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教育学 >> 普通教育学
王萍 等:高中学生课堂提问的体验研究
2019年08月13日 09:49 来源:《中国教育学刊》2018年第12期 作者:王萍 孔青霞 字号
关键词:高中学生;课堂提问;学生体验

内容摘要:为增加学生课堂提问的积极体验,教师应建立“替代父母”的教育关系,在教学境域中把握提问时机,运用同情性理解改善学生提问体验。

关键词:高中学生;课堂提问;学生体验

作者简介:

  原标题:高中学生课堂提问的体验研究

  作者简介:王萍,河南大学教育科学研究所副教授,硕士生导师;孔青霞,河南大学教育科学学院硕士研究生。河南 开封 475001

  内容提要:课堂提问是最常见的教学手段,已有研究成果丰硕,但多为教师立场。本研究以教育现象学为视域,从学生立场出发,通过问卷调查学生对课堂提问的认知,深度访谈搜集学生的课堂提问体验故事,分析发现教师反馈决定学生课堂提问体验,同伴表现影响学生课堂提问体验,成绩高低不是学生课堂提问体验的决定因素。为增加学生课堂提问的积极体验,教师应建立“替代父母”的教育关系,在教学境域中把握提问时机,运用同情性理解改善学生提问体验。

  关 键 词:高中学生 课堂提问 学生体验

  标题注释:本文系国家社会科学基金(教育学)青年课题“教育现象学的理论与实践研究”(项目编号:CAA130121)研究成果。

  [中图分类号]G42 [文献标识码]A [文章编号]1002-4808(2018)12-0077-04

  课堂提问作为最常见的教学手段,自教学活动产生伊始就随之出现,相关成果也较为丰硕。已有研究多从教师立场探讨课堂提问的模式功能、提问策略与技巧及提问有效性等技术层面的内容,专注于如何更有计划、更高效地使课堂提问发挥更大功效。此立场下,教师是教书匠,学生是知识的容器;教师与学生的关系仅仅维系于教与被教的关系,失去了人与人相处的温情。本研究基于教育现象学视域,从学生视角思考课堂提问,“直接面对学生的生活世界和生活体验,并对它们做有益的反思,从而形成一种对教育的具体情况的敏感性和果断性”[1]。在教育教学过程中,学生是一切教育活动的重要参与者,其对教育生活世界的体验和感知,是决定教育活动成效的重要因素。教师眼中非常重要的课堂提问,学生是否认同其必要性?对学生而言,课堂提问能发挥什么样的作用?他们被提问时的情绪体验如何?他们对课堂提问有什么样的期许?哪些因素可能影响他们对课堂提问的体验?学生的体验对有效的课堂教学有什么样的启示?本研究尝试在问卷调查、深度访谈的基础上回答这些问题。

  一、学生对课堂提问的认知

  本研究调查对象为K市在校高中学生,共发放问卷770份,回收问卷741份,其中有效问卷732份,有效回收率为95.1%。

  (一)学生对课堂提问必要性的认知

  以爱德华·李·桑代克(Edward Lee Thorndike)为代表的刺激—反应理论强调学习发生的原因在于外部强化[2],如果把教师的提问当作对学生的刺激,那么学生的回答就是对刺激的反应。教师通过提问来刺激学生,学生通过问答获取知识、习得能力。课堂提问是学生获取知识的重要手段,被教师普遍认可并广泛使用。但学生是否认可课堂提问的必要性?他们对课堂提问必要性的认知直接关系到课堂提问的效果。在课堂提问的必要性上,207人(占28.3%)认为非常有必要,487人(占66.5%)认为有必要,只有38人(占5.2%)认为没有必要。绝大多数学生对高中课堂提问的价值有积极的认知,认为课堂提问是一种有益的外部刺激,有助于学生的学习。

  (二)学生对课堂提问作用的认知

  美国教学论专家克拉克(Leonard H.Clark)和斯塔尔(Irving S.Starr)认为课堂提问具有查明学生所不知道的知识、查明学生是否掌握某项知识、发展思维能力、促进学生学习等19种功能[3],这种归纳虽然详细,但项目过多,重点不突出。我们认为有效的课堂提问可以加深学生对知识的理解,提高学生有条理地表达自己观点的能力,而正确回答课堂提问能够提高学生的自信,这是课堂提问对学生而言最重要的作用。问卷调查显示,分别有454人(占62.0%)认为课堂提问对知识理解非常有帮助;402人(占55.0%)认为对语言表达非常有帮助;370人(50.6%)认为对提高自信非常有帮助。可见学生对课堂提问有助于知识理解的认同度更高,而在课堂提问提高学生语言表达能力和自信心方面,需要教师恰当把握对课堂提问的时机,给学生预留充裕的思考时间。

  (三)学生对课堂提问的情绪认知

  在课堂提问中,被提问到和未被提问到的感受是不同的,回答问题前和回答问题后的体验也是不同的。问卷调查显示,39人(占5.3%)感到高兴,475人(占64.9%)感到紧张,218人(占29.8%)没感觉;未被提问到时,71人(占9.7%)感到遗憾,192人(占26.2%)感到庆幸,469人(占64.1%)没感觉;回答问题后,感到高兴的有291人(占39.8%),感到失落的有23人(占3.1%),没感觉的有418人(占57.1%)。学生对课堂提问的情绪认知受许多因素的影响,其中比较重要的是受学生认知方式的影响,这可以用美国心理学家赫尔曼·维特金(Herman Witkin)提出的场独立与场依存认知方式进行解释。场独立型的学生对客观事物作判断时,常常利用内部的参照,不易受外来因素的影响,独立对事物作出判断;场依存型的学生对事物作出判断时倾向于以外部参照作为信息加工的依据,容易受周围人们,特别是权威人士的影响,善于察言观色[4]。如果学生是场独立型认知方式,周围的情境对学生的影响不大,但原有的课堂提问体验、学生的性格特点等会是重要的影响因素。如果之前经历的课堂提问总是回答非常正确,教师及时给予表扬和鼓励,则会是积极情绪体验;如果之前经历的课堂提问总是回答错误,教师给予否定或批评,则会是消极的情绪体验。如果学生是场依存型认知方式,其情绪体验更多受提问情境的影响,如教师的提问方式、教师的反馈方式、教师的表情、教师的动作或者班级氛围、周围同学的态度等,如果情境是积极的,学生就会有积极的情绪体验;如果情境是消极的,学生就会有消极的情绪体验,这就需要教师营造积极的提问情境。

作者简介

姓名:王萍 孔青霞 工作单位:河南大学

课题:

本文系国家社会科学基金(教育学)青年课题“教育现象学的理论与实践研究”(项目编号:CAA130121)研究成果。

转载请注明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责编:毕雁)
W020180116412817190956.jpg
用户昵称:  (您填写的昵称将出现在评论列表中)  匿名
 验证码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
最新发表的评论0条,总共0 查看全部评论

回到频道首页
QQ图片20180105134100.jpg
jrtt.jpg
wxgzh.jpg
777.jpg
内文页广告3(手机版).jpg
中国社会科学院概况|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简介|关于我们|法律顾问|广告服务|网站声明|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