形而上学的对立,对唯物辩证法的三个主要规律进行了详尽的分析和论证,并运用历史唯物论对社会历史、道德与法作出了科学和透彻的说明。这是马克思主义哲学系统化、体系化的第一部著作,为我们全面系统地学习马克思主义哲学,提供了一部重要的教材。

  关 键 词:马克思主义哲学;唯物论;反映论;唯物辩证法;唯物史观;形而上学

  作者简介:李士绅,北京大学马克思主义学院。

  中图分类号:A811  文献标识码:A  文章编号:1002-4409(2007)06-0023-010

  《反杜林论》是恩格斯于1876~1878年间为批判杜林而写的一部伟大著作。列宁指出:《反杜林论》“是一部内容十分丰富、十分有益的书”。[1] (P94)它最先以论文形式陆续发表在德国社会主义工人党机关报《前进报》上,1878年7月汇编出版。这部著作系统地阐述了马克思主义的三个组成部分,即马克思主义哲学、政治经济学和科学社会主义,被称为马克思主义的百科全书,“哲学编”是其中的第一部分。这一部分包括十二篇文章。“引论”部分的“概论”是全书的总论,恩格斯阐述了科学社会主义世界观和方法论,深刻地批判了形而上学的世界观,在批判过程中正面阐述了唯物主义的反映论、唯物主义的辩证法和唯物主义的历史观。研读“哲学编”,这一篇也不可不读。

  一、关于马克思主义哲学科学体系的问题

  马克思主义的三个主要组成部分包括哲学、政治经济学和科学社会主义。政治经济学有完整的理论体系,这有马克思的《资本论》作为根据;科学社会主义也有较完整的体系,《共产党宣言》是这个体系最经典的阐明;唯有哲学是不是有完整的理论体系,至今理论界仍众说纷纭。

  1858年1月14日,马克思在致恩格斯的信中曾表达过这样一种愿望:对黑格尔的辩证法加以改造,写一本“使一般人都能够理解”[2] (P250)的阐述唯物辩证法的著作,但他未能实现这个愿望。有学者因此认为马克思主义哲学没有一个完整科学的理论体系。我不赞成这样的观点,主要根据是,持这种观点的人对恩格斯《反杜林论》的“哲学编”认识不足。关于马克思主义哲学科学体系,黄楠森教授有精到的研究,他的观点是:“马克思主义哲学有一个科学体系,但不够完整,不够严密”[3] (P17)。这个论点的主要著作依据,黄先生除指出马克思的《资本论》以外,主要是《反杜林论》和《费尔巴哈论》,特别是对《反杜林论》“哲学编”,列举了其中许多具体内容。

  恩格斯《反杜林论》“哲学编”尽管是一部论战性的著作,但由于杜林的《哲学教程》本身就是一个“新哲学体系”,这就决定了批判本身的体系性。恩格斯的批判和正面阐述的观点不是零星的、一时的“内心冲动”,而是经过深思熟虑所形成的理论成果。因此,恩格斯提醒读者:“本书的目的并不是以另一个体系去同杜林先生的‘体系’相对立,可是希望读者也不要忽略我所提出的各种见解之间的内在联系。”[4] (P344)这种内在联系就使得各种见解系统化,形成了一个完全不同于杜林所谓“体系”的真正的哲学体系。哲学是时代精神的精华,是自然知识、社会知识和人类思维知识的概括和总结,“哲学编”就是恩格斯对当时这三方面成就所做的最全面、系统的哲学概括。用恩格斯自己的话说:“正面阐发我对这些在现时具有较为普遍的科学意义或实践意义的争论问题的见解。”[4] (P344)我们可以看到,不仅在当时其他任何哲学家的著作中,即使在马克思、恩格斯本人的其他论著中,也找不到比“哲学编”更系统、更全面的哲学著作。回到当时历史背景下读“哲学编”,不难发现,当时在自然、社会、人类思维领域中的重大问题,恩格斯都关注到了,而且给予了即使在今天看来仍然是科学的、系统的解答。我们都承认马克思主义哲学不是一个封闭的终极的体系,而是一个开放的体系,它具有与时俱进的品格。今天科学的发展,在实践各方面新的进展和成就,需要我们马克思主义哲学工作者去概括和总结。今天的概括必定更加丰富,领域会更加宽广。但我们决不能因为后来的发展和丰富,而批评恩格斯的“哲学编”不完整不严密。从后来产生的马克思主义哲学著作特别是教材的内容来看,恩格斯的“哲学编”所论及的内容几乎无遗漏地包括于其中,并且一直是这类著作的主干内容。原因就是这些内容是构成马克思主义哲学的基本骨架。只要是论述马克思主义哲学就离不开这些骨架,至于如何使得骨架血肉丰满,就是各个著作者的事情了。任何科学体系的完整性和严密性都是相对的,任何科学都不可能具有一个固定不变、适用于一切时代的体系,马克思主义哲学体系也不例外。作为时代精神的精华,能够把自己时代的主要成就比较正确地概括到世界观和方法论的高度,就应当肯定这种哲学在那个时代的完整性和严密性。至于后来的丰富和发展,只是反映了以后时代的完整性和严密性。我认为,恩格斯《反杜林论》的“哲学编”(包括引论的第一篇)是第一部把马克思主义哲学理论化和系统化的著作,是具有内在联系的科学体系,在所有经典作家的著作中是绝无仅有的。在一定意义上可以说,恩格斯《反杜林论》“哲学编”是对20年前马克思愿望的实现和完成,是马克思、恩格斯所留给我们的一部哲学专著。

  恩格斯所提供的是怎样的一个哲学体系呢?这就是:概论、一元论的物质本体论(“分类。先验主义”;“世界模式论”)、自然哲学(从无机界到有机界)、道德和法哲学(社会历史领域反唯心主义、形而上学)、辩证法及其规律。这个体系是比较完整和严密的,同我国现在通行的哲学教科书比较,似乎缺少认识论和历史唯物论,其实不然。认识论渗透于全编,特别在“分类。先验主义”、“世界模式论”等篇中讲得很充分,历史唯物论在“概论”、“道德和法”等篇中得到了详细的论证和阐述;而这里所列的其他内容比现在的教科书还要深刻和丰富。

  我就是在这个大前提下来解读恩格斯的“哲学编”的。另外,我把解读重点放在恩格斯的正面论述上,对杜林的观点只是作必要的介绍。

  二、一元论的物质本体论

  在“分类。先验主义”和“世界模式论”两章,恩格斯在批判杜林的唯心主义先验论和形而上学的过程中,正面论述的核心思想是辩证唯物主义一元论的物质本体论。

  (一)紧扣思维与存在的关系批判杜林原则在先的先验主义

  针对杜林在思维与存在关系的问题上兜圈子,恩格斯的批判也是围绕着思维与存在关系的问题而展开的。

  思维与存在的关系问题是哲学基本问题,它包括两方面的内容:第一,思维与存在谁是第一性的、谁是第二性的;第二,思维能不能认识现实世界。

  杜林对第一个问题的回答颠倒了思维与存在的关系,是唯心主义的。在杜林哲学体系中,原则先于世界、先于经验而存在,暴露了杜林哲学先验主义性质,在哲学基本问题上坚持了思维意识第一性,外部世界第二性。在原则同与之相应的对象关系问题上,杜林的观点是要自然界和人类去适应这些原则。恩格斯从唯物主义观点出发指出:外部世界的形式只能从外部世界中抽象出来,“这样一来,全部关系都颠倒了:原则不是研究的出发点,而是它的最终结果;这些原则不是被应用于自然界和人类历史,而是从它们中抽象出来的;不是自然界和人类去适应原则,而是原则只有在符合自然界和历史的情况下才是正确的。”[4] (P374)这是对事物唯一的唯物主义观点。恩格斯对这一哲学的最高问题给了完全科学的回答,指出:思维和意识是人脑的产物,而人脑是自然界的产物,所以思维和意识“归根到底也是自然界产物的人脑的产物,并不同自然界的其他联系相矛盾,而是相适应的”。[4] (P375)

  杜林对第二个问题的回答是形而上学的。杜林认为意识和知识的基本形式具有“至上的意义和无条件的真理权”。针对这种形而上学绝对化的思维,恩格斯分析了思维的至上性和非至上性的辩证统一关系。恩格斯指出:从人和世界的本性来说,一方面,要毫无遗漏地从所有的联系中去认识世界体系;另一方面,人的认识总是在客观上受到历史状况的限制,在主观上受到人的肉体状况和精神状况的限制,对现实世界作恰当的、毫无遗漏的、科学的陈述,是不可能的。这是产生于人类认识活动中的矛盾,是思维的至上性和非至上性的矛盾。正是这个矛盾推动人的认识和智力的进步,这个矛盾只有在人类的无限前进发展中才能不断解决。

  (二)批判杜林的“世界模式论”,阐明世界真正的统一性在于它的物质性

  恩格斯围绕世界统一性问题,对“世界模式论”进行了详细的分析和批判。

  第一,现实世界的统一性不是来自思维的统一性。杜林认为,一切思维的本质都在于把事物综合为一个统一体。因此,一旦把仿佛框子一样的统一思想围绕着存在扩展开来,唯一的存在就在思想中变成统一的存在,变成思想的统一体了。就是说,现实世界的统一性来自于思维的统一性,思维的统一性决定现实世界的统一性。这是十足的唯心主义。恩格斯指出,思维不仅具有综合的功能,而且具有把意识对象分解为它的要素的功能,即分析的功能。事实上,综合和分析是不可分的,没有分析就没有综合,反之亦然。不是思维的统一性决定现实存在的统一性,恰恰相反,是现实存在的统一性决定了思维的统一性,因为在思维把存在综合为一个统一体之前这个统一体就已经存在了。如果客观对象本身不是统一的,我们是不能靠思维的统一性去把它变成统一体的。

  第二,杜林在世界统一性问题上陷入了折中主义。杜林在论证思维仿佛框子一样把世界统一起来的过程中,还提出了世界统一于存在这样一个命题,但这个命题并未使杜林彻底摆脱唯心主义,反而使他陷入了折中主义的泥潭。因为“当我们说到存在,并且仅仅说到存在的时候,统一性只能在于:我们所说的一切对象是存在的、实有的”[4] (P383),仅仅是同不存在、无相对的,除此以外,对象的其他性质和特点都未被考虑。也就是说这种对象是精神的还是物质的,以及具有什么样特点,我们都未作追究。在这样情况下,当我们说世界统一于存在时就掩盖了存在是精神的还是物质的这一根本属性。于是就出现了唯物主义把存在的本质理解为物质,唯心主义把存在的本质理解为精神,而“二元论”则把存在理解为既是精神又是物质两种并列的实体。可见世界统一于存在的命题为各种哲学派别都留下可能的余地,是一个模棱两可、折中主义的命题。

  第三,恩格斯提出世界统一于物质的原理。他指出:“世界的统一性并不在于它的存在,尽管世界的存在是它的统一性的前提,因为世界必须先存在,然后才能是统一的。……世界的真正的统一性在于它的物质性”[4] (P383)。恩格斯还指出,这种物质性要由哲学和自然科学长期的持续的发展来证明。

  恩格斯的这一段话是唯物主义哲学一元论的物质本体论的科学表述,是马克思主义哲学的基本原理,具有重要的理论意义。其一,恩格斯在批判杜林的过程中始终强调存在第一性、思维第二性,这是非常必要的;但在进一步的批判和研究中,我们就可以发现,仅仅做到这一点是不够的,还必须进一步揭示存在的本质。如果不弄清存在的本质,即不弄清存在的本质究竟是物质还是精神,我们同唯心主义就不可能真正划清界限,也不能真正把杜林驳倒。其二,现实世界是丰富多样的。在异彩纷呈各色各样事物的背后有没有一个共同的本原?如果有,这个本原是什么?这就是本体论问题。恩格斯对这个问题的回答是明确的:尽管存在着的事物各有特点,但它们具有一个共同的本原,这就是物质。物质是不依赖于人而又可以为人所感知的客观实在。前几年,我国哲学界有一种观点,认为马克思主义哲学的基础不是物质本体论,而是实践本体论。就是说,实践是世界的最后的根据,一切存在的基础;如果把物质当作马克思主义哲学的基础,就是见物不见人,就是旧唯物主义。这种观点很值得商榷。强调实践及其在马克思主义哲学中的重要地位和作用,这本来是很正确的,无可厚非。但把实践抬高到本体、本原的地步,甚至认为自然的存在也依赖于实践,这就非常不正确了。首先,实践是人改变世界的能动活动,在人的活动开始之前外部世界就已经存在,这是不争的事实。马克思指出:“没有自然界,没有感性的外部世界,工人什么也不能创造。”[5] (P42)马克思的确非常强调实践,但他从来不否认自然界的优先地位。就是说,从来没有离开过一元论的物质本体论去强调实践及其功能。其次,离开一元论的物质本体论讲实践的决定性作用很可能跌入唯心主义泥坑。有论者在文章中阐述这样一种观点,认为不是实践依赖于自然界,而是自然界依赖于实践,如果没有实践自然界根本就不存在,即使存在也不能认识。实践是人的有意识的活动,它离不开意识的指导;如此夸大实践的作用,也就不可避免地会抬高意识的作用,沿着这条道路继续向前,必将踏进唯心主义阵营。再次,在思维与存在谁是第一性的、谁是第二性的这个哲学最高问题面前,马克思、恩格斯从来不回避自己属于唯物主义阵营,自己的哲学是唯物主义;同时又总是不忘指出以往唯物主义的缺陷。我们不能因为他们指出旧唯物主义的缺陷就说他们不属于唯物主义阵营,不是唯物主义者,毋宁说他们才是真正的彻底的唯物主义者。列宁就曾把马克思主义哲学称做是“彻底的”、“完备的”哲学唯物主义。

分享到: 0 转载请注明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责编:焦艳)
W020180116412817190956.jpg
用户昵称:  (您填写的昵称将出现在评论列表中)  匿名
 验证码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
最新发表的评论0条,总共0 查看全部评论

回到频道首页
QQ图片20180105134100.jpg
jrtt.jpg
wxgzh.jpg
777.jpg
内文页广告3(手机版).jpg
中国社会科学院概况|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简介|关于我们|法律顾问|广告服务|网站声明|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