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教育学 >> 高等教育学
国外博士生调查主要调查什么? ——基于美、英、澳、日四国问卷的比较分析
2018年06月29日 10:02 来源:《研究生教育研究》 作者:杨佳乐 高耀 等 字号
关键词:博士生教育质量;问卷调查;比较研究

内容摘要:如何避免膨胀的规模稀释博士学位的含金量,保障博士生教育质量是世界范围面临的共同挑战,在此背景下,各国相继研发调查问卷等工具开展博士生调查。

关键词:博士生教育质量;问卷调查;比较研究

作者简介:

  作者简介:杨佳乐(1992- ),女,山西大同人,西北大学公共管理学院硕士研究生。西安 710127;高耀(1983- ),男,陕西榆林人,北京大学教育学院博士后,硕士生导师;沈文钦(1981- ),男,广西北流人,北京大学教育学院副教授,硕士生导师;李敏(1985- ),女,云南腾冲人,北京大学教育学院博士后。北京 100871

  内容提要:如何避免膨胀的规模稀释博士学位的含金量,保障博士生教育质量是世界范围面临的共同挑战,在此背景下,各国相继研发调查问卷等工具开展博士生调查。国外博士生调查覆盖国家—院校两个层次,面向在校生、毕业生和校友三类群体,包括问卷、访谈等多种调查工具。博士生调查问卷的共性逻辑是遵循就读前、在读中、毕业后的阶段性,在读阶段侧重博士生对导师指导、资源提供、研究氛围、考核评估、技能发展、专业发展、机会获得、经济支持等关键环节的体验调查;毕业后侧重调查博士毕业生就业去向的变化和雇主的反馈评价。未来我国博士生调查改进的思路是尝试构建系统完善、抽样科学、形式多样的博士生调查体系,以及研发关注论文写作、职业发展、考核评估的博士生调查工具。

  关 键 词:博士生教育质量 问卷调查 比较研究

  标题注释:国家自然科学基金面上项目“博士生学术社会化过程研究”(项目批准号:71673005)、国家社会科学基金青年项目(项目编号:17CGL070)“博士生教育质量关联机理、生成机制及提升策略研究”、教育部人文社会科学研究青年基金项目(项目批准号:16YJC880012)和中国博士后科学基金第10批特别资助项目(项目编号:2017T100004)的阶段性研究成果。

  中图分类号:G643 文献标识码:A 文章编号:2095-1663(2017)06-0090-06

  研究生教育规模的扩大已成为全球范围的普遍趋势。2005年至2014年,传统研究生教育大国美国、英国和澳大利亚的研究生毕业生数增长率分别为30.6%、34.91%、43.89%[1],三国2014年的千人注册研究生数分别增长至9.20人、8.42人和15.99人[2]。位于学历教育体系顶端的博士生教育,其规模扩张速度同样令人瞩目。从20世纪80年代到21世纪初,德国、日本和韩国的博士学位授予数增长率均超过100%;进入21世纪后,仅2000年到2014年的15年间,澳大利亚的博士学位授予数就翻了一番,基数庞大的美国和英国其增长率也超过50%[3]。博士生教育的意义不仅在于传授高阶的专业知识和技能,更在于理论向实践转化过程中锻炼个体的批判思考和创新思维,从而促进一国经济繁荣与社会进步[4]。鉴于知识经济时代博士生教育对于国家核心竞争力的关键作用,如何避免“膨胀”的博士生人数“稀释”学位的含金量,构筑和完善质量保障体系成为博士生教育的重要主题和应有之义。在此背景下,各国相继开发引进一系列调查工具,以及时评估和反馈博士生教育质量。国外博士生调查如何组织实施?博士生调查问卷关注的主要维度和指标是什么?他山之石,可以攻玉。依据资料可得性和代表性原则,在欧洲、美洲、大洋洲和亚洲地区分别选取博士教育处于领先地位的英国、美国、澳大利亚和日本作为样本,通过比较分析四国的博士生调查问卷,旨在为我国博士生教育更新评估手段,加强质量保障提供有益借鉴。

  一、四国博士生调查概况:组织与实施

  国外博士生调查主要沿“国家”和“院校”两个层次展开,调查组织机构既包括国家和院校有关部门,也包括社会第三方机构。调查对象覆盖在读博士生、博士应届毕业生和毕业一段时间后的博士项目完成者。调查实施方式以网络问卷为主,辅之以纸质问卷、电话调查和小组访谈等。总体而言,应届毕业生调查的应答率较高,对毕业一段时间后的博士生进行追访的应答率最低(具体见表1所示)。

  (一)美国:博士学位获得者调查和博士生离校调查

  博士生教育是美国全球竞争力和创新力的重要基石[5],为确保博士生教育长期的领先地位,持续吸引世界顶尖人才,美国将博士生调查作为反观培养质量的重要工具,发布多份报告重点关注博士学位完成率、损耗率[6]等方面。博士学位获得者调查(Survey of Earned Doctorates,SED)是自1957年起进行的全美年度调查,受国家科学基金会、国家健康总署、美国教育部、美国农业部、国家人文科学基金会和国家航空航天局六个联邦机构资助[7],描述了各年度全美博士生教育的人口特征及变化趋势,重点关注谁获得了博士学位?哪些领域吸引学生注册?什么因素影响接受博士教育?博士毕业后的道路选择如何等问题,这些信息对于联邦政府和学术界中的教育及劳动力规划者至关重要。除国家层面的博士教育外部保障外,美国一流的研究型大学也积极开展院校层面的问卷调查,构筑博士教育的内部保障体系。例如,MIT的博士生离校调查融合了博士学位获得者调查中关涉博士项目评价的相关问题以及全球教育和职业发展中心开展的调查中关涉就业和薪资的相关问题,调查内容包括博士毕业生在MIT就读的体验,经济支持与负担,在读期间学术活动参与,毕业后计划和求职经历。

作者简介

姓名:杨佳乐 高耀 等 工作单位:

转载请注明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责编:毕雁)
W020180116412817190956.jpg
用户昵称:  (您填写的昵称将出现在评论列表中)  匿名
 验证码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
最新发表的评论0条,总共0 查看全部评论

回到频道首页
QQ图片20180105134100.jpg
jrtt.jpg
wxgzh.jpg
777.jpg
内文页广告3(手机版).jpg
中国社会科学院概况|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简介|关于我们|法律顾问|广告服务|网站声明|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