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教育学 >> 职业技术教育学
对1+X证书制度的几点认识
2020年01月16日 16:04 来源:《中国职业技术教育》2019年第7期 作者:孙善学 字号
关键词:1+X证书制度;类型教育;培训评价组织

内容摘要:1+X证书制度是未来指导职业教育活动的基础性制度,是对接科技发展趋势和市场需求的重要机制,也是深化产教融合、校企合作的制度保障。深刻认识1+X证书制度创新的重大意义,对开展相关试点工作极其重要。

关键词:1+X证书制度;类型教育;培训评价组织

作者简介:

  作者简介:孙善学(1966- ),男,博士,教授,北京电子科技职业学院党委副书记,院长,中国职业技术教育学会副会长,中华职业教育社常务理事,北京市教育督导学会副会长,主要研究方向为职业教育。北京 100176

  内容提要:《国家职业教育改革实施方案》明确了职业教育是类型教育,并为这一类型教育设计了“学历证书+职业技能等级证书”制度(即1+X证书制度)。1+X证书制度是未来指导职业教育活动的基础性制度,是对接科技发展趋势和市场需求的重要机制,也是深化产教融合、校企合作的制度保障。深刻认识1+X证书制度创新的重大意义,对开展相关试点工作极其重要。

  关 键 词:1+X证书制度 类型教育 培训评价组织

  中图分类号:G710 文献标识码:A 文章编号:1004-9290(2019)0007-0072-05

  一、1+X证书制度是契合类型教育的评价制度

  《国家职业教育改革实施方案》(职教20条)明确了职业教育是类型教育,任何一种类型教育都要有与其教育功能和活动特征相契合的培养模式和评价制度。职业教育是使人与职业相结合的教育过程,以面向市场、服务发展、促进就业为导向,以产教融合、校企合作、能力本位、德技并修、工学结合、双元育人、育训并重、面向人人为主要特征。学校职业教育不仅要具备正规学历教育的规范性、严谨性,也要有面向市场、服务发展、促进就业的灵活性、针对性。因此,对学校职业教育学习成果的评价及证明应该是学校教育的普遍性与不同行业企业职业要求的特殊性的有机结合,这是建立1+X证书制度的逻辑根源。

  职业教育具有明显的跨界、跨行、跨域特征,教育活动特点往往归纳为一对矛盾要素的对立统一,譬如“产—教”“校—企”“工—学”“理—实”“双元”等,1+X就是学校学历教育和社会用人需求两个方面要素的对立统一,反映出职业教育活动的内在规律。经过学校和社会共同认可的职业教育标准,不仅是针对学龄人口的国民教育标准,也是针对社会成员的人力资源开发标准,既服务于学校与学生,又服务于社会与企业员工。从这个意义上讲,1+X证书制度是教育制度,也是就业制度。

  教育目标、教学标准、培养模式、评价制度是类型教育的环环相扣的核心要素,决定着课程体系、组织方式、教学主体和运行机制的特点。将1+X证书制度作为学校职业教育的培养模式和评价制度,就意味着办学方式是产教融合、校企合作,学校要积极利用企业等外部力量“双元”协同育人;教育标准是学校内部标准和行业企业等社会用人标准的有机结合;人才评价是对学校自主评价和学校之外社会化评价的综合应用。1+X证书制度促进了职业院校评价向社会开放,也必将增强职业院校评价的社会影响力,将教育性与社会性的结合提升到一个新高度。

  需要注意的是1+X不是一个证书,而是两种证书的有机结合。“1”与“X”相对独立,发证主体不同,评价标准和规范不同,均有各自的社会公信力。在院校内推广使用的“X”(职业技能等级证书)由国务院教育行政部门负责把关和背书,它不仅是技术标准或行业企业标准要求的准确体现,还应该是能够在院校实施的职业教育或培训标准,这一点与国务院其他部门或市场中流行的社会化证书有所不同。当然,这种“X”证书除了服务于院校人才培养之外,还可以面向企业职工或其他社会学习者服务,独立地承担技术或技能评价功能,并可纳入职业教育“学分银行”账户。

  此外,在职教20条的工作具体目标中提到,“到2022年一大批普通本科高等学校向应用型转变”“从2019年开始在职业院校、应用型本科高校启动1+X证书制度试点工作”。将这两句话联系起来理解,1+X证书制度可能会作为普通本科学校向应用型转变在人才评价方面的一个要求,毕业生是否取得、有多少比例取得“X”证书也是判断转变与否的一个标志。

  二、1+X是实践基础上的制度设计

  早在1993年,《中共中央关于建设社会主义市场经济体制若干问题的决议》就正式提出“实行学历文凭和职业资格两种证书制度”。之后的25年中,前10年在职业院校开展了“两种证书”试点,后15年着力推行“双证书”制度,双证书制度实践探索不断深化,对促进教育教学改革、培养学生职业技能、提高就业能力发挥了重要作用,积累了宝贵经验。随着时代发展和科技进步,实行双证书制度出现了一些新问题。

  一是现代科技革命对传统产业体系和社会分工体系产生着巨大影响,相对于不断涌现的新职业,职业资格证书开发速度跟不上形势发展变化。同时,在深化“放管服”改革背景下,国家对职业资格证书的数量做了较大幅度减少,目前仅保留了140种,除了涉及国家财产、人民生命健康安全、消费者权益等资格类证书之外,将职业(工作)规范要求、职业技能评价等责权下放给行业企业。现有职业资格证书覆盖面不够、更新周期长,出现不够用、不好用、跟不上的情况。

  二是由行业企业组织开发的社会化证书,总体而言,通用性强、认可度高、含金量足的不多,大多数证书存在着口径宽窄不一、内容交叉重叠、稳定性不足、适用范围不广和规范性不强等问题,还不能满足职业院校人才培养需要。

作者简介

姓名:孙善学 工作单位:北京电子科技职业学院

转载请注明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责编:毕雁)
W020180116412817190956.jpg
用户昵称:  (您填写的昵称将出现在评论列表中)  匿名
 验证码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
最新发表的评论0条,总共0 查看全部评论

回到频道首页
QQ图片20180105134100.jpg
jrtt.jpg
wxgzh.jpg
777.jpg
内文页广告3(手机版).jpg
中国社会科学院概况|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简介|关于我们|法律顾问|广告服务|网站声明|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