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教育学 >> 教育管理学
中小学教师工作负担的来源与排解
2019年12月23日 16:41 来源:《教育科学论坛》2019年第2上期 作者:张雅静 字号
关键词:教师工作负担;工作负担来源;工作负担排解

内容摘要:缓解教师工作负担,要创设尊师重教的社会氛围,提升教师职业幸福感;改善教育生态环境,回归教育生态本源;引进科学的管理理念与管理方式,创设轻松、愉悦的工作氛围;完善教师制度与法律,促进教师专业发展。

关键词:教师工作负担;工作负担来源;工作负担排解

作者简介:

  作者简介:张雅静,陕西师范大学教育学院。西安 710062

  内容提要:2018年两会期间,为教师“减负”成为代表们与社会各界广泛关注的焦点。当前教师工作负担的增加,特别是“非教学负担”的增加,其来源主要有“社”源性负担、“校”源性负担、“生”源性负担、“师”源性负担几个方面。缓解教师工作负担,要创设尊师重教的社会氛围,提升教师职业幸福感;改善教育生态环境,回归教育生态本源;引进科学的管理理念与管理方式,创设轻松、愉悦的工作氛围;完善教师制度与法律,促进教师专业发展。

  关 键 词:教师工作负担 工作负担来源 工作负担排解

  中图分类号:G451 文献标识码:A 文章编号:1673-4289(2019)02-0059-06

  一、教师工作负担的内涵与构成要素

  (一)我国教师负担研究

  与“教师压力”的研究相比,“教师负担”的研究相对较少,有关“教师负担”的解释也相对匮乏,比较有代表性的主要是以下几项研究。如柳士斌与胡振京认为:“‘教师负担’即教师应担当的责任、履行的任务与承受的压力。”[1]他们将教师负担分为生活负担、工作负担与心理负担,这是广义上的教师负担。还有学者认为,“教师负担”即教师作为一种职业必须履行的分内的职责及承担的应有工作量,[2]将教师负担等同于教师的工作职责或工作量。如果这样定义教师负担,教师负担就没有减轻的必要。王毓珣、王颖等对教师负担的这一定义提出了异议,认为“教师负担”有广义与狭义之分,总体来看,教师负担是指“中小学教师在社会生活与学校教育教学中承受与担当的(教育教学)责任、(教育教学)工作、(教育教学)压力以及由此付出的代价等”[3]。他们所说的教师负担既包括家庭负担、学校负担与社会负担,又包括职业负担与非职业负担。

  本文选取其中的“教师工作负担”作为研究对象,将教师工作负担的概念定义为:教师在教育教学过程中承担的与教育教学工作无关的、超出合理的工作时间、范围、程度的,并给教师身心带来消极影响的教育责任、工作、职业压力及代价等。

  (二)国外教师负担研究

  与国内相比,国外关于教师负担的研究相对较早,在研究方法及体系上也较为成熟,其内容主要集中在对教师工作负担的感知及成因的研究上。

  二、教师工作负担的来源

  教师的职业特征与其角色内涵的特殊性和多样性,决定了教师工作负担的来源具有多源性特征,主要归纳为:“社”源性负担、“校”源性负担、“生”源性负担和“师”源性负担。

  (一)“社”源性负担

  “社”源性负担是指来自社会上的负担。社会方面的负担来源主要体现在教育改革与社会期待两个方面。近年来,许多国家为应对知识经济的挑战,增强自身的综合国力与竞争力,都在不同程度上进行了教育改革。这些改革大多要求教师运用全新的教育理念和教学方式,开发和实施先进的课程,以提升国家整体教育质量,培养出适应国际竞争的优质人才。这种改革目的本无可厚非,但在改革的过程中忽略了教师的想法与能力基础,改革的速度与力度超出了教师的接受能力与适应水平。吉杰斯、鲁道夫等人的研究表明:动荡的教育改革,令教师或学校对于如何做才能取得好的成绩而深感迷惑,这种不确定感使教师始终或多或少地感到一种压力,同时,改革的快速性和多样性使这种压力变得更为沉重[4]。在改革的整个过程中,教师的角色通常是被动的改革执行者,缺乏发挥自身想象力与创造力的能动性空间。这在一定程度上严重削弱了教师在教育教学改革中的积极性与主动性。被动地执行改革,在无形中增加了教师的负担。再者,繁多的教育改革,对教师的要求越来越高,教师承担的职责也越来越多,特别是面对新理念、新课程、新技术所带来的一系列变革,教师只能不断地去学习、去实践,以便能追赶上教育改革的快速步伐,工作负载的增加也就在所难免。同样,由于教师职业特征与角色内涵的特殊性,社会对教师的期望与要求也越来越高,当教师没能达到社会期望的要求时,容易受到各方谴责,进一步增加了教师背负的沉重压力与负担。

  (二)“校”源性负担

  “校”源性负担是指来自学校内部的负担,但学校不是孤立存在的,源自学校内部的负担往往与社会和教育主管部门对学校的不合理要求有关。2017年7月,新教育研究院发布的《关于“减少教师非教学工作”的调查报告》显示:占用教师工作时间的工作,并非全是教育教学工作,真正用于教学及相关准备的时间在整个工作时间中占比不足1/4,剩下的3/4是更为耗时耗力的非教学任务[5]。由此发现,在当前的教育教学环境下,非教学因素或非教学任务是教师工作负担的主要来源。“非教学任务”指除正常教学工作外的、各种形形色色的考核、检查、验收、评估、比赛、填表、家访、扶贫等工作。一些学校的教师每天有填不完的表格、开不完的会议、写不完的材料,基层把这些叫做“表哥”“会婶”。这些非教学任务是由学校布置的,直接来源于学校,所以我们将其归为“校”源性负担。但这些负担在很大程度上是由地方教育行政部门造成的,常常是地方政府、各机构或社区强加在学校身上的工作负担。学校在各级各类部门中处于一种弱势地位,对于这些外在的负担只能一味迎合,不敢说“不”,心里不情愿,但又不得不去落实那些要求被检查、被评估的任务,而这些任务又不得不分散在教师身上。为了迎接检查,教师们只能加班加点地去准备相关材料,每天在学校的不少时间被这些非教学任务所占据,甚至从校内时间延续到校外时间。填写这些资料、表格已经使教师身心疲惫,还有时间和精力用来备课、教学、教研吗?长期如此,这些非教学任务就变成了一种慢性的、持续性的超负荷的教师工作,从而增加了教师的工作负担。

  虽然检查、评比、督导、考核、开会等活动对维持学校发展、提高教育教学质量具有促进作用,但频繁的、不必要的、重复性的、无实质意义的非教学任务对学校和教师来说,只是一种沉重的外在负担。学校本是传播和创造知识的场所,检查、评比一来,学校就成了“战场”,老师们就像是被赶上战场的“战士”,只能埋头苦干地去打传播知识的外“仗”,这不仅严重影响了学校教育教学工作的正常开展,扰乱了学校及教师的教育教学生活,而且不利于学校和教师未来的健康发展。

作者简介

姓名:张雅静 工作单位:陕西师范大学教育学院

转载请注明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责编:毕雁)
W020180116412817190956.jpg
用户昵称:  (您填写的昵称将出现在评论列表中)  匿名
 验证码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
最新发表的评论0条,总共0 查看全部评论

回到频道首页
QQ图片20180105134100.jpg
jrtt.jpg
wxgzh.jpg
777.jpg
内文页广告3(手机版).jpg
中国社会科学院概况|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简介|关于我们|法律顾问|广告服务|网站声明|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