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跨学科 >> 科学与人文
开放获取:网络时代科学知识交流新模式
2019年08月13日 09:38 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中国社会科学报 作者:丁大尉 字号

内容摘要:

关键词:

作者简介:

  随着科学信息商业垄断的不断加剧,20世纪末,科学界爆发了一场旨在推动科学信息共享的“开放获取”运动。2001年12月,开放社会研究会在布达佩斯通过了“布达佩斯开放获取计划”(Budapest Open Access Initiative,BOAI),该计划的主要目的是期望通过网络平台建立一个公平、开放、自由的科学交流环境,“加速让所有学术领域的研究文章都能免费供大家取阅”,进而构建起一个以知识公有为基础的新型科学知识生产环境。

  历经二十多年的发展,开放获取已经产生了广泛而深刻的影响。不仅知识的开放获取理念已经广为认可,而且包括公众在内的社会各界对于开放获取的要求也日益强烈。NIH强制性开放获取政策的实施、RCUK对于公共资助研究成果开放获取的支持等都是开放获取发展中的重要事件。在我国,开放获取资源的建设也已经取得了一系列成果。中国科学技术信息研究所与国家科技图书文献中心已经联合建设了中国预印本服务系统,中国科技论文在线、奇迹文库等开放论文网站也产生了一定影响,这些开放资源基本实现了科研论文的自由提交、检索、浏览和在线评论。

  开放获取改变了传统的知识资源库中单向的信息传递模式,极大拓展了科学信息的可获得范围,部分消解了科学界中的“知识壁垒”问题,同时赋予了科学家知识的发布者、评议者和使用者等多重身份。特别是对于学术界新人而言,其成果获得了更多的传播和扩散的机会,近些年网络上不断兴起的各种“平民科学家”即是开放获取不断发展的结果。开放获取重构了当代科学知识的交流体系,使当代科学知识生产活动呈现出以下几个方面的新特征。

  首先,开放获取使当代科学知识生产和评价呈现出明显的协同创作特征。开放获取模式助推了当代科学知识生产的协同创作。在科学知识的生产、交流、评价等各个环节,多主体的开放互动与信息共享已非常普遍。通过开放预印本、开放机构仓储、个人学术博客、开放网站等多种形式,开放获取不但实现了知识跨时空的即时共享和互动交流,同时还实现了科学知识基于网络的开放评议。经过大量同行学者的广泛探讨、磋商,科学知识得以不断修正、完善,直至获得科学共同体的集体认同。显然,这种广泛参与、没有利益干扰的集体获取和评价模式更为开放和自由,开放获取也为科学知识“有条理和有组织的怀疑”提供了新的可能性。同时,这种新的科学交流模式也将带来科学家角色、科学评价标准及知识产品社会显示度的相应变化。

  开放获取环境下,科学家可以实时参与知识的生产过程。一方面,科学家可以就科学问题的合理性、科学方法的可行性及科学数据的可信性进行进一步互动、磋商甚至质疑,从而增强知识的客观性和真理性;另一方面,这种互动磋商也可以保证科研成果效用的最大化,在避免科研成果沦为利益集团的工具的同时,最大程度地促进知识的创新。英国皇家学会在2012年5月发布的《作为开放事业的科学》中指出,开放知识资源不仅能够促进科学的原始性创新,还有助于发现并清理“坏的科学”,从这个意义上讲,开放获取可以极大地促进科研诚信建设。

  其次,开放获取构建了一个多主体参与的知识生产和利益分配场域。开放获取是政府、大学、图书馆、科学共同体、出版商、公众等众多主体集体参与的结果,不同主体之间对于知识的占有和共享诉求关系非常复杂,具有不同利益诉求的行动者逐渐分化为不同的利益主体。高校和科研机构、科学组织、图书情报机构、社会公众可以看作开放获取的助推者,但他们之间仍然存在着态度和认知上的差别。科学共同体由于强烈的知识获取需求成为开放获取最为坚定的支持者,与垄断知识资源的出版商之间的冲突通常也最为尖锐。

  实际上,在开放获取的发展中,政府应有所作为。随着开放获取运动的发展,各国政府特别是西方发达国家纷纷出台了推动开放获取的相关政策。比如,美国政府推出的NIH强制性开放获取;欧盟委员会要求所有由政府资助的研究期刊必须在规定期限内收入机构知识库,等等。中国近些年来也一直致力于构建各种开放机构仓储、建设开放获取平台、推动大学建设开放资源等。但这种情况会带来不同主体之间的利益冲突和调适,比如资助者与研究者之间责权利关系的重新界定。当然也有些学者在试图探讨一些中间道路,比如有学者认为,除政府直接介入知识交流链条以及政府直接进行资助以推动开放共享的策略外,也可以通过减免开放获取期刊出版税等方式对开放期刊进行激励。

  最后,开放获取促进了当代科学的社会功能的不断变化。后学院科学时代的科学研究被赋予了新的功能,科学知识负载了更多的社会目标。科学知识已被视为经济发展和社会进步的重要推动力,越来越多的公众对科学知识表现出了浓厚的兴趣,开放获取知识资源的愿望也越来越强烈,尤其是那些政府资助的科研成果的开放获取。就知识产品的公益性而言,在社会和政府提供资金支持的情况下,知识产品回馈社会是一个基本要求,公众作为纳税人有权享有知识产品,这种委托代理关系也是开放获取所坚持的基本理念。从这个意义上讲,开放获取促进了科学知识与全社会的互动,在使知识产品可以快速及时地被公众获取的同时,不断促进科学社会功能的发挥。

  开放获取模式在最大程度提升社会公众获取科学知识成果能力的同时,还使得公众理解科学成为可能。实际上,近年来随着开放获取的不断深入,很多科学议题成为了公众关注的对象,尤其是那些可能对社会环境、公众健康等产生影响的新成果。而公众参与科学是监督科学家的伦理责任、规避科学技术社会风险的基本前提。基于这一判断,学术出版与学术资源联盟(Scholarly Publishing and Academic Resources Coalition,SPARC)欧洲分部负责人斯旺(A. Swan)在《自然》(Nature)上的评论中曾提出合作迎接挑战的构想,认为未来开放获取的推广实施需要不同政府、大学、学会、资助者、出版商乃至科学共同体的通力合作。

  (作者单位:烟台大学马克思主义学院)

作者简介

姓名:丁大尉 工作单位:烟台大学马克思主义学院

转载请注明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责编:马云飞)
W020180116412817190956.jpg
用户昵称:  (您填写的昵称将出现在评论列表中)  匿名
 验证码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
最新发表的评论0条,总共0 查看全部评论

回到频道首页
QQ图片20180105134100.jpg
jrtt.jpg
wxgzh.jpg
777.jpg
内文页广告3(手机版).jpg
中国社会科学院概况|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简介|关于我们|法律顾问|广告服务|网站声明|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