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教育学 >> 教育管理学
浙江与上海新高考综合改革调查分析 ——基于高中校长的访谈
2019年03月20日 10:34 来源:《教育与考试》2018年第4期 作者:刘希伟 字号
关键词:新高考;试点;高中校长

内容摘要:高中校长对于新高考综合改革背景下的高中教育教学以及管理等问题了解最为全面、最为系统,访谈高中校长是认识高考试点改革背景下高中教育教学实践的最有效途径之一。

关键词:新高考;试点;高中校长

作者简介:

  作者简介:刘希伟,男,山东栖霞人,宁波大学教师教育学院,教授,教育学博士,主要研究方向为中国教育史、大学招生政策,宁波 315211

  内容提要:高中校长对于新高考综合改革背景下的高中教育教学以及管理等问题了解最为全面、最为系统,访谈高中校长是认识高考试点改革背景下高中教育教学实践的最有效途径之一。文章从新高考综合改革的积极意义、高中生学业负担、走班教学实践、师资需求、学考与选考考试时间、选考科目分值设置及跨级赋分等角度,介绍浙江与上海两地高中校长们关于新高考综合改革的基本认识与基本看法,希望可以借此增加人们对有关两地新高考试点改革的了解。

  关 键 词:新高考 试点 高中校长

  标题注释:本文为国家社科基金项目“我国新高考招生制度试点改革跟踪与评价研究”(项目编号:16CGL059)中期成果。

  2016年10月下旬与2017年8月底、9月初,笔者两次跟随国家教育咨询委员会和国家教育考试指导委员会联合调研组,分别对浙江、上海两地新高考综合改革进行了全面、系统的调研。其中,一个重要环节即是与高中校长进行座谈,由此而获得了两地高中校长们关于新高考综合改革的基本认识。

  一、新高考综合改革的积极意义

  在新高考改革的积极意义方面,特别是有关改革的基本价值取向与创新价值,应该说浙江、上海两地绝大多数高中校长、地方教育局负责人的看法是一致的,即:主要在于增加了学生的选择权,有助于培养学生的自主意识,有助于学生全面而有个性地发展,并且在消除高考“一考定终身”“唯分数主义录取”等方面具有突破性的创新意义。

  二、两地学生课业负担与考试压力状况

  关于学生课业负担与考试压力状况,无论浙江还是上海均普遍认为高三学年确实比以前有所降低。但与此同时,高一、高二学年学生的课业负担与考试压力却明显增加了。也就是说,高三学年减少的负担与压力,其实是转移到了高一、高二学年。当然,这也正是当初“分散性”考试制度设计的一个基本初衷。

  浙江省金华市某“浙江省一级普通高中特色示范学校”校长H称:

  目前的高三(负担)是没有原来重,但是高一、高二的负担要比原来重得多。总的来说,更多的是一种心理负担,学习时间的量没有太大变化。

  浙江省杭州市某“浙江省一级普通高中特色示范学校”C校长称:

  整体上说,学习负担下降了,毕竟整体难度是下降了。原来负担重,主要是一些人选考抢跑。现在时间调整到高三①,可以有助于解决人为制造负担过重的问题。第一届学生的负担重,除了课业和考试次数外,更重要的是一种心理上的负担与压力。他(学生)不知道三年以后的情况。现在的新高二,心理上的负担有没有减轻?从电话咨询来看,家长们的焦虑明显减少了。其实,从教材难度上看,明显是比过去老高考下降了。总体上看,学生的学业负担是明显下降了。

  上海市黄浦区某“区实验性示范性学校”校长Z指出,高一、高二学生的课业负担并没有减少:

  学生的学业负担是不是减轻了?学生的“分分计较”是不是避免了?还有,学生的兴趣、爱好,是不是可持续发展的?现在走下来,我觉得这三点都是没有实现。为什么?学生不能摆脱趋利。拿我们这届(2017届)学生来讲,说,“哦,慢慢考可以啊”。但是,我们后面的学生就觉得不对了。为什么?地理学考完,70%多的孩子都选地理,因为它内容比较简单,一年教完以后,可以和示范性实验高中学校的孩子(相比拼),大家起点一致,学了一年以后,就可以竞争一下。大家都选地理了,地理考完以后就可以扔掉啦。重点学校的孩子说,考一门结束了,第二年两门都要考掉了,生物和地理我也要考掉。那么对我们的孩子说,必须缩短学制,“甩掉一门算一门”。这对于一个学习基础已经比较困难的孩子,他(她)能不分分计较吗?它的学业的压力、重担能减少吗?能不能减负?我们都打问号。

  浙江与上海两地高一、高二学生学业负担与考试压力之所以增大,一个主要制度根源在于高考选考科目考试时间的前置。根据浙江省新高考综合改革制度设计,选考科目最早可以在高二学年上学期进行考试,这样在试点改革之初便有部分考生选择在这一时间参加选考科目的考试。如此,高一学年包括高一暑假,这些考生必然是全力学习、备考,其结果必然是加重学业负担与考试压力。同样,假如浙江考生选择在高二学年下学期或高三学年上学期参加选考科目的考试,结果也必然都是增加高一、高二学年的学业负担与考试压力。再者,也在客观上加重了学生的负担与压力。上海新高考综合改革,考生最早可以在高二学年下学期参加地理和生命科学科目的学考等级性考试。部分选考了这两门或其中一门等级性考试的考生,在高一、高二期间的课业负担与考试压力自然也就比较大。

  对于浙江而言,随着高二与高三学生共同考试、跨级赋分现象的出现,多数学生将选择在高三参加选考科目的考试,考生的这种选择有可能减少高一、高二学年的学业负担。但由于多数考生将在高二参加学考考试,而自主招生、“三位一体”招生等对学考成绩A等有着较高的要求,因而不少学生也十分重视学考考试。这又增加了学生的课业负担以及心理压力。

  从上海来看,高二、高三学生共同参加地理和生命科学两门学考等级性考试并且跨级赋分现象的出现,有可能引导选择这两门学考等级性考试科目的学生在高三学年参加考试。从这一意义上说,其将有助于减少高一、高二学年的课业负担与考试压力。但上海之前实行“3+1”模式,考生相对轻松;现在改为“3+3”模式,其结果必然是增加课业负担总量,同时也增大了考试压力。而这种课业负担与考试压力,也将弥漫、传导至高二甚至是高一学年。所以,对于上海来说,“3+3”高考模式较之“3+1”模式,必然增加学生的负担与压力。

作者简介

姓名:刘希伟 工作单位:宁波大学教师教育学院

转载请注明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责编:毕雁)
W020180116412817190956.jpg
用户昵称:  (您填写的昵称将出现在评论列表中)  匿名
 验证码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
最新发表的评论0条,总共0 查看全部评论

回到频道首页
QQ图片20180105134100.jpg
jrtt.jpg
wxgzh.jpg
777.jpg
内文页广告3(手机版).jpg
中国社会科学院概况|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简介|关于我们|法律顾问|广告服务|网站声明|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