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马克思主义 >> 马克思主义基本原理
作为世界观的马克思主义辩证法
2014年06月12日 13:53 来源:《马克思主义研究》(京) 作者:侯惠勤 字号

内容摘要:

关键词:马克思主义辩证法;唯物论;世界观

作者简介:

  内容摘要:关于辩证法在马克思主义思想体系中的定位问题具有特殊的意义。从理论上看,它关涉马克思主义哲学变革的实质和意义、马克思主义哲学的基本精神和思想特质、马克思主义哲学的当代意义等三大主题。从实践上看,它关系到我们观察中国和世界的根本立场和方法。

  关 键 词:马克思主义辩证法;唯物论;世界观

  作者简介:侯惠勤(1949-),中国社会科学院马克思主义研究院副院长、教授、博士生导师。

  近年来,随着西方生存论哲学对于传统形而上本体论的颠覆,我国也出现了颠覆物质本体论、否定辩证唯物主义的动向,这是马克思主义哲学在今天遇到的最大挑战。众所周知,辩证法在马克思主义思想体系中具有特殊的地位。对于黑格尔辩证法的批判改造,是马克思完成哲学伟大变革的关键,正如毛泽东指出的:“直到无产阶级运动的伟大的活动家马克思和恩格斯综合了人类认识史的积极的成果,特别是批判地吸取了黑格尔的辩证法的合理的部分,创造了辩证唯物论和历史唯物论这个伟大的理论,才在人类认识史上起了一个空前的大革命。”① 辩证(历史)唯物论的确立,奠立了社会主义从空想到科学的思想基础,“社会主义现在已经不再被看做某个天才头脑的偶然发现,而被看做两个历史地产生的阶级即无产阶级和资产阶级之间斗争的必然产物。它的任务不再是构想出一个尽可能完善的社会体系,而是研究必然产生这两个阶级及其相互斗争的那种历史的经济的过程;并在由此造成的经济状况中找出解决冲突的手段。”② 作为揭示现代资本主义经济运行规律的奠基性理论的剩余价值学说,也是辩证唯物论的实际运用,正如列宁指出的:“虽说马克思没有遗留下‘逻辑’(大写字母的),但它遗留下《资本论》的逻辑,应当充分地利用这种逻辑来解决这一问题。”③

  一、辩证法首先是世界观,才同时又是历史观、认识论、方法论

  马克思主义实现了人类思想史上的最伟大变革,产生了一种崭新的唯物主义,即列宁所称的“完备的哲学唯物主义”。这是一个无任何理论死角的、彻底的唯物主义哲学。它把世界是物质的存在方式这一唯物主义原则贯彻到底,不仅克服了旧唯物主义在历史观上的唯心主义,而且克服了以往哲学无视人的真实生活和历史的弊端,使哲学实现了从“解释世界”到“改变世界”的历史性飞跃。它从人、人的活动及其物质生活条件这一确定的前提出发,以“生活的生产和再生产”为视角,透彻地阐发了贯穿始终的人与自然、人与人的矛盾关系及其历史趋势,合理地解决了自由和必然、理想和现实、传统和现代、个体和类、理论和实践等一系列似乎无法统一的矛盾(这些问题仍然处于当代视野中)。与自然科学和人类知识走向相一致,与社会生活和人类历史趋势相一致,与人的发展和人类文明进步相一致,是马克思主义哲学的基本属性。所有这一切,得益于辩证法这一“最完备最深刻最无片面性的关于发展的学说”和唯物论的结合,这使得马克思主义哲学至今仍然是“我们时代的不可超越的哲学”。无论人们在今天怎样不断重新评价马克思哲学变革的意义,唯物论和辩证法的有机统一,始终是这一变革的实质。彻底的唯物主义,即辩证唯物主义和历史唯物主义,是我们坚持实事求是思想路线的世界观根据。

  唯物辩证法就是马克思主义的世界观,这个问题在经典作家那里是明确无误的。毛泽东把辩证法和形而上学的对立,不仅视为两种思维方式的对立,而且视为“两种宇宙观的对立”,他指出,“在人类的认识史中,从来就有关于宇宙发展法则的两种见解,……形成了相互对立的两种宇宙观。”④ 列宁同样认为,尽管在不同的历史条件下,马克思主义者可能在辩证法和唯物论方面有不同的关注点,但两者始终是不可割裂的有机统一。例如,“马克思和恩格斯的学说是从费尔巴哈那里产生出来的,是在与庸才们的斗争中发展起来的,自然他们所特别注意的是修盖好唯物主义哲学的上层,也就是说,他们所特别注意的不是唯物主义认识论,而是唯物主义历史观。因此,马克思和恩格斯在他们的著作中特别强调的是辩证唯物主义,而不是辩证唯物主义,特别坚持的是历史唯物主义,而不是历史唯物主义。”⑤

  把辩证法视为世界观,首先意味着它是本体论,是关于世界存在不存在、如何存在的根本观点。在本体论意义上,辩证法的根本特征是:内在生成或自己运动原则;普遍联系和相互作用原则;过程性存在和革命转化的原则。换言之,在辩证法看来,存在是生成,生成是过程,过程是自我运动,自我运动是矛盾转化和普遍联系。这是一个否定一切静止的、孤立的、绝对的存在的存在宇宙观,并奠定了其认识论、历史观和价值观的前提。“这种辩证哲学推翻了一切关于最终的绝对真理和与之相应的绝对的人类状态的观念。在它面前,不存在任何最终的东西、绝对的东西、神圣的东西;它指出所有一切事物的暂时性;在它面前,除了生成和灭亡的不断过程、无止境地由低级上升到高级的不断过程,什么都不存在。它本身就是这个过程在思维着的头脑中的反映。它的革命性质是绝对的——这就是辩证哲学所承认的唯一绝对的东西。”⑥

  马克思主义的唯物辩证法本体论,除了具有辩证哲学的一般特征外,最为重要的是,将作为“内在生成”的存在规定为客观存在,认为世界的统一性不在于它的存在,而在于它的客观实在性。任何存在,包括作为存在的人,只有在客观实在性这一前提下,才能纳入科学的视野,获得思想成果;否弃了客观实在性的本体论,无论如何美妙动听,都只能如列宁所形容的,是“不结果实的花朵”。唯物辩证法的本体论的彻底性质,决定了马克思主义理论体系的基本品格和基本价值,这就是彻底的批判精神、彻底的实践精神和彻底的人文精神。

  彻底的实践精神是以“改变世界”为己任的马克思主义哲学的基本品格。在马克思主义创始人那里,这种彻底的实践精神表现为相互关联的四大发现:第一,“社会生活在本质上是实践的。”⑦ 第二,“一切历史冲突都根源于生产力和交往形式之间的矛盾。”⑧ 第三,“历史活动是群众的事业,随着历史活动的深入,必将是群众队伍的扩大。”⑨ 第四,“哲学家们只是用不同的方式解释世界,而问题在于改变世界。”⑩ 这四个发现清除了笼罩在历史天空上的意识形态迷雾,把被颠倒了的世界再颠倒过来,恢复了其真实的面貌:从“词语世界”回到“生活世界”;从宗教史或精神史走向现实的人及其历史发展;从精英政治和国家史进入大众政治和人民群众创造的历史;从解释世界和屈从现实转向改造世界和超越现实。说清这些发现和转变,是阐发马克思哲学当代性的基本路径。

  马克思主义哲学的彻底的批判精神,是建立在唯物辩证法和唯物史观基础上进步意识、忧患意识、求真意识和反省意识等等的总和。用马克思恩格斯自己的话加以整理,这种彻底的批判精神集中在以下四个方面:第一,从变化发展中把握事物,“它指出所有一切事物的暂时性;在它面前,除了生成和灭亡的不断过程、无止境地由低级上升到高级的不断过程,什么都不存在。”(11) 这就为我们按照世界的本来面貌改造世界奠定了世界观根据。第二,“新思潮的优点就恰恰在于我们不想教条式地预料未来,而只是希望在批判旧世界中发现新世界。”(12) 这种立足现实、面向未来的创新意识,解决了长期以来困扰人们的一大难题,即面向诸多可能性的未来,如何使理论的前瞻性避免主观臆测。第三,“这种批判不怕自己所作的结论,临到触犯当权者时也不退缩。”(13) 这里既包含着自我批判的反省意识,又包含着不畏权贵的斗争精神,体现了无私无畏的革命精神。第四,“对当代的斗争和愿望作出当代的自我阐明(批判的哲学)。”(14) 这是马克思主义哲学所固有的责任意识和归属意识,是其作为工人阶级世界观的自觉追求。

  在一些人看来,马克思主义只是一种意识形态,最多是具有科学理性的认识工具,不具有人文价值,更极端的看法则是把马克思主义与人文精神对立起来。实际上,马克思主义不仅是工人阶级世界观、科学方法论,还具有真正扎根于现实生活的无与伦比的崇高人文价值。概括地说,就是真正面向生活、面向实践的人本精神;真正关心群众疾苦、维护和实现群众切身利益的民生精神;以无产阶级的解放为政治形式实现人类解放的现实人道主义精神;以每一个人的自由全面发展为追求的自由精神,投身人类解放事业以实现生命的不朽价值的修身精神等等。说马克思主义真正面向生活、面向实践、面向群众以致每一个人,从而体现了真正的人文精神,主要指它真正把握了生活的真谛、实践的本性和群众的需求,使人文精神真正扎根于现实的人及其历史发展中。

  人文精神的基础,是要关爱生命、讴歌生活。可是,生命是什么,生活在哪里,并不是显而易见的事实,而是被各种历史迷雾所不断遮蔽的历史之谜。因此,它成为哲学家们用不同的方式反复去“除蔽”、去“揭密”而又收效甚微的难题。只有马克思主义,通过历史唯物主义的创立,破解了这一难题。不是仅仅作为感性客体的生命(费而巴哈),更不是作为“我思故我在”(笛卡尔)的生命;不是感性直观的生活,更不是通过“存在之思”而对“存在之被遗忘性的征服”(海德格尔);问题的关键在于“生活的生产”和“现实的个人”。马克思主义的创始人紧紧抓住了问题不在于“生存”,而在于“如何生存”,因此,抓住“生活的生产”才能把握真实的生活;紧紧抓住了问题不在于人们生产什么,而在于他们如何生产,因此,只有处在“双重关系”(马克思语,指“自然关系”和“社会关系”)的人才是“现实的个人”。

  现代人文精神的追求,是个性自由和“以人为本”,可是,如何防止个性自由成为人性异化的通道,如何协调“以人为本”下公平与效率、平等与自由、利益与道德等,又是现代社会所必须面对的挑战。现代西方的主导价值观历来把个性自由视为个人的解放,把“以人为本”视为以个人和个人权利为本,这样,个性自由从学理上说就是个人自然特性的充分展示,从现实上看则是个人权利与国家权力(公权力)之间的抗争,与社会的根本改造无关。实际上也就把人的价值的实现限定在现行资本主义制度的框架内,使异化变为常态,使人的“异在”成为“存在”。这就是我们今天所看到的西方社会普遍存在的悲观情绪和“历史的终结”感的现实基础。只有马克思主义揭示了个性自由和社会进步及人类解放的内在联系。从根本上说,个性自由就是人的自由全面发展,这不仅是人的自然潜能或本性的充分实现,而且是人的历史积淀的优化过程,因此,社会不仅为每个人的自然潜能的实现提供条件,还为人性的丰富和完善奠定了基础。正是从这个意义上,马克思断言所谓的历史不过是人性的不断改变,而人的解放和社会的解放存在着内在的一致性。

  怀疑马克思主义的人文精神的另一说辞是,马克思主义缺乏对于人的“终极关怀”,亦即无法真正破解“死与不朽”的难题,因而无法真正成为个人的信仰。换言之,在它看来,除了宗教的今生来世、天堂地狱能够提供个体生命的不朽意义,其他任何学说都无法使个体生命真正获得不朽的价值。这里需要讨论两个问题:一是何为“不朽”?另一是何为“个体”?马克思主义无疑承认个体生命的不朽,但也看到这里有两种“不朽”:其一是幻想中获得的不朽(通过宗教的方式),尽管它也能做到对生者的慰籍和对死亡的超越,但由于这只能通过神秘体验而不可能得到经验证明,因而信否都在一个“诚”字,终归底气不足;另一是现实中获得不朽(通过献身人类解放方式),把不朽镌刻在历史的丰碑上、融化在民族精神和时代潮流中,尽管这不直接地就是个人的再生,然而个人生命的不朽价值却无疑得到了充分的实现。同样,马克思主义无疑承认个体生命和个人的历史基础地位,但与个人主义不同,马克思主义认为个人除了惟一性以外,更重要的是社会性,这使得个人不是纯粹的个体,而是“复合”的个体。从信仰的角度看,个体的不朽或再生,也就不限于“真身”,而可以转化为其他个体生命、群体生存和历史的延续。总之,在共产主义者看来,只要把个人有限的生命投入无限的为人民服务中,就能实现个体生命的不朽价值,就能在历史中获得永生。

分享到: 0 转载请注明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责编:焦艳)
W020180116412817190956.jpg
用户昵称:  (您填写的昵称将出现在评论列表中)  匿名
 验证码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
最新发表的评论0条,总共0 查看全部评论

回到频道首页
QQ图片20180105134100.jpg
jrtt.jpg
wxgzh.jpg
777.jpg
内文页广告3(手机版).jpg
中国社会科学院概况|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简介|关于我们|法律顾问|广告服务|网站声明|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