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教育学 >> 成人教育学
什么阻碍了远程教育学习者获得学位 ——基于“学分银行”视角
2016年10月14日 15:11 来源:《现代远程教育研究》 作者:李锋亮 谢珂 字号

内容摘要:目前我国面临“人口红利”消失的巨大挑战,需要通过各种手段推动全社会对人力资本的投资,远程教育是其中的重要手段之一。

关键词:远程教育;学位获得;学分银行;京津冀一体化

作者简介:

  作者简介:李锋亮,博士,副教授,清华大学教育研究院(北京 100084);谢珂,助理研究员,国家开放大学(北京 100039)。

  内容提要:目前我国面临“人口红利”消失的巨大挑战,需要通过各种手段推动全社会对人力资本的投资,远程教育是其中的重要手段之一。通过对CFPS 2012的数据分析发现,远程教育学习者的学位获得率低于传统教育学习者,京津冀地区这一比例更低,这是一种巨大的人力资本浪费。进一步分析发现,“接受教育前有工作经历”能显著提高远程教育学习者的学位获得率,“接受教育前没有工作经历”的学习者由于面临较大的机会成本,更易中断学习,学位获得率更低。学分银行可以存储学习者先前学习成果,累积学分,允许学习者中断学习一段时间后返回学校继续学习,从而提高学位获得率。然而京津冀地区尚未建立起这样的机构与制度。因此,应尽快在京津冀地区建立远程教育学分银行,实现成人学习者学分存储、累积与转换,逐步消除工作因素对学位获得的影响,推进京津冀地区教育一体化进程。

  关 键 词:远程教育 学位获得 学分银行 京津冀一体化

  基金项目:2015年度北京市社会科学界联合会青年社科人才资助项目“京津冀‘学分银行’一体化建设的制度设计”(2015SKL003)。

  中图分类号:G434 文献标识码:A 文章编号:1009-5195(2016)02-0075-06

  doi10.3969/j.issn.1009-5195.2016.02.009

  一、研究背景

  目前我国面临“人口红利”逐渐消失的巨大挑战,尽快实现从“人口红利”向“人才红利”的战略转型,是我国经济社会在未来中长期继续保持持续健康发展的关键。目前我国正在通过各种手段鼓励个人、家庭与社会加大对人力资本的投资,远程开放教育由于其跨越时空,能够给学习者带来更大的灵活性与适应性,成为包括我国在内的很多国家和地区扩大人力资本投资的一个重要举措。实证研究发现远程教育课程的完成率比传统面授教育课程的完成率更高(王志军等,2014),而且基于远程教育更加灵活这一逻辑,远程教育的保持率、完成率、获得学位的比例以及相类似的指标都应该高于传统面授教育。然而,无论是国际还是国内的研究均发现,远程教育的辍学率是相当的高(Simpson,2004;李莹等,2009;刘水权等,2012)。

  本研究将利用全国调查数据对远程教育和传统面授教育学习者是否能够顺利获得学位进行多个方面的分析。之所以研究全国及京津冀地区远程教育的学位获取情况,主要基于以下几个原因:

  其一,国际上很多实证研究都显示能否获得学位证书对个体的收入有显著的影响(Ferre et al.,2008)。如果无法取得学位,将是一种巨大的浪费,也会极大挫伤学习者的学习积极性,给潜在的学习者带来强烈的负面信号,这会给整个社会的人力资本投资带来负向效应。

  其二,尽管“辍学率”和“拿到学位率”有可能有很大的相关性,但实际上并不完全如此。比如,Bedard(2001)和Tyler(2000)等发现美国高中的辍学率与获得毕业证书的比率同时提升,而且美国高中的辍学率与大学的毕业率同时提升。

  其三,2015年4月30日中共中央政治局召开会议,审议通过了《京津冀协同发展规划纲要》,实现京津冀一体化协同发展成为了国家重大发展战略。从国际与国内区域一体化发展的案例上来看,区域一体化协同发展必然促进区域内教育系统的协同合作,而教育系统的协同合作也将推动区域内经济、社会、文化的一体化进程。

  因此,研究主要聚焦如下几个问题:一是远程教育学习者与传统面授教育学习者相比较,没有获得学位的比例是大还是小。二是对于两种教育类型而言,哪些因素阻碍了学习者最终获得学位。三是京津冀地区两种类型学习者获得学位的比较分析。

  二、研究过程

  本研究使用北京大学中国社会科学调查中心于2012年进行的中国家庭动态跟踪调查(China Family Panel Studies,CFPS)数据。该数据最大的优势就是针对所有人群,是一个全国范围内的、经过严格抽样设计的大规模调查数据,具有很好的全国代表性和地区代表性。这项调查对样本教育情况有着较为全面的采集,不仅包括样本的最高教育程度及类型,而且包括样本是否最终获得了学位的信息。

  为了便于研究,北京大学中国社会科学调查中心将原始数据库分割成家庭关系数据库、家庭数据库、成人数据库和少儿数据库,本研究使用的是其中的成人数据库。CFPS 2012所有成人样本共计35719个。由于我国远程教育只有本科设置有学位,研究将分析对象限定在最高教育程度是本科层次的所有成人,样本量为884个,这也是本研究数据的总样本。在这884个样本中,获得学士学位样本量为645个,比例为73%;没有获得学士学位的样本量为239个,比例为27%。

  对于本科教育而言,有如下几种类型:普通公办本科、普通民办本科、独立学院、成人本科(指各类成人高校;普通高校办的函授、业余、脱产等)、网络教育。普通公办本科、普通民办本科、独立学院属于传统的面授教育,网络教育属于远程教育。但是,对于成人本科(指各类成人高校;普通高校办的函授、业余、脱产等)而言,比较难以界定。因为成人教育所采用的教学手段既可能是远程教育,也可能是面授教育。本研究将成人教育也归并为远程教育,基于以下几个方面的原因。其一,成人教育和远程教育有着很大的相似性,即教学更加灵活,学习者可以自由地选择学习的时间与地点。其二,成人教育本身包含了很大比例的函授教育,而函授教育是一种典型的远程教育。其三,我国教育行政部门通常将成人教育与远程教育归于同一个部门进行管理。因此,本研究将普通公办本科、普通民办本科、独立学院这三种类型归为传统面授本科教育,将网络教育与成人教育这两种类型归为一类,定义为远程教育。在884个总样本中,远程教育的样本量为293个,比例为33.1%;传统面授教育的样本量为591个,比例为66.9%。

  为了分析远程教育与传统面授教育的学习者没有获得学士学位的比例,本研究通过列联表(Crosstab)进行分析,并进行统计检验。为了分析京津冀地区远程教育学习者拿到学士学位的情况,研究采用均值比较(Compare Means)的方法将京津冀地区的比例和全国平均比例进行比较,并进行统计检验。为了分析是哪些因素阻碍了学习者获得了学位证书,研究将采用二元logistic模型进行分析。其中因变量是被调查对象是否最终拿到了学士学位。前期大量的实证研究发现性别、年龄、家庭背景、婚姻、健康、社会交往等都可能会影响到个体的教育获得与教育选择情况。因此,对于自变量,本研究界定为:被调查对象的性别、12岁的户口情况、父母亲的教育背景、接受本科教育时的年龄、接受本科教育时是否已经结婚、是否曾经参加了学生社团、是否曾经为学生社团的干部、学习期间是否有吸烟史等变量,并通过逐步回归的方法进行因素分析。

分享到: 0 转载请注明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责编:毕雁)
W020180116412817190956.jpg
用户昵称:  (您填写的昵称将出现在评论列表中)  匿名
 验证码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
最新发表的评论0条,总共0 查看全部评论

回到频道首页
QQ图片20180105134100.jpg
jrtt.jpg
wxgzh.jpg
777.jpg
内文页广告3(手机版).jpg
中国社会科学院概况|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简介|关于我们|法律顾问|广告服务|网站声明|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