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教育学 >> 教育管理学
仅有参与是不够的 ——学生参与学校制度建构的问题与对策
2017年03月15日 10:41 来源:《教育科学研究》 作者:张添翼 字号

内容摘要:针对学校制度建构的学生参与不足,提出参与是有价值的;但仅有参与是不够的。因为学生参与的程序正义无法保证实质正义;学生参与既可能是少数“控制”多数,也可能是多数“控制”少数;而且,学生参与无法剥离教师专业权威的指引。学生参与的关键在于提升学生参与学校制度建构的品质。

关键词:学生参与;德育制度;教师权威;“学参制”

作者简介:

  作者简介:张添翼,华中师范大学道德教育研究所 助理研究员 博士 430079

  内容提要:针对学校制度建构的学生参与不足,提出参与是有价值的;但仅有参与是不够的。因为学生参与的程序正义无法保证实质正义;学生参与既可能是少数“控制”多数,也可能是多数“控制”少数;而且,学生参与无法剥离教师专业权威的指引。学生参与的关键在于提升学生参与学校制度建构的品质。

  关 键 词:学生参与 德育制度 教师权威 “学参制”

  标题注释:本文为教育部哲学社会科学研究2012年度重大课题攻关项目“全面加强学校德育体系建设研究”(12JZD002)的成果。

  [中图分类号]G410 [文献标识码]A [文章编号]1009-718X(2016)07-0049-06

  道德受制度影响,制度可视为培养学生优良德性的手段之一。有论者指出,现实德育制度的缺陷之一是“单向性”,改革方向是提倡学生参与。[1]更有论者进一步提出了引导学生参与学校德育制度建构的具体策略。[2]不难理解,学生参与制度建构,终极目的是促进学生发展。这个目的的实现主要通过两条路径:一是学生在参与制度建构的过程中直接习得与之相关的知识、技能和德性,这些认知与经验既是学生发展的内容,同时也构成学生进一步发展的条件;二是以学生参与建构出的制度保障和规范促进学生发展。前者是制度建构的过程,后者是制度建构的产物。基于此,衡量学生参与学校制度建构的活动是否有益于学生发展的标准也是两条。其一,学生参与制度建构的过程是否切实符合程序正义,是否做到民主协商、充分尊重全体学生的需求、征得全体学生的同意;其二,制度建构的产物——制度内容是否符合实质正义,在制度执行阶段是否有益于学生自由、发展等权益的实现与保障。因为道德的制度有助于促进学生德性的良性发展,同时预防学生德性的不良发展;而不道德的制度则恰恰相反。学生参与制度建构的过程本身,不足以保证制度具有较高的德性(或合法性)程度。而制度建构的参与主体——学校管理者、教师和学生三者在认知与经验上的不平等则有可能加剧制度的不道德倾向,即使这个过程是无意识的。

  就制度建构来说,在一些学校尤其是班级层面,教师有意识地引导学生参与制度建构的过程。那么,持上述标准走进德育“现场”,不难发现学生参与制度建构的实践中存在若干问题。本文以学生参与制度建构的实践形态为考察对象,重点探讨如下问题:学生参与制度建构是否必然实现实质正义?是否必然有利于全体学生的自由与发展?是否意味着教师权威的“袖手旁观”?如果不是,又该如何改善?

  一、制度:程序正义无法保证实质正义

  正义是制度的首要价值,可以分为程序正义与实质正义。前者是一种过程的正义,后者是一种结果的正义;前者着眼于正义的形式,后者着眼于正义的内容。例如,程序正义考虑的是“制订学校制度的正义程序是什么”这样的问题,而实质正义关注的则是“什么内容的学校制度最能促进学生发展”这样的问题。对制度正义性的评价,既要考察是否符合程序正义,更要考察是否保证实质正义。那么,学生参与能够保证制度的实质正义吗?

  (一)“允许”学生参与制度建构是以管理为首要目的

  在学校德育实践中,教师“允许”学生参与制度建构乃至进行整体的学校民主生活试验,其出发点多以管理为首要目的,而非理论研究者大力论证的德育的目的。而大量的实践经验表明,为了管理的目的,教师专制式的制订制度或者教师与少数学生代表(一般为班干部)讨论制订德育制度,都很难得到学生的认同与自觉践行。穷则思变,在更普遍的意义上,传统学生管理方式的失灵迫使学校管理者与教师探索制度建构与践行的民主路径。

  一方面,从管理学生、维护秩序的目的出发,不乏有学校管理者、教师认为,“既然制度是学生参与制订的,那么,学生就必须遵守。否则,教师有权惩罚学生”。事实上,多数教师也正是认为学生有意愿遵从“民主”制订的制度才“允许”学生参与制度建构的。即使学生违规,他们也更易于接受、认同教师的教导。制度建构的程序正义似乎为教师提供了正当的学生行为评价与管理依据。

  另一方面,从学生视角理解制度建构的民主参与,即把外界的强制与束缚变为自我立法、自我规约。“学生总是倾向主动地、自觉地遵行和维护自己参与制订的制度……当这些制度实施出现了困难和问题的时候,学生更有可能的行为不是推诿和抱怨,而是积极去寻求原因和对策,推动制度的修订与完善。”[3]

  与之对比,传统的学生管理方式是单向的、专制的、不以学生意志为转移的。这种管理方式只能暂时地规定、压制学生外显的行为,却无法触及学生内在认同、自觉遵守的灵魂。就此而言,学生参与制度建构,无论是民主投票还是民主协商,在一定程度上都尊重学生的主体性,从核心上保证制度制订的程序正义。在这个意义上,学生参与制度建构为任何制度结果的合法性提供了基础。

  (二)学生参与不足以保证制度的实质正义

  学生参与制度建构的积极意义在于程序正义的彰显,这是否必然导致、保证实质正义呢?正如有学者所言:“民主本身虽然缺乏政治正当性,但却可以使公共选择具有程序合法性,从而使政治质疑失去理由,因此民主能够成功回避对政治正当性的深度追问。”[4]政治民主的观念可以论证德育民主观念的理据是,学校德育实践的民主路向变革尚未走出政治民主的含义。换言之,固然民主“不仅是一种政府的形式”[5],但政治含义上的民主却先在地、切实地“指引”着我国学校德育的民主实践。

  毫无疑问的是,制度建构的程序正义不可或缺,甚至在特殊情况下比实质正义更为重要,这也是赋权学生参与制度建构的原因之一。然而,在一般意义上,制度如果实质不正义,那么程序正义则会造成更大的不正义。正如罗尔斯所说:“某些法律和制度,不管它们如何有效率和有条理,只要它们不正义,就必须加以改造或废除。”[6]罗尔斯在这里所说的“正义”即实质正义。

  以食堂就餐管理制度为例。笔者曾到湖北省恩施州调研,A校食堂就餐管理制度由学校管理者、教师与学生共同制订。然而,该制度规定了学生就餐时需要注意的方方面面,若是把标题与内容中的“学生”省略,多会让人误以为这是军校的制度,“死板”程度可见一斑。该校校长甚至豪言:“就餐时,学生都老老实实、安安静静地坐在自己的座位上吃饭,没有一个调皮捣蛋,不守纪律。”与之相比,B校食堂就餐管理制度只规定了就餐时间、地点、班级座位以及餐后洗刷及回收餐具等几项内容。然而,在笔者眼中,B校学生却是在享受午餐!同班同学围坐在一起,男生帮女生盛饭,一起吃饭,有说有笑。该校制度甚至“允许”学生端着碗筷走出食堂,坐在墙角享受自己的午餐。经此对比,A校制度与B校制度,是否都真的尊重学生、服务学生(生活),答案一目了然。

  由此可见,学生参与制度建构并不必然提升制度合法性的程度,制度制订的程序正义并不必然保证、更无法论证制度的实质正义。举此案例,并非试图论证学生参与制度建构都无法保证实质正义,使学生无法在参与中习得民主经验,而是说明,学生参与制度建构只是一种德育手段、德育方式,它的首要评价标准应该是学生发展原则。学生参与制度建构是否实质上有利于学生发展,应该同时对制度内容的道德性进行论证。

  二、学生关系:“少数‘控制’多数”与“多数‘控制’少数”

  如果说学生参与制度建构的缘起是对以“专制、蛮横、无理”为特征的传统制度建构方式的否定,那么,在参与制度建构的过程中尤其要警惕的是,由学生群体免于管理者、教师权威的不当侵害演变成一部分学生对另一部分学生的支配。首先需要注意的事实是,学生是一个复数概念。

分享到: 0 转载请注明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责编:毕雁)
W020180116412817190956.jpg
用户昵称:  (您填写的昵称将出现在评论列表中)  匿名
 验证码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
最新发表的评论0条,总共0 查看全部评论

回到频道首页
QQ图片20180105134100.jpg
jrtt.jpg
wxgzh.jpg
777.jpg
内文页广告3(手机版).jpg
中国社会科学院概况|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简介|关于我们|法律顾问|广告服务|网站声明|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