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教育学 >> 教育管理学
关于教师对学校变革积极态度形成策略研究
2020年01月27日 08:28 来源:《比较教育研究》2019年第4期 作者:杨润东 字号
关键词:学校变革;教师;积极态度

内容摘要:教师作为学校变革的“主力军”,其对学校变革的态度对于变革实践具有重要价值。

关键词:学校变革;教师;积极态度

作者简介:

  作者简介:杨润东,男,华东师范大学教育学部教育学系博士研究生,上海 200062

  内容提要:教师作为学校变革的“主力军”,其对学校变革的态度对于变革实践具有重要价值。国外关于教师对学校变革态度的影响因素研究主要聚焦于:从态度持有者本身来看,有教师的教龄、个体经历、时间和精力、教师对工作的满意度、教师对变革的认知和情感;从学校变革这一态度对象来看,有变革的民主性和实用性。这对于国内教师对学校变革积极态度的形成有如下启示:合理协调学校变革远景及当下行动;辩证看待变革理念和教师认知的统一性;关注教师的生存处境;增强教师的参与性;重视教师变革行动的情感体验;考虑不同地方与不同学校的差异性。

  关 键 词:学校变革 教师 积极态度

  标题注释:本文系2016年度教育部人文社会科学重点研究基地重大项目“基于学校变革实践的理论原创和学派建设”(项目编号:16JJD880017)研究成果。

  中图分类号:G451 文献标识码:A 文章编号:1003-7667(2019)04-0075-08

  影响学校变革的因素是复杂多样的,学校和系统层面的变革都有利于学校变革的成功,但教师层面的变革是变革的中心。[1]在一些研究者看来,教师是学校变革的关键阻力,是许多学校变革问题的核心所在,故而教师时常成为学校变革失败的“替罪羊”。安迪·哈格里夫斯(Andy Hargreaves)和迈克·富兰(Michael Fullan)对此批判道:“人们更多地将教师视为问题的一部分,而非解决方案。”[2]这种思维引导研究者关注教师对学校变革的积极影响,强调教师对变革的价值所在。其实,教师对学校变革的影响是双向的,既可能带来正面的,也可能带来负面的。这指引我们把解决问题的方向引向教师,毫不夸张地说,学校变革一旦发生后,解决了教师问题就解决了学校变革的主要问题。

  国内众多的研究者从教师的视角去探究如何提升学校变革时,大多聚焦于教师的专业发展,教师内在的个性、情感、态度等方面却没有得到重视,尤其是关于教师对学校变革态度的专门研究比较少。

  一、教师对学校变革态度的内涵及意义

  态度指个体以一种持续的赞成或不赞成的方式对某一客体做出评价性反应的习得的心理倾向。[3]经典的情绪ABC理论①把态度系统看作由三个主要成分构成,即认知、情感、行为或行为倾向。[4]丹尼尔·卡茨(Daniel Katz)认为态度主要有四种基本功能:适应(adjustment)功能、自我防御(ego defense)功能、价值表现(value express)功能、认识或理解(knowledge or understand)功能。[5]人们对某一对象的态度通常有两个层面:一是外显态度,它是个体对态度对象的有意识评价[6];二是内隐态度,它是个体对态度对象的自动化、不受控制的无意识情感反应[7]。教师对学校变革的态度是教师对学校变革这一对象所持的相对持续的赞同或不赞同的心理倾向,这种心理倾向处于赞同和不赞同两个极端之间的某个值,并非是固定不变的。一般来说,教师对学校变革的态度类型通常表现为三种身份:赞同者、中立者或旁观者、不赞同者。

  在现实中,教师对学校变革的态度通常表现得更复杂。从表现形式上看,有的是显见的,有的则是隐藏的。从态度结构的关系来看,有的在认知、情感、行动各维度间是一致的,有的则是矛盾的。从程度上看,赞同与不赞同并不是绝对的。从跨时间的稳定性上看,有的教师对学校变革态度具有相对的稳定性,有的教师则在不同时期可能会在不同的态度间摇摆。从空间上看,教师对学校变革的态度具有学校间、地域间、不同文化间的差异性。

  教师态度对于学校教育活动具有重要意义。一些研究者探讨了教师态度与学校教育中一些变量的相关性,如教师态度与教师的工作效率[8]、新教学方法的采用[9]、教学成效[10]、学业成就[11]等变量的关系得到了大量的证据支持。有研究者如此强调:比起知识和技能,教师态度更是变革成功的基础。[12]可见,由于教与学是一个双边活动,教师态度不仅直接影响教师对工作的看法、体验和行动,也间接影响学生的成长和发展。此外,教师对学校变革的态度还是教师和学校变革的内在动力。因此,教师对学校变革的态度对变革的影响是不容忽视的。

  二、国外关于教师对学校变革态度的影响因素研究

  既然教师的态度对于学校变革是十分重要的,那么就有必要探究教师态度的影响因素。简要来说,有两个方向的影响因素:一是态度持有者(教师)内在的影响因素,主要有教师的教龄、个体经历、时间和精力、对工作的满意度、对变革的认知和情感等因素;二是态度对象(学校变革)的影响因素,主要有变革的民主性和实用性等因素。

  (一)教龄

  一些研究者认为教师的教龄是影响其对学校变革态度和行为的重要变量。哈格里夫斯的研究发现,教师对学校变革的看法存在差异,这种差异表现在不同的职业生涯阶段:青年教师(0~5年教龄)更认可教育变革,超过20年教龄的教师是最反对教育变革、最质疑和批评新的教学实践的,教师教龄越长,对教育变革的看法越负面;6~20年教龄的教师的反应是最复杂的,他们一方面认为自己能胜任教育变革,另一反面,又担心需要学习新技能和知识来适应变革。[13]有研究者得出了不一致的结论,发现教师的年龄与其对变革的态度并没有显著的相关性。[14]

  研究结果的不一致或许是因为不同文化背景下教师对学校变革态度的不同导致的;也或者是教龄这一变量只在变革的某一阶段或某一维度(如教学变革)起作用,而且存在着其他的中介变量影响其态度;或者是教龄背后所蕴含的教师个体经历、不同教龄教师的认知方式差异等更细微的变量在起作用。这种不一致也正反映了教师对学校变革的态度的复杂性。

作者简介

姓名:杨润东 工作单位:华东师范大学教育学部

课题:

本文系2016年度教育部人文社会科学重点研究基地重大项目“基于学校变革实践的理论原创和学派建设”(项目编号:16JJD880017)研究成果。

转载请注明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责编:毕雁)
W020180116412817190956.jpg
用户昵称:  (您填写的昵称将出现在评论列表中)  匿名
 验证码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
最新发表的评论0条,总共0 查看全部评论

回到频道首页
QQ图片20180105134100.jpg
jrtt.jpg
wxgzh.jpg
777.jpg
内文页广告3(手机版).jpg
中国社会科学院概况|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简介|关于我们|法律顾问|广告服务|网站声明|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