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教育学 >> 成人教育学
杨智:农村社区教育的社区治理及运行机理探析
2018年05月17日 13:55 来源:《河北师范大学学报:教育科学版》 作者:杨智 字号
关键词:农村社区;社区教育;社区治理

内容摘要:社区教育作为新型社区的重要构成要素,对社区全面治理具有积极的推动作用。

关键词:农村社区;社区教育;社区治理

作者简介:

  原标题:农村社区教育的社区治理及运行机理探析

  作者简介:杨智,贵州师范学院 贵州教育发展研究中心,贵州 贵阳 550001 杨智(1982- ),男,贵州沿河人,博士,副教授,主要从事成人教育理论研究。

  内容提要:社区教育作为新型社区的重要构成要素,对社区全面治理具有积极的推动作用。从社区教育与社区治理的关系而言,社区教育与社区秩序治理、文化治理、经济治理与环境治理之间存在着逻辑上的服务关系。但社区教育在社区治理过程中也有其自身的运行机理,主要表现为:以新型社区建设为目标导向;以社区秩序、文化、经济与环境治理为主要内容;以虚拟与实体交互的教育组织为依托;倡导多元且实用的教育方法;推行能者愿者为师的师资建设策略。

  关 键 词:农村社区 社区教育 社区治理

  基金项目:国家社会科学基金教育学青年课题“城镇化背景下西部农村成人教育组织建设研究”(CKA140127)

  中图分类号:G725 文献标识码:A 文章编号:1009-413X(2017)05-0062-04

  DOI:10.13763/j.cnki.jhebnu.ese.2017.05.011

  2016年,《教育部等九部门关于进一步推进社区教育发展的意见》提出到2020年初步形成社区教育治理体系的目标。该《意见》预示着国家层面的社区治理理念从传统的植入式、刚性管理模式向现代内生式与柔性治理理念的转变。社区教育作为社区民众积极参与社区治理的主要推动力量,理应受到学界与实践界的重视,然而,因社区教育与社区治理分属不同的学科范畴,传统的以学科划界的研究极少把社区治理与社区教育结合起来,这在一定程度上制约着社区教育服务社区治理功能的发挥。因此,以农村社区教育服务社区治理为研究主题,探索农村社区教育的社区治理逻辑及其运行机理,尝试为农村社区治理的发展提供新的思路和方向。

  一、农村社区教育在新型社区治理中的意蕴

  从社区教育的组织形态划分,社区教育可分为有组织的社区教育与随境式社区教育。随境式社区教育是存在于社区日常生产生活中的教育,伴随实质性社区的产生而产生。有组织的社区教育是有计划有组织的、相对高效且系统的教育形式,起源相对较晚。有组织的社区教育以1844年丹麦教育家柯隆威(N.Grundtvig)所创的民众中学为始。此后,正式的社区教育组织在世界各地逐步延展,如美国迈尔斯·霍顿(Myles Horton)在田纳西州创办的挑战者民众学校(Highlander Folk School),英国的工艺学院(Mechanics Institutes)、社区学校、乡村学院以及社区成人教育中心或学校,德国的农村国民大学联合会与社区成人教育中心,日本的公民馆等[1](P5-6)。尽管各国对社区教育组织的称谓存在差异,但社区教育的功能基本一致,即启发民智与传授生产生活知识与技能,推动社区民众参与社区建设,并帮助其解决生产生活中的现实问题。

  在我国历来具有重视教育治国的传统。例如,“建国君民,教学为先”(《学记》)、“美教化,移风俗”(《诗·周南·关雎序》)、“是以王者设庠序,明教化,以防道其民”(《盐铁论·授时》)与古代社会的“劝课农桑”等都体现了古代社会治理过程中教化民众的重要价值。进入民国时期,教育的社会治理价值得到更加全面的体现,一批爱国志士发起了乡村建设运动,试图通过教育改变中国乡村落后的现状,例如,梁漱溟、陶行知等人对政教结合的理论进行了探讨,且在山东邹平、河北定县、南京晓庄等地开展了实践活动。新中国建立后,政府更加重视教育的社会治理价值,开展了社区教育服务社会治理的活动,设置的社区教育机构包括政治夜校、工农业余学习班、扫盲班、工农业余中学等,该类机构通过思想说教、文化与技术提升等方式服务于社区建设与治理。进入21世纪以来,我国广大农村加强了社区教育学校(中心)、成人教育学校、种养殖技术培训中心等农村社区教育组织的建设,形成全民参与社区教育的氛围。鉴于我国悠久的教育治国传统,探讨社区教育服务社区治理具有深厚的文化与教育基础。

  传统的农村社区是基于地缘与血缘的相对封闭的“利益共同体”。社区成员具有共同认同的文化体系与伦理体系,成员之间相互协作与帮助,共同维护社区的利益。现代市场经济、科技的发展摧垮了农村传统社会结构与价值体系,新的内生式社会结构与价值体系尚未建立,致使农村社会问题丛生。如社区治理过程中村庄公共权威的“真空”[2]、社会资源的“精英俘获”[3]与农村价值观的不稳定[4]等现实情况,制约着农村社区的稳定与发展。因此,参照西方社区教育服务社区治理的经验,借鉴我国教育治国历史传统,立足于农村社区治理的实际,探讨社区教育的社区治理逻辑及其运行机理,对于社区教育自身发展及社会治理水平的提升具有参考价值。

  二、新型社区治理中农村社区教育的社区治理逻辑

  社区治理的思想基础是社会系统统合思想,“其核心论题就是如何在社会系统的各个组成部分之间建立起有序关系”[5]。“作为一个非制度性和非行政性的社会概念,治理是相对于传统的统治(government)而言的一种新的公共权力配置模式”[6](P106)。社区治理的相近概念是社区管理,社区管理属于统治文化的范畴,公共权力集中于管理者;社区治理中的公共权力分散,强调社区的全员参与。农村社区教育的价值在于引领社区成员从管理观向治理观的转变,积极参与社区治理。社区治理主要包括社区秩序治理、文化治理、经济治理与环境治理四个维度,是社区教育服务社区治理的主要目的。

  (一)社区教育的社区秩序治理逻辑

  传统的农村社区秩序是以宗族关系为核心的秩序,这种社会秩序即“礼”。费孝通先生认为“礼”是“经教化过程而成为主动性的服膺于传统的习惯。”[7](P55)“礼”治的实现依托的是教化,教化是“礼”内化为民众所有的途径,民众自觉守“礼”以实现社会的正常运转。人类文明的进步,瓦解了传统的农村社区结构,正在重建新型的社区结构。新型的社区不再完全以宗族、亲缘或血缘关系为主要纽带,而是以宗族、亲缘、血缘与经济、文化,甚至生存等关系为依托所形成的复合型社区。传统的以“礼”为依托的社区秩序已无法适应现代新型社区发展的需求,因此,现代农村社区需重建社区秩序,以维持社区的良性运行。依据国家治理理念,法治与德治是现代社区秩序建立的重要理念,法治与德治型社区的建设,需要把法治与德治的相关知识与技能内化为社区居民所有,使社区居民能按照法治与德治的逻辑思维和行为,以此推动新型社区秩序的建设。社区教育在法治与德治知识与技能的习得、遵纪守法与依德行事的过程中,起着积极的促进作用。社区教育与社会秩序的关系,表现为社区教育通过对社区居民的影响,以促进社区秩序治理与完善。

作者简介

姓名:杨智 工作单位:

转载请注明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责编:毕雁)
W020180116412817190956.jpg
用户昵称:  (您填写的昵称将出现在评论列表中)  匿名
 验证码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
最新发表的评论0条,总共0 查看全部评论

回到频道首页
QQ图片20180105134100.jpg
jrtt.jpg
wxgzh.jpg
777.jpg
内文页广告3(手机版).jpg
中国社会科学院概况|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简介|关于我们|法律顾问|广告服务|网站声明|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