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教育学 >> 学前教育
美国幼儿园、家庭与博物馆的合作共育
2016年07月12日 15:51 来源:《学前教育研究》 作者:李生兰 字号

内容摘要:美国幼儿园、家庭与博物馆已经形成了一种教育合力,共同促进儿童发展。这启示我们应深刻认识和充分发挥博物馆的教育功能,应通过幼儿园、家庭与博物馆的三方合作确保参观博物馆活动的成效,要全面提升幼儿园教师与家庭、博物馆合作的能力。

关键词:儿童参观;家庭参与;博物馆资源;合作共育

作者简介:

  作者简介:李生兰,华东师范大学学前教育与特殊教育学院教授,博士生导师(上海 200062)。

  内容提要:美国许多幼儿园不仅经常组织儿童外出到博物馆参观,而且还指导家长利用双休日和节假日带领孩子去博物馆游玩;美国许多博物馆通过提供免费参观机会、给儿童安排适宜活动等鼓励幼儿园的来访,并努力提高参观活动的质量。美国幼儿园、家庭与博物馆已经形成了一种教育合力,共同促进儿童发展。这启示我们应深刻认识和充分发挥博物馆的教育功能,应通过幼儿园、家庭与博物馆的三方合作确保参观博物馆活动的成效,要全面提升幼儿园教师与家庭、博物馆合作的能力。

  关 键 词:儿童参观 家庭参与 博物馆资源 合作共育

  基金项目:教育部人文社会科学研究规划项目“新时期幼儿教师专业准入标准的研制研究”(编号:11YJC880039)。

  “博物馆,是指以教育、研究和欣赏为目的,收藏、保护并向公众展示人类活动和自然环境的见证物,经登记管理机关依法登记的非营利组织。”[1]2015年2月9日,我国颁布了《博物馆条例》(国务院令第659号),指出“国务院教育行政部门应当会同国家文物主管部门,制定利用博物馆资源开展教育教学、社会实践活动的政策措施。地方各级人民政府教育行政部门应当鼓励学校结合课程设置和教学计划,组织学生到博物馆开展学习实践活动。博物馆应当对学校开展各类相关教育教学活动提供支持和帮助。”这为我国幼儿园与家庭合作运用博物馆资源对儿童进行教育,既创造了机遇,也带来了挑战,有必要向世界教育发达国家学习相关成功经验。

  为了解美国幼儿园、家庭与博物馆合作的路径,研究者拟采用间接观察的方法,通过中介物来观测所要调查的对象,为此选用了观察“物质痕迹”的方式,①对宾夕法尼亚州匹兹堡市、伊利诺伊州厄巴纳—香槟市的幼儿园②的《简介》《家长手册》《学年计划》《家园小报》《家长园地》《未来大事》等累积物进行测量,分析其幼儿园、家庭与博物馆共育的具体举措,以期为我国幼儿园更好地与家庭共同运用博物馆资源、促进儿童健康快乐成长提供借鉴和参考。

  一、美国幼儿园、家庭与博物馆合作共育的现状

  (一)幼儿园组织儿童到博物馆参观

  许多幼儿园都在《简介》上说明会带儿童走出园门,到当地的博物馆去参观游览。例如,FBC幼儿园③在其《简介》上就直接写道:“每年我们都会组织儿童外出活动,到附近的博物馆等场所去参观,届时欢迎家长在交通工具等方面给我们提供帮助”。再如,UP幼儿园在《简介》的“家庭参与”一栏中写道:“家长除了可以参加我们在园内的日常活动以外,还可以加入我们在园外的游览活动,各班教师会组织儿童短途郊游(如步行去附近的博物馆),以帮助儿童探索我们的社区;我们鼓励家长志愿者协助班级教师开展各种远足活动”。幼儿园简介是幼儿园的一面镜子,通过它可以反映幼儿园的教育理念、教育内容、教育途径,促使家长认可幼儿园的办园宗旨,为幼儿园、家庭与博物馆的合作共育指明前行的方向。

  许多幼儿园会在《家长手册》上强调要组织儿童外出,到附近的博物馆去参观游玩。例如,CMU幼儿园在其《家长手册》上写道:“我们会安排参观郊游的具体时间,带领儿童步行到附近的博物馆等场所去游玩;每次外出活动之前,我们都会要求家长签字,同意我们带上你的孩子参加活动、购买门票;我们将确保成人与小班和中班儿童的比率是1:3、成人与大班儿童的比率是1:4;我们会提前把儿童分配给指定的成人;我们会给每个儿童戴上印有幼儿园名称和电话号码的标志牌”。《家长手册》是幼儿园的另一扇窗户,打开它可以了解幼儿园的家长观、儿童观、教育观,帮助家长消除对孩子外出活动危险的顾虑,为幼儿园、家庭与博物馆的合作共育提供信念保障。

  许多幼儿园会在其《学年计划》上列出将要参观的博物馆及日程安排。例如,FBC幼儿园在《2014-2015学年计划》上写道:“2015年3月17日至18日,4~5岁儿童班将参观威廉M.圣阿尔凯尔天文馆(William M.Staerkel Planetarium),上午9:35离开幼儿园,下午12:40回到幼儿园;5月7日至8日,4~5岁儿童班将到奥芬儿童科学博物馆(Orpheum Children's Science Museum)去游玩,上午10:00离开幼儿园,下午1:00回到幼儿园”。[2]学年计划通常通过每月的活动安排来实现。例如,FBC幼儿园在其《2015年3月活动安排》中会重申:“3月17日至18日,星期二至星期三,4~5岁儿童班将去威廉M.圣阿尔凯尔天文馆参观”;[3]在其《2015年5月活动安排》中会再次强调:“5月7日至8日,星期四至星期五,4~5岁儿童班将去奥芬儿童科学博物馆探索”。[4]此外,FBC幼儿园还提早制定了《2015-2016学年计划》,拟定“2016年4月7日至8日,4~5岁儿童班将去参观威廉M.圣阿尔凯尔天文馆,上午9:35离开幼儿园,下午12:40回到幼儿园;5月12日至13日,4~5岁儿童班将去游览奥芬儿童科学博物馆,上午10:00离开幼儿园,下午1:00回到幼儿园”。[5]《学年计划》是幼儿园的全年工作计划,通过它可以看出幼儿园组织儿童参观博物馆活动的计划性、针对性、可行性,促使家长提前预留好自己的时间,为幼儿园、家庭与博物馆的合作共育搭建宽阔的平台。

  许多幼儿园还会在《家园小报》上呈现即将参观某个博物馆的邀请、时间、地点、要求、致谢等。例如,CMU幼儿园在2015年3月《家园小报》的“家庭的社会组织”一栏里写道:“在接下来的几周里,我们安排了很多有趣的参观博物馆的活动,我们鼓励每个家庭积极参与,我们希望你们能够参加其中的一个活动或各种活动:1.参观卡耐基自然历史博物馆(Carnegie Museum of Natural History)。当孩子们把在课堂上学过的有关恐龙的知识带到生活中去的时候,请你加入孩子们的活动!孩子们将以自助游的方式,发现骨骼化石,参观恐龙展览,探索博物馆。参观时间:2月27日,星期五,下午12:30-2:30;参观地点:卡耐基自然历史博物馆,在登记处集合。2.参观海因茨历史中心(Heinz History Center)。孩子们将参加匹兹堡游戏之旅,观看生长在宾夕法尼亚州西部的儿童所喜欢的玩具、游戏和活动。当孩子们探索博物馆的时候,他们就能想像得出生长在宾州西部的儿童,发现很久以前就深受喜欢的玩具。孩子们还能观看“罗杰斯先生和匹兹堡”这个传统创新展览。这些活动都是与孩子们本月在幼儿园研习匹兹堡的主题密切相联的。参观时间:3月10日,星期二,上午10:00-12:00;参观地点:海因茨历史中心,在街对面有停车场;门票:每个儿童6美元,每个成人6.50美元。请在3月3日星期二之前,把钱装在信封里带来,并在信封上写上‘家庭的社会组织:参加海因茨历史中心活动的儿童和成人的人数’”。[6]再如,FBC幼儿园园长在2015年5月《家园月报》上写道:“所有4~5岁班的儿童,将在5月7日星期四、5月8日星期五,去参观奥芬儿童科学博物馆。请家长志愿报名,帮助我们驱车旅行。我非常感谢你们在这一年里帮助我们进行实地考察,没有你们的帮助,我们就无法到达各个有趣的景点。”各班教师还写道:“我们上午班的儿童,将于5月7日星期四去奥芬儿童科学博物馆游玩;我们下午班的儿童,将于5月8日星期五去奥芬儿童科学博物馆游玩。请家长签名帮助我们开车参观,我们需要许多人监管这次参观活动”。[7]《家园小报》是幼儿园家长工作的一种便捷形式,通过它可以看出幼儿园组织儿童参观博物馆活动的目标、内容、形式,促使家长积极主动加入进来,为幼儿园、家庭与博物馆的合作共育提供携手的良机。

  许多幼儿园还在《家长园地》上呈现参观某些博物馆的意图、特点与成效。例如,在CC幼儿园,研究者看到大班《家长园地》里张贴的当地报纸,报道了该园儿童参观纳特艺术博物馆(Krannert Art Museum)的消息,并刊登了18位儿童在馆厅雕塑前的照片,此外还特别说明了这次参观活动取得了极好的效果。再如,在M幼儿园,研究者看到大班《家长园地》里的“每月简报”上写着:“我们期待着现在的管弦乐单元的学习活动,能通过月底参观纳特表演艺术中心(Krannert Center for the Performing Arts)这一活动达到顶峰”。研究者还看到中班《家长园地》里的“每月简报”上写着:“4月份儿童的主题学习活动是了解围绕太阳运转的天体,4月16日我们已带领儿童参观了威廉M.圣阿尔凯尔天文馆,儿童现在都会唱有关天体的歌曲了”;小班《家长园地》里的“每月简报”上写着:“我们将于4月28日去奥芬儿童科学博物馆探索,我们需要2-4位家长的帮助,如果哪位家长能给予帮助,请告诉我们”。又如,在FBC幼儿园,研究者看到各班《家长园地》里的“每月计划”上都写着:“儿童将于4月16日-17日去奥芬儿童科学博物馆游览,请家长们在班级门口签名,以表示你同意孩子参加这项活动”;其“每月简报”上都写着:“儿童将于4月16日-17日去奥芬儿童科学博物馆参观,这是十分有趣有意义的事情,如果哪位家长能帮助我们开车去,请签名”。此外,研究者还看到幼儿园《家长园地》里的“学年计划”上写着:“儿童将于3月11日-12日去威廉M.圣阿尔凯尔天文馆参观,上午9:35从幼儿园出发,下午12:40回到幼儿园,参加者都需要购买门票;儿童将于4月15日-16日去奥芬儿童科学博物馆参观,上午10:00出发,下午1:00返回”。《家长园地》是幼儿园家长工作的一种重要形式,通过它可以理解幼儿园组织儿童参观博物馆活动的意义、过程、收获,强化家长参教助教的行为,为幼儿园、家庭与博物馆的合作共育营造升华的空间。

  综上所述,可知美国幼儿园不仅在日常活动中重视组织儿童外出参观博物馆,而且重视通过多种形式与途径,向家长传递孩子参观博物馆的信息,并邀请家长参与,争取家长的支持,这样既维护了家长对孩子教育的知情权、参与权,又密切了家园之间的关系,此外还能引发家长对博物馆这一社区教育资源的高度重视。

分享到: 0 转载请注明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责编:毕雁)
W020180116412817190956.jpg
用户昵称:  (您填写的昵称将出现在评论列表中)  匿名
 验证码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
最新发表的评论0条,总共0 查看全部评论

回到频道首页
QQ图片20180105134100.jpg
jrtt.jpg
wxgzh.jpg
777.jpg
内文页广告3(手机版).jpg
中国社会科学院概况|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简介|关于我们|法律顾问|广告服务|网站声明|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