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马克思主义
不发达国家首先发生社会主义革命的历史必然性与中国特色社会主义道路自信
2018年06月29日 09:21 来源:《世界社会主义研究》 作者:刘书林 字号

内容摘要:在理论和实践的结合上弄清不发达国家首先发生社会主义革命的历史必然性的问题,这是涉及对马克思主义的信仰、对社会主义和共产主义的理想信念、特别是对中国特色社会主义道路的自信的根本问题。如果抓住这些对于革命取胜的条件和时机的具体判断,指责马克思恩格斯过分乐观、有认识上的缺陷,这就不仅是对马克思关于革命具体时机的否定,而实际上变成了对马克思恩格斯做出的“两个必然”所依据的社会基本矛盾条件的否定,变成了对无产阶级革命权的否定。二、马克思主义从来没有封闭现实不发达国家通向社会主义革命的道路打着“马克思主义是发展的”旗号,用马克思提出的“两个决不会”否定马克思提出的“两个必然”,这根本就不是发展马克思主义。马克思恩格斯对东方革命的研究和判断更加接近不发达国家首先发生革命的结论。

关键词:革命;恩格斯;发达国家;发生;中国特色社会主义;马克思主义;共产主义;发展;上层建筑;社会主义国家

作者简介:

  在理论和实践的结合上弄清不发达国家首先发生社会主义革命的历史必然性的问题,这是涉及对马克思主义的信仰、对社会主义和共产主义的理想信念、特别是对中国特色社会主义道路的自信的根本问题。无论是国际共产主义运动中的机会主义还是党内历史上的路线之争,无论是现实条件下的社会思潮或是深层次的理想信念的根基,实际上都与这个根本问题直接相关。这个问题不得到妥善解决,现实中对于中国特色社会主义道路的自信就无从谈起。

  现实社会主义国家都是在经济社会不够发达的国家发生革命建立起来的,怎样对待不发达国家首先发生社会主义革命的问题,实质上直接涉及包括苏联东欧国家在内的现实社会主义国家的产生是否存在科学性的根据。实际上,这个重大的问题在许多党员干部的思想上长期以来并没有得到彻底解决。个别党员干部把马克思主义关于发生社会主义革命的生产力条件作了庸俗化或绝对化的理解,想当然地认为:只有资本主义发展到极致,才能自然而然地进入社会主义。对于不发达国家首先发生社会主义革命的现实,认为根本不够条件,甚至认为社会主义革命实现的是“乌托邦”;认为不发达国家只能首先发展资本主义,等到资本主义发展了,补上生产力这一课之后,才能进行社会主义革命。国内有人还质疑社会主义初级阶段的社会性质,认为不应该搞社会主义,应该巩固新民主主义的秩序,搞社会主义改造搞早了,搞急了,搞糟了。在一定意义上说,对改革开放前30年的历史进行否定的历史虚无主义思潮,就是从这里打开理论和话语缺口的。因此,如果这个问题不能很好地解决,就会从根本上影响中国特色社会主义道路的自信,而且影响世界社会主义事业根基的稳固性,甚至直接冲击共产党人的社会主义和共产主义的理想信念。因此,随着中国特色社会主义事业进入新时代,继续在理论和实践上破解这个问题,对于坚定社会主义和共产主义的理想信念,具有极大的理论意义和现实意义。

  一、从“两个必然”与“两个决不会”的争论说起

  马克思恩格斯在1848年发表的《共产党宣言》中,以唯物史观为方法得出了资本主义必然灭亡、共产主义必然胜利的“两个必然”的结论。这就是大家熟知的“两个必然”。1859年,马克思在《〈政治经济学批判〉序言》中又进一步提出:“无论哪一个社会形态,在它所容纳的全部生产力发挥出来以前,是决不会灭亡的;而新的更高的生产关系,在它的物质存在条件在旧的社会的胎胞里成熟以前,是决不会出现的。”这就是被称为“两个决不会”的论断。

  其实在这段“两个决不会”的经典表述之后,紧接着还有一句话值得注意:“任务本身,只有在解决它的物质条件已经存在或至少是在生成过程中的时候,才会产生。”这里对革命应该具有的物质条件进行了限定,一是革命的条件“已经存在”,一是革命的条件“至少是在生成过程中”。这两种情况都属于社会主义革命可能发生的物质条件。更加重要的是,这句话显然意味着:不是等到资本主义发展到极致才具备进行社会主义革命的条件。有一部分人似乎没有看到或者不愿意提及这句话,从而对马克思论证社会主义革命的物质条件作出了偏离原意的理解。

  现在社会上有一种观点,即用“两个决不会”否定“两个必然”。这种观点认为:马克思恩格斯提出“两个必然”的年代,曾经认为1848年革命失败后很快会发生新的革命,把资本主义的寿命估计得过于短暂了,对无产阶级革命的胜利看得过于容易、过于乐观了。这是马克思思想上的一个内在矛盾,这是作为无产阶级革命家的主观愿望与无产阶级革命的客观条件尚未成熟之间的矛盾。这个矛盾,此后在马克思思想的发展过程中不断地表现出来。直到1859年1月,马克思对革命的预期没有变成现实,这促使马克思更加冷静地看待经济危机与无产阶级革命的形势以及二者之间的关系,提出了著名的“两个决不会”的原理。

  其实,马克思的“两个决不会”的提法,是与“两个必然”的提法含义一样的另一个角度的观察。马克思的那篇文章,只是一般地谈论了自己发现的历史唯物主义观点的普遍情况,只是说明:经济基础决定上层建筑,社会存在决定人们的意识,“社会的物质生产力发展到一定阶段,便同它们一直在其中运动的现存生产关系……发生矛盾。于是这些关系便由生产力的发展形式变成生产力的桎梏。那时社会革命的时代就到来了”。这是马克思一贯叙述的历史唯物主义的一般原理,丝毫不是什么发现过去有什么失误或缺憾而做出的“反思”。

分享到: 0 转载请注明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责编:王禧玉)
W020180116412817190956.jpg
用户昵称:  (您填写的昵称将出现在评论列表中)  匿名
 验证码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
最新发表的评论0条,总共0 查看全部评论

回到频道首页
QQ图片20180105134100.jpg
jrtt.jpg
wxgzh.jpg
777.jpg
内文页广告3(手机版).jpg
中国社会科学院概况|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简介|关于我们|法律顾问|广告服务|网站声明|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