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军事学 >> 研究动态
美军海上战略转型:“由海向陆”到“重返制海”
2019年12月04日 09:19 来源:《国际安全研究》2018年第5期 作者:胡波 字号

内容摘要:

关键词:

作者简介:

  内容提要:2009年特别是2012年以来,美国战略界对全球海洋战略环境的认知发生了重大变化,愈来愈将大国战略竞争视为美国面临的最大海上挑战,认为冷战结束后二十余年来的美军海上战略优势和行动自由正遭遇着中俄等国的“侵蚀”。鉴此,美军开始重新强调马汉传统和与大国间海洋控制的竞争,围绕“由海向陆”到“重返制海”的海上战略转型,积极在战略、战术、作战概念、装备研发等领域进行全面系统的调整。文章通过对美军战略与政策文件的回顾与分析以及对其转型实践和具体行为的研究,回答美军海上战略为什么要转型、怎样转型以及转型的前景和影响等核心问题,力求对此次转型进行系统全面的分析。研究表明,此次转型聚焦“印太”、自下而上、突出体系联合及国际合作,相比历史上的历次重大海上战略转型,特点非常明显,中国等新兴大国海上崛起和技术变迁是其中最重要的两大动因。对于美军而言,转型仍然在路上,前期已经历了一个较长时间的酝酿,未来还将持续很长时间,尚存在较大变数,但大方向已经确定。由于此次转型很大程度上直接瞄准中国,其发展走向必将对中国海上安全环境构成重大威胁和影响。

  关键词:美军海上战略转型/ 大国竞争/ 由海向陆/ 重返制海/

  作者简介:胡波,北京大学海洋战略研究中心执行主任,北京大学海洋研究院研究员。

  美国历来是个有大战略传统的国家,自二战结束以来,美国对外战略的首要目标就在于防止欧亚大陆重新出现一个主导型国家或国家集团。为了实现这一目标,同时实现美国的国家利益特别是安全利益,美国从上到下、自政府到国防部乃至各军种,都有系列的相应战略规划。根据1986年的《戈德华特-尼科尔斯国防部改组法案》,总统每年需要向国会提交一份《国家安全战略》(National Security Strategy,NSS)报告,以系统阐述美国的国家安全战略。不过,在实践中,自罗纳德·里根以来的美国历届政府都未严格遵守此规定,有时会间隔一年甚至四年,截至2018年,一共发布了17份NSS报告。①国防部长领导制订《美国国防战略》(National Defense Strategy,NDS)报告,旨在阐述国防部执行国家安全战略的具体计划;自1997年起,国防部每四年发布《四年防务评估报告》(Quadrennial Defense Review,QDR),对美国的国防战略、项目和资源进行广泛的审查和盘点,并按照国家安全战略的要求确定军力结构、装备和预算计划。美军参联会组织制订《国家军事战略》(National Military Strategy,NMS),不定期发布成文的报告,意在明确美军贯彻国家安全战略和国防战略的具体方案和措施。

  维系全球的海上优势地位一直被美国视为主导世界的支柱,因为“欧亚大陆是世界政治的中心,美国要影响欧亚大陆事务、成为世界大国,就必须跨过两洋向欧亚大陆投送力量或资源”。②美军海上战略即是在美国国家安全战略、国防战略和国家军事战略等的指导下,由美国海军、海军陆战队和海岸警卫队联合制订,重点阐述对海上环境的认知、战略目标的界定以及海上力量主要任务和能力等的政策文件。自1992年以来,美军成文的海上战略报告有三份,分别是1992年的《由海向陆——为美国海军进入21世纪做准备》、2007年的《21世纪海上力量合作战略》和2015年的《推进、参与、常备不懈:21世纪海上力量合作战略》。除了这些战略文本,美军还有一系列的作战概念和战略指针支撑海上战略的实施,主要如1997年的《前沿存在——由海向陆》以及《海军作战概念2006》和《海军作战概念2010》(NOC10);为落实战略与作战概念,与海上力量有关的各军兵种也会频繁发布自己的战略规划与设计,有代表性的如2017年的《水面部队战略:重返制海》《对抗性环境中的濒海作战》等。完整的海上战略从上到下可分为三个体系层次:战略、作战概念及相应的条令如《海军条令出版物1:海上战争》。它们都是由海军、海军陆战队和海岸警卫队联合拟制,并由三大海上力量指挥官共同签署的顶层文件。

  事实上,为应对冷战结束以来剧烈变动的国际安全环境,美军的海上战略转型一直在路上,目前仍处在一个不断发展变化的进程之中。

  一、“由海向陆”战略的提出及演变

  冷战结束之初,苏联的海上威胁不复存在。美国在冷战中建立起来的强大海上力量,足以在深海大洋碾压任何对手,当时的防御重点不是应对强有力的敌方远洋舰队,而是濒海地区的水雷、快艇和小型潜艇这类威胁。美国海军的作战对象由“蓝水海军”转变为“黄水海军”,甚至是恐怖组织等非国家行为体。其作战环境也由远洋转变为近海甚至是沿岸,面对的威胁也由传统安全转变为包括非传统安全在内的综合安全问题。③而远洋威胁的消失以及军事上的足够自信,也助长了美国在濒海地区运用军事优势达到政治目的的兴趣。1992年9月,美国海军部长、海军作战部长和海军陆战队司令共同批准并颁布了《由海向陆——为美国海军进入21世纪做准备》的战略白皮书,将支援近岸和陆上作战作为自己的主要使命,使得美国海军上百年的以夺取制海权为中心的马汉传统(On the Sea),转变为以力量投送和对陆打击为重点的科贝特传统(From the Sea)。因此,美军的海上战略重点逐渐从大洋上的海洋控制争夺转向濒海地区的力量投送,力量结构特别是主要的水面力量都围绕着航母打击群(CSG)和远征打击大队(ESG)进行集中,成为火力强大的海上堡垒。“由海向陆”于是成为美国在冷战后进行的第一次海上战略转型,濒海战斗舰和DDG1000项目的上马即是这种战略思路的突出体现。

  “9·11”事件后,美国军事战略重心转向反恐,海军更是被纳入整个反恐战略体系之中,海军作战任务进一步聚焦近海和岸上支援作战,海军陆战队甚至成为“第二陆军”长期在中东地区作战。2002年版的《国家安全战略》指出,美国在传统军事领域具有较大的优势,没有对手敢与之正面对抗,相反,恐怖主义和“失败国家”带来的非传统安全挑战成为美国需要应对的头号任务。④针对恐怖主义集团或“失败国家”,时任国防部长唐纳德·亨利·拉姆斯菲尔德(Donald Henry Rumsfeld)和罗伯特·盖茨(Robert Gates)先后提出了“先发制人”和“不规则战争”的战略构想。为迎合国家安全战略和国防战略,美国海上力量加速“由海到陆”的战略转向,特别强调全球快速机动和对陆打击能力。2003年的《海军作战部长指南》,前所未有地强调进攻能力,提出海军三大战略任务是“海上打击”、“海上盾牌”和“海上基地”。航母战斗群改称为航母打击群,并减少了航母编队舰艇数量,在东西海岸各部署一支远征打击群(ESG)。⑤2007年版的《21世纪海上力量合作战略》将前沿军事存在列为首要能力,提出全球力量分布要超越传统的部署区域,特别是非洲和西半球,以呼应从人道主义援助到日益严峻的反恐和其他非常规战争行动。⑥

作者简介

姓名:胡波 工作单位:

转载请注明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责编:孙龙)
W020180116412817190956.jpg
用户昵称:  (您填写的昵称将出现在评论列表中)  匿名
 验证码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
最新发表的评论0条,总共0 查看全部评论

回到频道首页
QQ图片20180105134100.jpg
jrtt.jpg
wxgzh.jpg
777.jpg
内文页广告3(手机版).jpg
中国社会科学院概况|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简介|关于我们|法律顾问|广告服务|网站声明|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