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教育学 >> 教育管理学
论中小学教师减负
2019年12月11日 11:23 来源:《河北师范大学学报:教育科学版》2019年第2期 作者:付睿 字号
关键词:中小学教师减负;精准减负;负担监测系统;

内容摘要:当前,中小学教师减负提上政策议程,成为推动基础教育高质量发展的关键环节。

关键词:中小学教师减负;精准减负;负担监测系统;

作者简介:

  作者简介:付睿(1979- ),男,大理大学文学院,云南曲靖人,副教授,博士生,云南 大理 650000,华中师范大学教育智库与教育治理研究评价中心副秘书长,主要从事教育智库和教育治理研究,湖北 武汉 430079

  内容提要:当前,中小学教师减负提上政策议程,成为推动基础教育高质量发展的关键环节。中小学教师负担的形成具有综合性、复杂性、长期性的特点。中小学教师减负是一项任重而道远的系统工程,需建立基于大数据的中小学教师负担监测系统,实现精准减负;加快《教师法》等相关法律修订及实施监督,为减负提供法律保障;构建科学合理的中小学教师减负治理机制,形成减负合力。

  关 键 词:中小学教师减负 精准减负 负担监测系统 

  标题注释:国家社科基金“十三五”规划2018年度教育学重大课题“建设教育强国的国际经验与中国路径研究”(VGA180002);教育部人文社会科学研究“美国智库民族教育政策研究进展及对我国的启示研究”(19YJC880024)。

  中图分类号:G451 文献标识码:A 文章编号:1009-413X(2019)02-0013-04

  DOI:10.13763/j.cnki.jhebnu.ese.2019.02.003

  一、中小学教师负担的特点

  (一)中小学教师负担的综合性

  教师负担并不仅指教师承担的课堂教学工作,而且还包括教师备课批改作业、开展教研活动、组织班级活动、参与科研、指导家庭教育、在职进修学习等教学之外的各种工作。以中小学教师常规的听评课制度为例,有调查显示,教师认为“听评课制度加重了教师的工作负担”占44.3%,认为“听课任务太重,使我和同事们疲于应付”占47.2%,认为“教研活动太频繁了,我和同事们总是疲于应付”占45.3%[1]。听评课制度对促进教师专业发展有积极作用,但如果缺乏科学合理的规划安排,则会成为加重教师负担的一个重要因素。此外,超出教师压力承受范围的教研活动、班级管理、家校沟通、进修学习、科研及其他社会性事务,均是中小学教师负担加重的重要因素。

  经合组织开展的教师国际教学调查项目(TALIS)表明,一年中上海教师在专业发展活动领域付出的时间是国际均值的两倍多,但与此相应获得的非经济支持包括减少教学量、获得休假、进修假等却不到国际均值的一半;学校教育科研方面的调查显示,认为“教育科研活动增加了我的工作负担”的上海教师占44.07%,认为“教育科研占用了我大量的工作时间”占37.50%[2]。调查数据显示了教师专业发展中教育教学工作与进修学习、科研等的矛盾冲突,成为教师专业发展的主要障碍之一。教师负担内容多样化,决定了中小学教师减负的综合性特点。在一些发达国家,政府明确规定了教师工作应承担的总量和临界点,并受到教师工会的监督和保护。我国目前还没有相应的具体规定,有关的监测或评估机制尚未建立。因此,如何解决教师过重的工作负担问题还没有受到足够的关注,也很少被提上教师管理的议事日程。

  (二)中小学教师负担的复杂性

  中小学教师减负不仅关涉教育领域,也涉及社会方方面面,呈现出复杂性特征。教师负担来源的多元化、多主体性决定了教师减负的复杂性。政府部门、学校、家庭、社会等主体既是教师负担的来源,又会影响到中小学教师减负的成效。教师压力源相关变量很多,主要来自社会、学生、行政管理三个维度,与教师自我加压也有关。从政府部门看,地方政府部门的管理体制机制,尤其是教育部门的管理制度,频繁的教育改革与政策调整,成为加重中小学教师负担的重要因素。有研究显示,部分农村地区中小学教师面对教育改革压力体验感较强[3]。如果政府管理部门的各类政策措施缺少统筹规划与责权划分,那么纷繁复杂的具体事务最终都会落到中小学教师头上,中小学教师实际上成为各类政策措施的最终执行者,也即压力的真正承担者。从学校层面看,学校的管理制度、运行机制也很大程度上决定着教师的负担水平。行政化严重、教师主体地位不被重视的学校,教师负担必然加重。学校的社会支持,包括同事间相互关系、领导方式也是影响教师压力水平的重要因素。从家庭层面看,伴随着信息网络技术飞速发展,学生家长与教师之间的沟通方式发生了深刻变革,以手机和电脑为平台的QQ、微信、APP软件等沟通方式,在提升家校沟通便捷化的同时,也无形中延伸了教师的工作空间和时间,这也是加重教师负担的一个重要因素。学生家庭与教师之间缺少理解、支持与配合,教师负担也会增大。从社会层面看,教师的社会地位偏低、职业的社会认可程度与社会回报不高,社会各界对教师的过高期待,均会增加教师的负担。从中小学教育对象看,中小学生绝大部分为未成年人,难以准确表达对学习及教师的诉求,只能依托监护人及其利益相关者代言,从而增加了中小学教师教育与管理的难度,维持班级纪律也是加重教师负担的一个重要因素。同时,中小学教师减负是中小学生有效减负的前提,教师与学生作为教育教学的双主体,如果中小学教师的负担不能得到切实减轻,就会很大程度传导至中小学生群体及家长群体。从教师自身角度看,中小学教师自我角色的定位、职业态度、健康状况、职业自信心和自尊心、人格个性品质及对职业发展期待与职业的要求之间的差距,在有限的时间内从事多种角色的工作,同样是产生负担的因素。中小学教师负担来源具有多主体化、多元化特征,因而,中小学教师减负也具有复杂性,需要统筹考虑造成教师负担加重的各类主体及因素,运用复杂性思维及策略解决对应的问题。

  (三)中小学教师负担的长期性

  中小学教师负担重是一个长期积累形成的问题,不仅是教育问题,也是社会问题,还是世界性问题。以英国为例,工作量过大、工作时间过长是英国教师面临的突出问题。国际著名的财务及咨询公司PwC(Price Waterhouse Coopers)曾向英国教育部提交了一份《教师工作负荷研究最终报告》,指出学校教师有20%的时间花在了日常行政事务及与教学无关的事情上,工作负担过重[4]。高工作量、低收入、低社会地位是英国各级教育系统的教师产生压力的主要因素[5],这势必影响到学校的教学质量。为此,英国不得不在刚迈入21世纪就实施了一系列教师减负措施。在我国,中小学教师作为教育教学不可或缺的主体之一,其负担问题与中小学生减负问题相应而生,应该说其问题的产生与学生减负的时间同步。国际上通常用工作时间长短、工作量是否超标、是否想过提早退休三个维度来衡量教师的职业压力。我国研究者对过去十五年(2002-2016年)宁波基础教育教师的职业压力变化情况进行了跟踪调查,分别选取2002年、2011年、2016年三个时段的调查数据,具体如下页表。

  该表显示,教师的工作时间、工作量、想过提前退休等指标均呈现上升的趋势。研究表明,从2002年到2016年,中小学教师工作压力逐渐升高、教师职业社会尊重度下降、重中度焦虑与抑郁教师有显著增加的趋势[6]。可见,中小学教师负担重是一个长期存在的事实,且有加重的趋势,这也决定了中小学教师减负具有长期性特点,需要经历一个渐进的过程。

作者简介

姓名:付睿 工作单位:大理大学文学院/华中师范大学

课题:

国家社科基金“十三五”规划2018年度教育学重大课题“建设教育强国的国际经验与中国路径研究”(VGA180002);教育部人文社会科学研究“美国智库民族教育政策研究进展及对我国的启示研究”(19YJC880024)。

转载请注明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责编:毕雁)
W020180116412817190956.jpg
用户昵称:  (您填写的昵称将出现在评论列表中)  匿名
 验证码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
最新发表的评论0条,总共0 查看全部评论

回到频道首页
QQ图片20180105134100.jpg
jrtt.jpg
wxgzh.jpg
777.jpg
内文页广告3(手机版).jpg
中国社会科学院概况|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简介|关于我们|法律顾问|广告服务|网站声明|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