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考古学 >> 公共考古
激发内心的创造力
2017年05月19日 14:40 来源:人民日报 作者:杭侃 字号

内容摘要:但是,高校博物馆展览应该更多地根据各个学科的特点进行组织,如北京大学赛克勒考古与艺术博物馆(以下简称赛克勒博物馆)的基本陈列尽量按照遗迹遗物的组合关系去布展,比如一座墓葬,社会上的博物馆基本都采用的是选取其中一部分精美的文物去组织展览。高校博物馆可根据自己的科研成果去组织展览,结合展览举办研讨会和学术讲座,比如2014年赛克勒博物馆举办了“秦与戎:秦文化与西戎文化十年考古成果展”,展示了5个单位合作10年的早期秦文化研究成果,展览期间图录就已告罄。高校博物馆的展览大多数都可以视作直接服务于学生培养的,本文所说的学生培养特指学生自己策划和组织实施的展览。

关键词:展览;学生;文化遗产;设计;源流;陈寅恪;学术;北京大学赛克勒考古与艺术博物馆;北京大学考古文博学院;科研成果

作者简介:

  “蔡元培与北大”展览正在北京大学赛克勒考古与艺术博物馆举行,蔡元培先生一向十分重视博物馆在美育教育方面的重要作用。我们欣喜地看到,目前中国博物馆正处于一个快速发展期,登记注册的博物馆数量已经达到4692家,博物馆事业在我们的文化建设中成为不可或缺的重要力量。

  高校博物馆也越来越得到社会的关注。清华大学、武汉大学、浙江大学等高校都建造了规模可观的新型现代化博物馆。在国际上,许多一流高校也都拥有驰名的高校博物馆,如牛津大学有五座博物馆,其中的阿什莫林博物馆创建于1683年,是世界上最早向公众开放的博物馆。在2009年,阿什莫林博物馆经过改扩建之后重新向公众开放,英国女王参加了新馆的开馆仪式。

  那么高校博物馆有什么特殊性呢?或者说高校博物馆除了位于高校之内,更多地方便学生和教师群体之外,还有什么不同于社会上的博物馆的功能和职责呢?

  总的来说,高校博物馆的功能和教书育人的宗旨是一致的。我们博物馆的展览都具有教育功能,也可以成为学生受教育的资源,但是,高校博物馆展览应该更多地根据各个学科的特点进行组织,如北京大学赛克勒考古与艺术博物馆(以下简称赛克勒博物馆)的基本陈列尽量按照遗迹遗物的组合关系去布展,比如一座墓葬,社会上的博物馆基本都采用的是选取其中一部分精美的文物去组织展览,而我们的展览方式可以提供完整的研究信息;高校博物馆还可以根据教师的教学需要去设计展览,如我们正在筹划的“陈寅恪的南北朝”的展览,教师在组织读书班的同学研读陈寅恪先生关于南北朝著述的基础上,用陈寅恪先生自己的话去组织展品,这样既对相关文献进行了深入的学习,又能使学生知道哪些学术观点是可以反映在物质文化资料上的,从而加强学生用文献与考古资料相结合的办法去进行历史研究的能力。

  高校博物馆可根据自己的科研成果去组织展览,结合展览举办研讨会和学术讲座,比如2014年赛克勒博物馆举办了“秦与戎:秦文化与西戎文化十年考古成果展”,展示了5个单位合作10年的早期秦文化研究成果,展览期间图录就已告罄。但是,还有一类与科研相关的展览几乎没有开展,就是在文化遗产领域,一篇好的论文或者专著本身就可以成为一个好展览的基础,这类展览如能开展,将会加大我们展览的学术含量,同时,也加速科研成果的社会推广。

  高校博物馆的展览大多数都可以视作直接服务于学生培养的,本文所说的学生培养特指学生自己策划和组织实施的展览。近两年来我们让学生自主策划了“燕园记忆”,展出从全校毕业生中征集来的值得纪念的物品;结合考古专业本科田野发掘实习期间开展的公众考古工作,让不同专业的学生合作策划了“墙内外:北京大学平粮台考古队2016年社区考古展”。

  高校博物馆不同于社会博物馆的另外一个重要方面,是高校肩负着提升广大学生对考古与艺术理解、欣赏能力的责任。当前,中国越来越重视传统文化的传承与发展,反映了处于时代变革中的国人寻求建立文化自信的诉求。但怎样才能“让文物活起来”,让传统文化的传承形成良性循环,还面临很多瓶颈。突破瓶颈寻求发展,这是文化遗产保护工作者必须回答的问题。正如学者哈里森所说:“遗产不能仅仅理解为对存留至今的古物进行被动地保护,它还是一种将物、场所与实践主动聚集起来的过程,其中,我们的选择犹如一面镜子,映照着我们在当代所持并希冀能带进未来的某种价值体系。”

  高校博物馆可从理论和实践层面对于文化遗产的保护利用进行更好探索,这也是北大考古文博学院发起“源流运动”的初衷。自2015年9月起,“源流运动”举办了“首届高校学生文化遗产创意设计赛”,结合大赛,赛克勒博物馆举办了“看见桃花源——源流·首届高校学生文化遗产创意设计赛成果展”。在活动期间陆续推出了“云想衣裳花想容——考古与当代服装设计”“念念敦煌文创手作工坊”等活动,微信平台也推出了“一物”“观展”“创艺”“节气”等栏目。“源流运动”中的所有项目均由学生参与或主导,旨在通过多元化的培养方式使学生加深对学科的认识,在不同的专业领域得到历练。

  人类历史200余万年,从一柄石斧到现代城市,我们以设计改变命运,同时不忘追求美的情感。中国5000年来,以这样的渴望创造了灿若星河的文化遗产,然而如今,它们却沉默于博物馆与荒野,成为往昔消退的标本。考古的目的在于追本溯源,而一切古代遗物,无不凝聚着先人的设计理念和精神。因此,北京大学考古文博学院搭建“源流运动”这个古代文化与当代设计的交流平台,去分享那些永不过时的美好,探寻真正融合传统与当代的设计,以解放古物,唤醒创造力,让传统美重回日常。

  这是北京大学考古文博学院在文化遗产创意设计赛的启事中所说的话。我们希望通过“源流运动”,用中国之眼看待中国的文化。一所著名大学的博物馆在保持学术严谨的同时,能够为中华传统文化的复兴做出探索性的努力,这是时代赋予我们的使命。(原文刊于《人民日报》2017年5月18日24版)

分享到: 0 转载请注明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责编:齐泽垚)
696 64.jpg
用户昵称:  (您填写的昵称将出现在评论列表中)  匿名
 验证码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
最新发表的评论0条,总共0 查看全部评论

回到频道首页
wxgg3.jpg
内文页广告3(手机版).jpg
中国社会科学院概况|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简介|关于我们|法律顾问|广告服务|网站声明|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