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经济学 >> 学科 >> 应用经济学
刘 涛:从供给侧发力壮大服务业新动能
2017年08月11日 11:06 来源:经济日报 作者:刘 涛 字号

内容摘要:2017年上半年,我国服务业保持了快速发展势头,服务业增加值同比增长7.7%,增速比去年同期加快0.2个百分点,且连续12个季度实现对GDP和第二产业的“双超越”,服务业增加值占GDP比重上升到54.1%,服务业对GDP增长的贡献率为59.1%,高于第二产业21.3个百分点。根据辛格曼对服务业的四大类划分,流通性服务业、生产性服务业、个人服务业和社会服务业在先发国家发展进程中呈现不同的演变趋势。生产性服务业中的信息传输、软件和信息技术服务业同比增长21%,领跑整个服务业,比今年一季度加快1.9个百分点,租赁和商务服务业的同比增速也超过整个服务业2.1个百分点。以开放创新增强服务业新动能当前和今后一个时期,进一步增强服务业新动能,要在开放创新上下功夫,做好以下两方面的工作:一是推动服务业高水平的双向开放。

关键词:服务业;增长;增加值;动能;创新;监管;开放;第二产业;零售额;网络

作者简介:

  当前,我国正处在增强服务业经济增长主引擎作用的重要时期,服务业具备“追赶型增长”“创新引领型增长”的双重潜力,需要以更大力度推进供给侧结构性改革,消除体制机制障碍,壮大服务业新动能,为经济平稳增长提供持续动力。

  2017年上半年,我国服务业保持了快速发展势头,服务业增加值同比增长7.7%,增速比去年同期加快0.2个百分点,且连续12个季度实现对GDP和第二产业的“双超越”,服务业增加值占GDP比重上升到54.1%,服务业对GDP增长的贡献率为59.1%,高于第二产业21.3个百分点。

  服务业新动能正在加快成长

  上半年,我国服务业新动能不断涌现并加快成长,成为经济增长的突出亮点。

  一方面,“追赶型增长”的潜力不断释放。根据辛格曼对服务业的四大类划分,流通性服务业、生产性服务业、个人服务业和社会服务业在先发国家发展进程中呈现不同的演变趋势。从国际经验来看,一般是在工业化的中后期阶段都会出现服务业加快发展的情况,因为工业的分工越来越细,对生产性服务业的需求是在不断提升的。同时这一阶段也是居民消费结构升级的关键时期,大家对生活性服务业的需求也是急剧高涨,这两点共同推进了服务业发展的速度在加快、比重在提高。2016年,我国人均GDP已超过11000国际元,生产性服务业增加值占GDP的比例接近先发国家相同发展阶段的水平。但是,其中的非金融类生产性服务业发展较为落后,增加值占比明显低于这些国家相同发展阶段的水平。从今年上半年情况看,我国非金融类生产性服务业的追赶步伐加快。生产性服务业中的信息传输、软件和信息技术服务业同比增长21%,领跑整个服务业,比今年一季度加快1.9个百分点,租赁和商务服务业的同比增速也超过整个服务业2.1个百分点;而金融业的增速不断放缓,同比仅增3.8%,比一季度回落0.6个百分点。除此之外,今年以来相关部门和行业组织积极推动服务业质量、标准提升与品牌建设,瞄准先发国家的最佳实践,着力缩短差距,也对服务业形成很强的增长推力。

  另一方面,“创新引领型增长”的潜力逐步显现。随着现代信息技术的普及,大量基于互联网的新兴行业和业态层出不穷,为服务业增长开辟了新的源泉。以市场规模位居世界前列的网络零售为例,今年上半年,我国网络零售额为3.1万亿元,同比增长33.4%,其中非实物商品网络零售额增长高达51.6%。行业内的领先企业初步建立起技术、商业模式优势,并加快全球网络布局,实现了与发达国家“并跑”甚至“领跑”。

  以开放创新增强服务业新动能

  当前和今后一个时期,进一步增强服务业新动能,要在开放创新上下功夫,做好以下两方面的工作:

  一是推动服务业高水平的双向开放。与发达国家相比,我国服务业的开放水平有待提高,一些隐性壁垒仍然存在。服务企业“走出去”的相关投资审批、外汇管理、人员出入境、金融支持等还有较大改进空间,专业化的境外投资服务发展不足,与中国制造“走出去”缺乏有效协同。为此,需要对标国际投资贸易规则,提高自贸试验区等建设质量,加快推广成熟经验,扩大服务业外资准入。同时,通过深度参与全球化、加快“一带一路”建设,加大对服务企业“走出去”的指导和服务,增强其全球布局及资源配置能力,不断拓展服务业增长的新空间。

  二是创新服务业发展的体制机制。目前,我国一些服务行业的准入障碍和行业垄断有待破除,公平竞争环境还需改善,部分具有混业、跨界特点的服务行业和业态还存在多头监管、重复监管问题,财税金融的激励和导向作用发挥不足。为此,需要深化“负面清单”改革,完善环保、安全、技术等方面的准入条件;加强产权保护,促进不同所有制企业、不同规模企业及线上线下企业的平等竞争;增大服务类政府采购的比重,有效调动社会力量参与提供公共服务的积极性,大力发展动产融资服务;建立统一高效、开放包容、多元共治的监管体系,探索适合于“互联网+”、分享经济的监管方式,更好引导技术、商业模式创新的市场化及产业化,不断增强服务业发展的活力和动力。

 

    (作者单位: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市场经济研究所)

  

分享到: 0 转载请注明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责编:张文齐 张天昱)
696 64.jpg
用户昵称:  (您填写的昵称将出现在评论列表中)  匿名
 验证码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
最新发表的评论0条,总共0 查看全部评论

回到频道首页
wxgg3.jpg
内文页广告3(手机版).jpg
中国社会科学院概况|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简介|关于我们|法律顾问|广告服务|网站声明|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