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考古学 >> 考古动态
山西三项隋唐宋金重要考古发现集体亮相
2016年11月18日 10:19 来源:中国文物报 作者:李政 字号

内容摘要:晋阳古城、蒲州故城、河津固镇瓷窑址三个遗址的重要考古成果集体亮相,来自全国部分省市考古研究机构和高校的专家学者对这三项考古新发现进行了专题研讨。蒲州故城遗址发掘了一段长约130米,主体宽8-10米东西走向的城墙遗址,局部解剖并结合出土遗物分析该城墙始建于北朝,唐代沿用并进行了大规模的增筑,宋金时期废弃,改为建筑基址使用。河津固镇瓷窑址是一处宋金时期瓷窑遗址,清理包括4处制瓷作坊、4座瓷窑炉等遗迹,出土可复原瓷器千余件,瓷器品类有粗白瓷、细白瓷、黑酱釉瓷及三彩瓷,填补了山西地区无相关制瓷遗迹的空白。山西的宋金瓷窑址虽不比五大官窑的规模,但是要想了解中国的陶瓷史必先要了解山西的陶瓷史,许多制瓷工艺和技术都要在山西溯源,河津窑的发掘无疑是将山西的陶瓷考古工作又向前推进了一步。

关键词:考古;遗址;基址;瓷器;瓷窑;山西;宋金;发掘;古城;出土

作者简介:

  11月13日,由山西省考古研究所、中国考古学会宋辽金元专业委员会、太原市文物考古研究所联合举办的“山西2016年隋唐宋金重要考古发现专家会”在太原召开。晋阳古城、蒲州故城、河津固镇瓷窑址三个遗址的重要考古成果集体亮相,来自全国部分省市考古研究机构和高校的专家学者对这三项考古新发现进行了专题研讨。

  2016年山西隋唐宋金时期考古工作有了重要进展。尤其是大遗址考古项目成果突出。晋阳古城遗址发掘的二号建筑基址的西组建筑基址由院墙、道路、山门、庭院、殿堂等遗址组成,中间部分被现代道路叠压。出土有金刚经残碑,以及带有“迦殿”“敕”“隋之晋阳宫”的大量记事残碑,建筑基址周围出土有经幢残段、精致的石雕建筑构件、日用瓷器、吻兽以及大量砖瓦等,据此推断此建筑为皇家寺庙建筑,或为一处大型寺庙建筑的一部分,修建年代为晚唐。东组建筑基址分为三期,第二、三期分别为魏晋十六国和东魏-唐时期,第三期建筑基址平面布局为四周房屋围合而成的院落。两组建筑基址的发掘,揭示了不同时代同一区域的不同类型建筑,对于研究古代建筑的布局与演变具有重要意义。尤其是晚唐大型寺庙建筑,完整和清晰的建筑平面结构,在隋唐佛寺考古中较为少见。发现的“隋之晋阳宫”残碑资料,推断发掘区应是隋代晋阳宫所在区域。发掘者厘清了晋阳古城从早到晚的完整地层,对于建立该地区魏晋-宋的年代序列提供了样本。

  蒲州故城遗址发掘了一段长约130米,主体宽8-10米东西走向的城墙遗址,局部解剖并结合出土遗物分析该城墙始建于北朝,唐代沿用并进行了大规模的增筑,宋金时期废弃,改为建筑基址使用。这段新发现的城墙证实了唐代蒲州城的存在,其年代还可以上溯至北朝时期;同时也为确定北朝至唐代蒲州城的位置、分布范围提供了十分重要的线索和依据,对蒲州故城国家考古遗址公园建设都具有十分重要的意义。

  河津固镇瓷窑址是一处宋金时期瓷窑遗址,清理包括4处制瓷作坊、4座瓷窑炉等遗迹,出土可复原瓷器千余件,瓷器品类有粗白瓷、细白瓷、黑酱釉瓷及三彩瓷,填补了山西地区无相关制瓷遗迹的空白。尤其是通过对金代瓷枕的对比,在美国、日本等地均发现有该窑同类产品,为国内外相关的瓷枕藏品及出土品找到了烧造出处,同时对研究河津窑的瓷器外销有重要价值。

  与会专家认为,近年山西考古隋唐宋金的成果显著,三个遗址的学术意义重大。考古工作者踏实细致的持续工作,为已列入国家考古遗址公园建设立项名单的晋阳古城遗址和蒲州古城保护和遗址公园建设提供了学术支撑,打下了坚实的基础,体现了大遗址考古的重要性和考古工作者专业的匠心和精神。晋阳古城古今城址叠压,地层复杂,也为城市考古提供了一个范例。山西的宋金瓷窑址虽不比五大官窑的规模,但是要想了解中国的陶瓷史必先要了解山西的陶瓷史,许多制瓷工艺和技术都要在山西溯源,河津窑的发掘无疑是将山西的陶瓷考古工作又向前推进了一步。

  专家们还对三个遗址下一步考古工作的开展和保护工作提出了建议。(李政)

分享到: 0 转载请注明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责编:齐泽垚)
W020180116412817190956.jpg
用户昵称:  (您填写的昵称将出现在评论列表中)  匿名
 验证码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
最新发表的评论0条,总共0 查看全部评论

回到频道首页
QQ图片20180105134100.jpg
jrtt.jpg
wxgzh.jpg
777.jpg
内文页广告3(手机版).jpg
中国社会科学院概况|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简介|关于我们|法律顾问|广告服务|网站声明|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