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教育学 >> 职业技术教育学
王春旭 朱俊:技能形成中的校企合作
2019年05月22日 14:15 来源:《教育学术月刊》2018年第6期 作者:王春旭 朱俊 字号
关键词:技能形成;技术复杂性;治理结构;校企合作;组织形式

内容摘要:在以职业院校为中心的中国技能形成体系中,技能本身的异质性和学习过程的内隐性,让原本封闭的职业教育体系不得不开放其教学过程来满足市场的需求,并构成了多元化的职业院校校企合作改革微观基础。

关键词:技能形成;技术复杂性;治理结构;校企合作;组织形式

作者简介:

  原题:技术复杂性与治理结构:技能形成中的校企合作

  作者简介:王春旭,男,教授,中山火炬职业技术学院院长,研究方向:职业教育管理;朱俊,男,中山火炬职业技术学院办公室助理研究员,研究方向:职业教育管理、教育计量,广东 中山 528437

  内容提要:在以职业院校为中心的中国技能形成体系中,技能本身的异质性和学习过程的内隐性,让原本封闭的职业教育体系不得不开放其教学过程来满足市场的需求,并构成了多元化的职业院校校企合作改革微观基础。文章通过对市场里校企合作内部组织形态的观察,将技能形成的内部要素简化为一个技能形成的技术复杂性与绩效评估的难易程度的表征函数,发现从市场交易到多元主体,股权混合直至最后的纵向一体化,校企之间的合作形式实际上是按照“生产”技能的技术复杂性,共同构建的一个关于技能形成的治理结构。

  关 键 词:技能形成 技术复杂性 治理结构 校企合作 组织形式

  中图分类号:G71 文献标志码:A 文章编号:1674-2311(2018)6-0048-08

  很少有国家勇于将一个高度行政壁垒下的基层组织控制权与市场主动分享,中国的职业教育便是其中之一。

  一、问题的提出

  职业教育作为一种特殊的教育类型,诞生以来就与产业天然联系在一起,不受经济周期与时空环境影响。自1866年左宗棠依托福建马尾船厂建立福建船政学堂以来,历经实业学堂(晚清)、实业学校(民国),行业办学(新中国成立至20世纪90年代以前),均是依托企业(行业)办职业教育。20世纪90年代后期,受当时国务院机构调整与市场经济体制改革影响,历时7年出台的《职业教育法》(1996年)确立了以学校为主体并独立于市场的职业教育体系[1]。这就让职业教育面临着一个现实障碍:一方面,行政壁垒和租金最大化将职业教育限定在一个独立于市场的组织架构内;另一方面,每年为劳动力市场提供近1700万[2]技术人才的技能体系不得不主动“拥抱”市场才能“活得体面”。这就形成了一个类似于“诺斯悖论”的衍生悖论:职业教育制度租金的最大化与技能人才培养的效率之间的矛盾,需要通过基层组织创新,即校企合作来进行调和。

  在不改变职业教育基本制度的前提下,校企合作已成为职业教育的“刚需”。从类型看,主要分为:订单班型、引企入校、引校入企、校企共建企业实体、校企共建企业学院和现代学徒制等模式[3]。不同模式中的校企双方的利益联结方式不一样,如订单班模式中,由学校与企业签订明确双方权利和义务的以各自要素等价交换为核心的校企合作协议,双方按照协议履行相关权利与义务。这些校企合作模式对学院和企业来说都具有规避价格风险和减少交易成本和分散经营风险的实惠,为双方互动产生正向协同效应提供了合作平台。

  然而,技能形成的过程充满不可控因素太多:学生的天资禀赋、教师(师傅)的技能水平与教学能力不一而同,培养周期长,市场技能价格不断变化,都增加了学生个体、学校投入职业教育的市场风险性。一方面,与企业常规生产不同,技能形成过程中教学活动的定量化和标准化困难,会导致双方对技能形成过程中的监督、评价、考核成本增加,并通过特殊的“双轨制”将成本导向校企双方(朱俊,2016),实际上,校企双方是在一个特定的制度空间和组织框架内形成了一种竞争性合作关系[4],合作关系的维持取决于制度保护的边界、合作收益成本的权衡以及双方产权是否清晰界定。另一方面,技能形成过程中的校企合作具有高度的资产专用性,受到来自市场与培养过程的不确定性和合作频率等交易特性的影响[5],加之客观上存在的产权模糊性与合约不完全性[6][7]使得校企双方的利益联结不牢靠,导致校热企冷的现象普遍存在。正是由于不同组织形式的制度安排不同,对两类主体协作的影响程度不同,导致了不同校企合作模式治理效率的分野。

  我们面对这样的一个现象:现实中能够成功开展校企合作的职业院校大都基于校企之间紧密情感联系建立的独特组织形式(模式)。以往的校企合作理论往往聚焦于产业密度、产权结构、制度约束、办学模式与治理效率的关系上,而将这种组织策略响应以及带来的关系治理变革排除在考察的视野之外。[8]一个重要的原因是中国职业教育的组织形式与治理结构上的独特性,校企合作的一些前提性假设较其他职教主流国家有很大的不同,但更重要的原因在于技能本身的异质性和学习过程的内隐性,在理论上具有很大的挑战性。

  本文通过对现实中职业院校校企合作的组织形式多样性的研究表明:既然校企合作已经构成了职业教育市场化改革有效途径的微观基础,那么实践意义上的校企合作的深浅是否能作为衡量职业院校技能人才培养水平的标准?进一步的问题是,校企之间无论是哪一种组织形式的创新,技能的异质性与内隐性是否能够构成解决校企合作问题的全部解释变量?本文从技能形成的特征切入,解析职业院校选择校企合作组织形式与治理结构之间的联系。

  二、校企合作组织形式:一个新制度经济学的概述

  (一)职业院校与校企合作

  传统观点认为学校作为人才培养的机构,与从事产品生产的企业存在巨大的差异。这是因为学校对人力资本的“生产”,不仅承担了知识传递和创新,还肩负着道德、价值和文化的扬弃,因此与企业有了本质的不同。但市场里的学校,特别是职业院校作为技能供给单位,企业通过购买职业院校培养的劳动者技能进行生产,成为市场环节中生产要素供给端之一。这一背景约束下,职业院校与企业同为价格机制的代替物,都为有效配置资源效率而存在。

作者简介

姓名:王春旭 朱俊 工作单位:中山火炬职业技术学院

转载请注明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责编:毕雁)
W020180116412817190956.jpg
用户昵称:  (您填写的昵称将出现在评论列表中)  匿名
 验证码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
最新发表的评论0条,总共0 查看全部评论

回到频道首页
QQ图片20180105134100.jpg
jrtt.jpg
wxgzh.jpg
777.jpg
内文页广告3(手机版).jpg
中国社会科学院概况|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简介|关于我们|法律顾问|广告服务|网站声明|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