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马克思主义
新自由主义市场机制是有效的制度安排吗? ——对哈耶克自发—扩展秩序理论的批判
2017年07月17日 09:11 来源:《马克思主义研究》 作者:曾宪奎 字号

内容摘要:可见,构成西方新自由主义理论基础之一的奥地利学派的相关理论,在中国的部分学者中至今仍具有较大的影响力,其中以英国学者哈耶克的理论影响最大,而自发—扩展秩序理论不仅是奥地利学派市场演进范式的重要理论支撑,也是哈耶克理论的最核心部分。一、忽略了资本主义的部分秩序来源于垄断寡头和政治家的人为控制哈耶克认为自发—扩展秩序来源于漫长时间的演化,是在演化进程中完成自然选择的结果。三、忽略了政府调控行为的自我调整能力和与市场机制结合的潜力哈耶克的自发—扩展秩序理论简单地将理性主义者建构的秩序归为无效或者低效率,甚至极端地认为,对社会进程所作的任何违背自发秩序的、有意识的控制或者指导,都将无法实现.

关键词:哈耶克;扩展秩序;市场经济;政府调控;制度;演化;经济危机;影响;市场机制;凯恩斯

作者简介:

  2016年11月9日,受到广泛关注的林毅夫、张维迎两位教授在北京大学展开了一场关于产业政策是否有效的辩论。辩论中,张维迎教授明确将自己关于市场经济的观点归结为“米塞斯—哈耶克范式”。可见,构成西方新自由主义理论基础之一的奥地利学派的相关理论,在中国的部分学者中至今仍具有较大的影响力,其中以英国学者哈耶克的理论影响最大,而自发—扩展秩序理论不仅是奥地利学派市场演进范式的重要理论支撑,也是哈耶克理论的最核心部分。

  自发—扩展秩序理论是哈耶克几十年漫长的学术生涯中对以自由主义为基础的市场演进持续研究的成果。然而,综观哈耶克的所有相关论述,却没有一处对自发秩序及扩展秩序予以明确定义及详细阐释的文字,其概念和特征只是断断续续地散落在其著述的各处,且关于自发秩序这一概念的表述,前后也并不一致:最早称之为“自发性”,在《自由秩序原理》一书中才正式称为“自发秩序”,到了后期,则称为“扩展秩序”,而这一概念又是与本能等概念相比较而产生的(〔英〕弗里德里希·奥古斯特·冯·哈耶克:《致命的自负》,冯克利等译,北京:中国社会科学出版社,2013年,第6-8页)。关于自发—扩展秩序的内涵,在《自由秩序原理》一书中,哈耶克提出,在自由主义传统基础上,发展出“一系列具有明确目的的制度”,这些制度是“极其复杂但却条理井然”的,而且其根源“既不是设计的结果,也不是发明的结果,而是产生于诸多并未明确意识到其所作所为会有如此结果的人的各自行动”(〔英〕弗里德里希·冯·哈耶克:《自由秩序原理》(上),邓正来译,北京:三联书店,1997年,第67页)。这一部分内容虽然不是直接论述自发秩序,但却可以看作对自发秩序的描述。虽然这些论述有助于我们了解自发—扩展秩序,但是哈耶克终究没有给出明确的定义,反倒是《致命的自负》中文版译者冯克利给出了一个较为明确的描述:它“是人类中某一部分群体在一个类似于自然选择的过程中,形成了一套调节人际关系的规则,它在很大程度上不是人类特意计划或追求的结果,而是在无人能预知其后果的情况下,在漫长的岁月中自发进化而形成的”(引自〔英〕弗里德里希·奥古斯特·冯·哈耶克《致命的自负》的翻译者冯克利在正文之前《译者的话》,北京:中国社会科学出版社,2013年,第4页)。

  哈耶克的自发—扩展秩序理论的核心观点便是高度强调秩序的自发演化,极度推崇自由主义和排斥政府干预。由于这一理论具有较强的迷惑性,我们只有深入研究其理论,找到其理论的核心错误,才能真正对它进行批判。笔者认为,哈耶克理论具有如下三个致命的错误和不足。

  一、忽略了资本主义的部分秩序来源于垄断寡头和政治家的人为控制

  哈耶克认为自发—扩展秩序来源于漫长时间的演化,是在演化进程中完成自然选择的结果。在其一生理论总结性质的著作《致命的自负》一书中,他从文化的角度论证了自发—扩展秩序产生的过程与特点,认为文化的演化和生物演化一样,“是对不可预见的事情、无法预知的环境变化不断适应的过程”,而且进化不存在规律,其结果具有多变性,“不是千篇一律的”;文化演化和生物演化的另外一个共同点是都遵循自然选择原理,其动力来源于竞争(〔英〕弗里德里希·奥古斯特·冯·哈耶克:《致命的自负》,冯克利等译,北京:中国社会科学出版社,2013年,第24-25页)。可见,哈耶克是将自发—扩展秩序的产生归功于自然演化这一“黑箱”了,他排除了人类理性建构的合理性,换句话说,他认为,唯一有效的制度安排只能来源于自然演化(引自邓正来:《哈耶克的社会理论》,载于〔英〕弗里德里希·冯·哈耶克:《自由秩序原理》(上),邓正来译,北京:三联书店,1997年,第11页)。

  自发—扩展秩序主要指的是市场机制,以及与此相关的一系列经济与社会制度安排。哈耶克将这一秩序的形成完全归功于自发演化,却忽略了构成资本主义市场机制的相关制度体系很大程度上是受垄断寡头和政治家的人为控制的事实。马克思恩格斯认为,资本主义的相关经济和政治制度承继于封建社会,是为资产阶级的统治服务的,“起而代之的是自由竞争以及与自由竞争相适应的社会制度和政治制度、资产阶级的经济统治和政治统治”(《马克思恩格斯选集》第1卷,北京:人民出版社,1995年,第277页。),在这样的情况下,资产阶级及其代理人必然会将有利于自身统治的相关制度纳入到资本主义制度体系之中,而且由于“资产阶级除非对生产工具,从而对生产关系,从而对全部社会关系不断地进行革命,否则就不能生存下去”(《马克思恩格斯选集》第1卷,北京:人民出版社,1995年,第275页。),因此,哈耶克的自发演化秩序在现实中是无法实现的。以被哈耶克归功于自发演化而被“强大的政府对自发的改进一再造成破坏”(〔英〕弗里德里希·奥古斯特·冯·哈耶克:《致命的自负》,冯克利等译,北京:中国社会科学出版社,2013年,第46页。)的贸易制度为例,虽然出现过东罗马的拜占庭政府和古代中国政府人为干预而阻碍贸易发展的情况,但不能忽略的是近代和现代贸易相关制度的发展,很大程度是政府推动的结果。在资本主义兴起阶段,为了保证资产阶级利益,贸易扩张一直与军事扩张、殖民活动等结合在一起,这样的发展进程,根本不能用自发演化来概括。第二次世界大战结束后出现的全球化贸易,其制度体系维护的也是发达国家资产阶级尤其是垄断寡头的利益,同时具体的贸易条款是以国家谈判的形式商定的,这也不能完全归结为所谓的自发—扩展秩序。而最近的一个案例是,美国在奥巴马执政期间依靠其总统权力推动形成的、体现美国一部分资产阶级利益的跨太平洋战略经济伙伴关系协定(TPP),被具有强烈保护主义色彩的新一任总统特朗普依靠其行政权力废除了。此事再度证明,时至今日,很多会影响美国及整个世界贸易的规则与体系,很大程度上是由发达资本主义国家代表资产阶级利益的政治家推动的,这表明,市场机制未必如同哈耶克自发—扩展秩序所暗示的:完全是自发演化的结果。

分享到: 0 转载请注明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责编:王禧玉)
696 64.jpg
用户昵称:  (您填写的昵称将出现在评论列表中)  匿名
 验证码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
最新发表的评论0条,总共0 查看全部评论

回到频道首页
wxgg3.jpg
内文页广告3(手机版).jpg
中国社会科学院概况|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简介|关于我们|法律顾问|广告服务|网站声明|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