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历史学
13—14世纪中西文化差异对文献记载的影响 ——《马可·波罗游记》所载忽必烈纪年小考
2019年02月12日 08:46 来源:《清华大学学报:哲学社会科学版》2018年第1期 作者:李鸣飞 字号
关键词:元朝;蒙古;马可·波罗;忽必烈;《史集》;伊斯兰历

内容摘要:13—14世纪,蒙古人对欧亚大陆的征服使得中西方交流空前繁荣。《马可·波罗游记》即当时最重要的东西交流文献之一。马可·波罗在《游记》中对忽必烈登基时间和年龄的记载与汉文史料不同,之前学者认为这只是简单的笔误。通过分析《史集》对蒙古诸汗王生平纪年的记载与汉文史料记载的不同,推测马可·波罗的记载受到了伊斯兰历影响。

关键词:元朝;蒙古;马可·波罗;忽必烈;《史集》;伊斯兰历

作者简介:

  内容提要:13—14世纪,蒙古人对欧亚大陆的征服使得中西方交流空前繁荣。《马可·波罗游记》即当时最重要的东西交流文献之一。马可·波罗在《游记》中对忽必烈登基时间和年龄的记载与汉文史料不同,之前学者认为这只是简单的笔误。通过分析《史集》对蒙古诸汗王生平纪年的记载与汉文史料记载的不同,推测马可·波罗的记载受到了伊斯兰历影响。

  关 键 词:元朝 蒙古 马可·波罗 忽必烈 《史集》 伊斯兰历

  作者简介:李鸣飞,中国社会科学院历史研究所。

  基金项目:2014年国家社科基金青年项目“蒙元时期的海上丝绸之路研究”(14CZS018)

 

  13-14世纪,蒙古对欧亚大陆的征服使东西交流达到了前所未有的高度。这种交流给当时的人们打开新的大门,让他们看到更广阔的世界,使东西方文明更多地融合,进一步发展。交流日趋繁盛的同时,中西文明的差异亦被凸显,文明碰撞的火花在文献中留下各种有趣的细节。例如陶宗仪记载过西域医官为病人进行开颅手术,“取一小蟹”的奇谈,①刘迎胜研究发现“蟹”在波斯语和阿拉伯语中与“癌、肿瘤、恶性溃疡或脓肿”是一个词,讲述者原本说的是肿瘤或者恶性脓肿,在译为中文时变成了“蟹”,平添许多神秘色彩。②这类记录在当时文献中还有不少,有些看似全不可信的天方夜谭,有些又像传抄过程中的简单笔误,其实有相当一部分是中西方语言、宗教、历法等诸方面差异通过记录者之笔留下的痕迹。如果能够在东西方文化中分别追根溯源,很可能就有合理解释。《马可·波罗游记》所载元朝皇帝忽必烈的生平纪年即为一例。

  马可·波罗在中国旅居17年,曾长时间在元朝宫廷生活,对大汗忽必烈有大量描述,其中有些细节相当精确,然而他对忽必烈即位时间和年龄的记载却与《元史》不同。由于《马可·波罗游记》一书版本非常复杂,下文中会提到一些与此问题相关的重要版本,先做一简略介绍。

  《马可·波罗游记》各种版本约有140多种,③可以大致分为两个系统,即F本系统和Z本系统,此外还有重要性不亚于任何抄本的刊本R本。

  F本是学界公认目前所知最早的抄本,采用了最初写作时使用的法兰西—意大利混合语。这个抄本有一系列内容相近、已经亡佚的兄弟抄本,分别从中延伸出用宫廷法语书写的FG系列、托斯卡纳语的T系列、威尼斯语的V系列、拉丁语的P系列和其他一些抄本及译本,从内容来看均可归入F系统,不过这个系统诸版本均不完整,④下文将会提到的FB、LT和P本均属于这一系统。FB用宫廷法语书写,是马可·波罗赠送给法国贵族的经过修订的版本之一。LT本是根据托斯卡纳语本翻译修订的拉丁语本。P本是著名的修士庇庇诺(Friar Pipino)根据威尼斯语本翻译修订的拉丁语本。

  R本由赖麦锡(G.B.Ramusio)于15世纪参考多种抄本校订刊刻,其中有五分之一的内容不见于F系统中的任何一个抄本。以至于Z本被发现之前,R本的可靠性一直受到学者的质疑。

  Z本直到19世纪初才被发现,其内容并不完整,约有三分之一被节略,然而保留下来的部分与F本非常一致。此外Z本有200段F系列抄本中没有的内容,其中五分之三见于R本。也就是说,Z本不但证明了R本的可靠性,同时还提供了大约80段全新的内容。⑤

  下文还会提到的VB和L本也被认为来自F本系统之外的某个早期抄本。VB是一个早期版本的威尼斯语抄本,修辞非常华丽繁复,但没有提供太多新的内容。⑥L则是15世纪的拉丁语简写本。

  由于《马可·波罗游记》的版本如此复杂,因此出现过好几种合校本,即把各重要抄本的内容合在一起校订出版。目前最好的《游记》合校本是慕阿德(A.C.Moule)、伯希和(Paul Pelliot)校译的《世界寰宇记》(The Description of the World)。该本以F本为底本,参考各种版本,加入有价值的内容并标出了各段内容的版本来源。为方便读者阅读,本文引用时用楷体表示插入内容,括号里标注版本来源。根据这个合校本,马可·波罗对忽必烈年龄的记载如下:

  你或许已得知他在耶稣(P)基督诞生后的1256年继承大统,并于当年开始施政,时年二十七岁(VB)⑦……自他开始统治直至如今,即上帝(LT)基督(FB)诞生后的1298年的今天(LT),已有四十二年。他应足约(L)⑧有八十五岁,因此当他即位时大约已经四十三岁(FB)。⑨

  这段记载中两次提到忽必烈的年龄,第一次说忽必烈于“1256年继承大统,并于当年开始施政,时年二十七岁”。其中“时年二十七岁”的说法见于VB本和R本,不见于F系统诸版本和Z本。第二次则说忽必烈在1298年时,“统治已有四十二年”,年龄“应足约有八十五岁”,然后他根据这两个数据推算出忽必烈在1256年“即位时大约已经四十三岁”。“四十三岁”这一内容来自FB本,即马可·波罗后来进行修订、用于赠送法国贵族的宫廷法语本。马可对忽必烈的即位时间和两处对年龄的记载均与我们熟知的不同,以下分别讨论。

  马可·波罗首先写道:“他在耶稣(P)基督诞生后的1256年继承大统,并于当年开始施政,时年二十七岁(VB)。”这里记录了1256年和27岁两个信息。首先,“1256年继承大统”一说有误。亨利·裕尔、冯承钧、慕阿德和伯希和都在注释中指出忽必烈即位于1260年。⑩《元史》中忽必烈的即位时间是“中统元年(1260)春三月戊辰朔”。(11)亨利·裕尔说“然而忽必烈在几年前便作为其兄的将领进入汉地”,(12)暗示马可·波罗可能记录的是忽必烈开始掌管汉地事务的时间。但冯承钧指出在1252年(实为1251年)时,蒙哥汗已经让忽必烈统领漠南汉地军国庶事,至于马可·波罗记录的1256年,则是上都开始建筑的时间。(13)伯希和也提出1256年是开始建筑开平城的时间,即后来的上都。(14)

  这一推测有一定道理。修建开平城是忽必烈成为大汗道路上的标志性事件。可能在忽必烈朝一部分人心中,1256年开府已经奠定了忽必烈成为元朝天子的基础。忽必烈在选定开平作为驻地之前,曾有过犹豫,他询问木华黎的后裔霸都鲁:“今天下稍定,我欲劝主上驻跸回鹘,以休兵息民,何如?”霸都鲁对曰:“幽燕之地,龙蟠虎踞,形势雄伟,南控江淮,北连朔漠。且天子必居中以受四方朝觐。大王果欲经营天下,驻跸之所,非燕不可。”世祖怃然曰:“非卿言,我几失之。”(15)在他的潜邸之臣看来,选定燕地驻扎,是为“经营天下”,成为天子做准备。因此忽必烈特意在1256年命刘秉忠占卜,选择金朝桓州东、滦河北之龙岗,修筑开平城,耗时三年建成,后升为上都。(16)

  此外,1256年还发生了另一件大事,那年春天,蒙哥汗在欲儿陌哥都之地召开忽里勒台大聚会,在这次会上,蒙哥汗决定亲征南宋。(17)由于蒙古大汗登基也须召开忽里勒台大会,马可·波罗,或是给他讲述这一事件的人,可能把蒙哥出征和忽必烈登基的两次聚会弄混了,同时他又得知忽必烈于1256年开始修建上都城,因此说他“1256年继承大统,并于当年开始施政”。也有可能他只记得1256年是一个重要年份,并将其与登基联系在一起。有趣的是,《史集·忽必烈合罕纪》中,1256年也是一个重要年份。《史集》记载忽必烈在1256年攻略大理,并擒获其君主。(18)实际上忽必烈1252年征大理,1253年擒获大理国王。(19)波斯史家也认为1256年在忽必烈的生平中具有重要意义,然而他们也弄错了这一年发生的事件。

  1256年时27岁的记载明显有误。《元史·世祖纪》载忽必烈以乙亥岁八月乙卯生,(20)即公元1215年9月23日。冯承钧“考忽必烈生于1216年”,(21)考证过程不明。但《通制条格》《元典章》《高丽史》《至正条格》中均载有在乙亥日,即“帝本命日”放假的规定。这里的本命日即生年干支对应的日子,因此可以确定忽必烈生于乙亥年。(22)按照这一记载,1256年忽必烈应为实岁41,虚岁42岁。

  为什么会出现“继承大统……时年27岁”这样的记载,推测如下:蒙哥辛亥岁(1251年)召开忽里勒台,登基成为大汗,同时委任忽必烈“领治蒙古、汉地民户”,(23)“尽属以漠南汉地军国庶事”。(24)根据《元史》记载,忽必烈生于乙亥岁,(25)即公元1215年,1251年虚岁37岁。马可·波罗可能将37岁误为27岁。(26)

  “时年二十七岁”来自VB本,(27)F系统其他各本中并没有这一句。R本中有这句话,但贝内带托对R本进行全面分析之后,认为该本以P本底本,参考了V本,L本和VB本,(28)因此R本中的这句话很可能也来自VB本。Z本中没有这个段落。VB本成书于1446年,是一个加入了很多繁复修辞的抄本,但没有增加多少新的内容,慕阿德说他“不得不怀疑”VB本中一些“精美修饰的辞藻仅仅是杜撰出来的”。(29)然而这个抄本却是保留了27岁这一信息的唯一抄本。不过这个年龄与实际情况相差太远,马可·波罗本人可能也对其产生了怀疑。因此他在后面又记载1298年时忽必烈85岁,并根据忽必烈在位42年等信息,计算其1256年即位时应“大约四十三岁”。因此马可在一些经他校订的晚期版本中删去了有关“二十七岁”的内容。

  目前的中文译本中全都没有“时年二十七岁”这一内容。虽然R本中有这一句,但部分译本中也删去了。参考了R本的贝内带托合校本中也没有。但慕阿德合校本《世界寰宇记》编订的原则是“尽可能地把一切内容都包括进去”,一些贝内带托校本中删去的段落,《世界寰宇记》也都收入,(30)因此才保留了“时年二十七岁”这句话。

作者简介

姓名:李鸣飞 工作单位:中国社会科学院历史研究所

课题:

2014年国家社科基金青年项目“蒙元时期的海上丝绸之路研究”(14CZS018)

转载请注明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责编:田粉红)
W020180116412817190956.jpg
回到频道首页
QQ图片20180105134100.jpg
jrtt.jpg
wxgzh.jpg
777.jpg
内文页广告3(手机版).jpg
中国社会科学院概况|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简介|关于我们|法律顾问|广告服务|网站声明|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