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教育学 >> 教育管理学
校长更倾向于以个人权力办学治校 ——基于对中小学校长领导权力的现状调查
2017年11月13日 16:33 来源:《教育理论与实践》 作者:徐金海 字号

内容摘要:校长领导权力包括职位权力和个人权力。

关键词:中小学校长;领导权力;职位权力;个人权力;办学治校

作者简介:

  作者简介:徐金海(1976- ),男,安徽灵璧人,中国教育科学研究院副研究员,博士后,主要从事教育领导与管理理论、区域教育改革理论与实践研究。 作者单位:中国教育科学研究院,北京 邮编 100088

  内容提要:校长领导权力包括职位权力和个人权力。调查表明,校长对领导权力的整体认识比较理性客观,对职位权力的依赖程度逐步降低,对个人权力的影响更加重视且倾向于以个人权力办学治校。为了让校长更好地办学治校,实现学校的内生式发展,一要实施现代学校制度,向校长适度放权;二要创新校长培训体系,提升校长的个人权力;三要完善校长权力监督机制,保障校长更好用权。

  关 键 词:中小学校长 领导权力 职位权力 个人权力 办学治校

  标题注释:本文系中国教育科学研究院2015年度基本科研业务费专项基金课题“中小学校长领导权力的调查研究”(课题编号:GY2015XDY95)的阶段性研究成果。

  中图分类号:G471.2 文献标识码:A 文章编号:1004-633X(2017)10-0020-04

  权力对校长而言是非常重要的,校长拥有权力是实现学校办学治校目标的重要因素。随着教育综合改革的深入推进,校长依法办学、自主办学逐步得到重视,校长的领导权力尤其是个人权力也逐步成为校长引领学校有效发展的关键影响力。

  一、何谓校长个人权力

  现代领导理论认为,领导者因职位和个人因素的影响,通常具有职位权力和个人权力。职位权力是领导者的法定权力,很大程度上是由组织程序和组织政策所规定的。个人权力不是领导者的法定权力,也不是组织赋予的,更多地取决于领导者个人的知识、能力、性格及领导风格等。美国学者弗伦奇和雷文认为,职位权力主要包括合法权力、强制权力及奖励权力;个人权力主要包括参照权力和专家权力。合法权力(legitimate power)是指从组织中的正式职位获得的权力。个人拥有正式的领导职位就会获得相应的权力与责任,下属因此接受领导者设定的目标、制定的决策和指导的行动。强制权力(coercive power)是指具有惩罚或建议惩罚的权力,其影响主要取决于惩罚的严厉性及难以避免的可能性。奖励权力(reward power)是指给予他人有价值的东西的权力,其影响主要取决于奖酬的吸引力以及一个人可以控制奖酬的确定性程度。参照权力(referent power)是一种偶像权力,这种权力主要来自于领导者的个人特征,它可以让领导者博得追随者认可、尊敬和钦佩,以至于他们会追随、效仿领导者。专家权力(expert power)是指领导者因自身具备的专业知识或技能影响下属行为所产生的权力。当领导者是一名真正的专家时,下属会由于他出众的知识、技能而接受其意见与建议。

  根据上述分析,研究者认为,校长个人权力即是指校长因其个人的学识、领导风格及人格魅力所形成的影响下属的能力,主要包括参照权力和专家权力。校长的参照权力是校长领导魅力的直接体现,只有校长具有魅力,是一位有魅力的领导者,才可能使下属成为追随者、效仿者,才可能产生参照性的权力。达夫特也指出:“有魅力的领导者(charismatic leaders)能鼓舞和激励人们去完成比他们通常能干的事情更大的目标。”“有魅力的领导者对人们有感情影响,因为他们能感染心灵和思想。”[1]可见,校长参照权力是让下属产生内心认同的重要因素,也是引起下属在思想上、心理上共鸣并进而成为追随者的内驱力。校长的专家权力是校长学识与学养的直接体现,专家之所以具有影响力,是因为他们能够提供所需的知识、信息与技能。知识经济时代,校长更需要具有扎实的基础知识、学科知识以及教育管理知识,没有知识作为基础,校长很难胜任岗位工作的需要,那种靠行政权力主宰学校发展的方式已经成为过去,现代学校的发展更需要校长是一位教育内行、教育专家、教育家。所以,校长个人权力中的参照权力、专家权力的根基在人,而不在于职位,是因为校长个人的天赋、智慧、能力及魅力而使得校长成为学校的精神领袖,成为学校发展的价值引领者,进而使学校真正成为学校,而不是商场、学店及官僚机构。

  校长个人权力相较于职位权力更加凸显了人的主体性,更加凸显了校长作为一个主体在办学治校过程中的价值与意义,改变了校长过去“被工具化”的现象。校长的“被工具化”意味着人的缺失,意味着校长的领导行为难以遵循教育的规律以及人的发展规律,这并不是学校发展尤其是内生发展所需要的。因为学校是为人的成长发展服务的机构,因人而存在,因人而发展,所以校长个人权力的提升有助于进一步促进校长办学治校回归到教育的本质,回归到教育的原点,回归到真正尊重人、发展人和成就人的轨道上来。正如饶见维所言:“如果我们从‘人’的角度来思考校长的领导内容,我们会发现,校长的领导作为必须有别于很多组织或机构的领导者,校长不能以‘利益’或‘市场’为最高考量,而必须以‘人性’为最高考量,否则,不仅无法达成学校的教育目标,有时甚至可能伤害到人。”[2]

  二、校长领导权力的现状

  根据研究的需要,本研究以问卷调查的形式呈现校长领导权力现状。问卷设计主要以结构性选题为主,包括三个部分共40题,问卷参照了海克曼、约翰逊所著《领导学:沟通的视角》以及达夫特所著《领导学:原理与实践》等著作中“个人权力概况”量表的相关内容,在“个人权力概况”量表的基础上综合改编而成,主要从合法权力、强制权力、奖励权力、参照权力及专家权力等五种权力形式展开,针对不同权力形式设计了相关选题,并按照选择不同权力的倾向性程度依次划分为“强烈赞成”“赞成”“既不赞成也不反对”“反对”“强烈反对”五个层次,分别对应5、4、3、2、1五个数值。

  本研究以广州市荔湾区、宁波市北仑区、青岛市城阳区、北京市通州区四地为调研区域,选择中小学正职校长为调查对象,每个区根据小学、初中及高中数量按比例发放30份调查问卷,四个区共发放120份问卷。通过精心组织,回收有效问卷117份,回收率为97.5%。统计显示,共调查男校长86名,占样本总量的73.5%,女校长31名,占样本总量的26.5%;具有本科以上学历校长113人,占样本总量的96.6%,其中具有研究生学历校长6人,占样本总量的5.1%;具有高级职称校长93人,占样本总量的79.5%;年龄在36-55岁的校长111人,占样本总量的94.9%;任校长年限在6年以上的校长39人,占样本总量的33.3%。样本校长所在学校类型及在职年限具体如表1、表2所示。

  研究者对回收的问卷进行数据录入并进行了统计分析,分别从校长对领导权力的整体认识、校长职位权力及校长个人权力等三个方面予以阐释。

分享到: 0 转载请注明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责编:毕雁)
W020180116412817190956.jpg
用户昵称:  (您填写的昵称将出现在评论列表中)  匿名
 验证码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
最新发表的评论0条,总共0 查看全部评论

回到频道首页
QQ图片20180105134100.jpg
jrtt.jpg
wxgzh.jpg
777.jpg
内文页广告3(手机版).jpg
中国社会科学院概况|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简介|关于我们|法律顾问|广告服务|网站声明|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