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教育学 >> 教育管理学
“六维度三阶段”校长反思能力培养模型的理论与实践
2017年07月18日 10:29 来源:《首都师范大学学报:社会科学版》 作者:回俊松 字号

内容摘要:“六维度三阶段”校长反思能力培养模型的理论与实践,是直面中小学校长培训重知识技能轻可持续发展力的现状而进行的尝试。此模型依托校长培训的集中、跟岗、再集中三个阶段,分别运用日记写作和情境模拟、与实践导师对话、隐喻策略,培养校长的回溯反思、即时反思以及前瞻反思能力。

关键词:中小学校长;反思能力;本体性反思能力;工具性反思能力

作者简介:

  作者简介:回俊松,男,内蒙古通辽人,江苏第二师范学院江苏教育行政干部培训中心讲师,教育学博士。(江苏南京 210013)

  内容提要:“六维度三阶段”校长反思能力培养模型的理论与实践,是直面中小学校长培训重知识技能轻可持续发展力的现状而进行的尝试。此模型依托校长培训的集中、跟岗、再集中三个阶段,分别运用日记写作和情境模拟、与实践导师对话、隐喻策略,培养校长的回溯反思、即时反思以及前瞻反思能力。

  关 键 词:中小学校长 反思能力 本体性反思能力 工具性反思能力

  标题注释:本文系江苏省高校哲学社会科学研究一般项目“师范生反思能力培养研究”(课题批准号:2016SJB880027)的研究成果之一。

  中图分类号:G40-058 文献标识码:A 文章编号:1004-9142(2016)05-0141-07

  一、“六维度三阶段”校长反思能力培养模型的构成

  “六维度三阶段”校长反思能力培养模型(如图1)包括三个部分:培养的内容、培养的过程以及培养的策略。

  (一)“六维度”的培养内容

  反思能力既可以帮助中小学校长澄清、检视与建构支撑自己行动的前提假设(包括教育哲学与领导哲学),亦可以帮助他们更好地理解校长工作的复杂性与校长行为对学校发展所产生的重要影响。校长们自觉地将前提假设置于有意识的层面,对其进行检视,达到视角的转化。优化未来的教育教学管理实践活动是反思能力的体现。视角由一系列的前提假设构成①。前提假设是人们所持有的对于世界和自己的处境的自以为正确的观念②,对新体验意义的同化与顺应皆有赖于其所形成的解释③。前提假设可以分为关于知识的理解和使用方式的假设与关于处理自我情感方式的假设两个部分④。因此,依据反思所针对的不同前提假设,即反思内容的不同,可以将中小学校长的反思能力划分为工具性反思能力与本体性反思能力。工具性反思能力即基于校长专业标准,对如何有效地获取、理解与教育、学校管理有关的理论,并将其更好地应用于日常工作中的批判性思考能力,其表现为由外而内的校长专业化的过程。本体性反思能力则是基于成长经历,对作为一名怎样的教育领导者,采取怎样的生活方式,对自己能够成为谁等信念、使命方面的问题所进行的批判性思考⑤,其表现为由内而外的专业化的过程。二者在培养实践过程中是相辅相成水平维度而非纵向层次的排列关系。中小学校长只有养成这两方面的反思意识与能力,才能将对自身的体认融入到知识技能之中,形成对教育教学知识、管理理论的有效占有,生成校长的实践智慧。

  从时间序列上看,依据校长反思思维活动所发生的时间节点不同,可以将其划分为“回溯反思”、“即时反思”和“前瞻反思”。回溯反思即中小学校长对业已发生的体验进行批判性思考;即时反思表现为中小学校长在体验发生的过程之中,通过与情境进行对话所进行的批判性思考;前瞻反思则为中小学校长对已有的体验,基于已有的知识,以当前的观点,对未来可能状态的批判性思考。对未来可能状态的批判思考可以展示对未来发展趋势的把握。毋庸讳言,以往有关反思能力培养的研究与实践,多关注于“回溯反思”而较少关注于“即时反思”,更鲜有关注于“前瞻反思”。

  将反思的内容与发生的时间两个方面综合考虑就会有六种反思形式:回溯本体性反思、回溯工具性反思、即时本体性反思、即时工具性反思和前瞻本体性反思、前瞻工具性反思。这六种反思形式即构成了中小学校长反思能力培养模型的“六维度”。

  

图1 中小学校长反思能力培养模型

  (二)“三阶段”的培养过程及策略

  “三阶段”指涉的是这六种反思形式可以分别在培训过程中的不同阶段进行培养。中小学校长反思能力培养主要依托三段式的培训项目实施过程:集中培训阶段、跟岗培训阶段和再集中培训阶段。具体到中小学校长反思能力培养方面,上述六个维度的反思形式在各个阶段的培训侧重点不同:在集中培训阶段,侧重于回溯本体性反思与回溯工具性反思能力的培养;在跟岗培训阶段,侧重于即时本体性反思与即时工具性反思能力的培养;在再集中培训阶段,侧重于前瞻本体性反思与前瞻工具性反思能力的培养。

  跟岗培训阶段主要在中小学实践基地校中进行。教育行政干部培训中心⑥选择与省内乃至全国具有厚重校园文化积淀与鲜明办学风格的中小学校建立项目合作体(教育行政干部培训中心—中小学),使其成为中小学校长跟岗实践培训基地。同时,聘请这些优质中小学校的、具有先进办学思想的校长担任实践导师,与培训中心共同完成此阶段的培训课程。

  模型中的策略部分指的是,在集中培训阶段,可以通过反思日记写作和情境模拟策略培养中小学校长回溯本体性反思、回溯工具性反思能力;在跟岗培训阶段,可以通过与导师对话的策略培养中小学校长即时本体性反思、即时工具性反思能力;在再集中培训阶段,可以通过隐喻策略培养中小学校长前瞻本体性反思、前瞻工具性反思能力。

  二、“六维度三阶段”校长反思能力培养模型的意义

  “六维度三阶段”校长反思能力培养模型的设计不仅着眼于校长在基本教育管理实践方面的成长,而且着眼于校长的可持续发展力。具体而言,此模型有如下几个方面的意义:

  首先,此模型体现了对中小学校长发展主体性的尊重。我们在模型的设计中,认识到校长是自己发展过程中的主体,每位校长都是独特、唯一的,并非外界的附属物。而这种发展的独特性还表现在校长们思考的不应当仅是自己现在是什么样子,还要思考将来的样子。这是人的发展在时间线上的统一,即校长的发展是过去、现在、未来三者的统一体。培养校长前瞻本体性反思与前瞻工具性反思就是要达到此目的。

分享到: 0 转载请注明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责编:毕雁)
W020180116412817190956.jpg
用户昵称:  (您填写的昵称将出现在评论列表中)  匿名
 验证码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
最新发表的评论0条,总共0 查看全部评论

回到频道首页
QQ图片20180105134100.jpg
jrtt.jpg
wxgzh.jpg
777.jpg
内文页广告3(手机版).jpg
中国社会科学院概况|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简介|关于我们|法律顾问|广告服务|网站声明|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