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经济学 >> 滚动新闻
今年达沃斯:不开“药方”,只给信心
2019年01月31日 15:17 来源:国际金融报 作者: 字号

内容摘要:

关键词:

作者简介:

  ◎ 记者 袁源

  复杂多变的国际关系以及暗淡的经济前景是2019年最急迫的风险,在这种背景下,达沃斯论坛气氛略显低迷,而参会的领袖们正试图传递出一种信心,以安抚企业和投资者的神经。

  每年1月下旬,全球各界的决策者们和顶级精英都会赶到瑞士小镇达沃斯,参加一年一度的世界经济论坛(World Economic Forum),而其更通俗的名称是“达沃斯论坛”。今年,这一论坛于1月22-25日召开。

  达沃斯论坛是全球最顶级人士才能进入的圈子,论坛的参会者,往往被外界贴上“达沃斯人”的标签,这一称谓,往往有“精英”、“财富”的隐含意味。

  每年苏黎世保险都会在达沃斯免费提供御寒用的蓝色针织帽子,几乎每人都会去小店里领一顶。戴着蓝色帽子的人们见面时往往会客气地点点头,如同一种暗语:“我们都是达沃斯论坛的一份子”。

  虽然今年有诸如美国总统特朗普、英国首相特雷莎·梅等重量级嘉宾缺席,但并不影响该盛会的地位以及受关注程度。

  据新华社1月24日报道,中国国家副主席王岐山出席达沃斯世界经济论坛2019年年会,发表了题为“坚定信心,携手前行,共创未来”的致辞并回答提问。

  这一中国声音引起了国际舆论的广泛关注。据中新社报道,国际舆论留意到,中国近年来借助这一场合多次表达坚定支持自由贸易、多边主义的立场,并向外界传达了中国将坚持对外开放、实现可持续增长的信心。

  中国声音引八方关注

  据新华社报道,在达沃斯论坛上,王岐山表示,经济全球化是历史必然。解决经济全球化过程中出现的问题必须对症下药,发展的不平衡要靠发展来解决。我们只能在做大蛋糕的过程中寻求更好地切分蛋糕的办法。诿过于人无助于问题解决。中国的选择是坚定不移把自己的事做好,坚持发展是第一要务,全面深化改革,推动全方位对外开放,促进“一带一路”国际合作,构建更高层次的开放型世界经济,建设相互尊重、公平正义、合作共赢的新型国际关系。

  王岐山强调,新技术是机遇也是风险和挑战。我们要以全人类命运与共的视野和远见,共同构建第四次工业革命时代的全球架构。要守住全人类安全的底线,同时为科学发现和技术创新留下广阔空间。要平衡照顾各国特别是新兴市场国家和发展中国家利益。要尊重各国主权,不搞技术霸权,不干涉他国内政。要坚持多边主义,使全人类都能从技术创新中受益。要维护社会公平正义,确保技术创新由人类主导、为人类服务、符合人类价值观。要改善政策环境,促进社会繁荣稳定。

  中新社援引德国之声的报道指出,王岐山利用达沃斯论坛,对全球化贸易、开放市场和国际合作问题作出了明确的表述。报道认为,王岐山的讲话是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两年前达沃斯演讲的延续。“当时习近平也明确表示赞成实行自由贸易和多边主义,并因此赢得很大支持”。

  “中国给出席达沃斯的人士带来的信息是:对中国经济增速放缓的担忧被夸大了。”美国有线电视新闻网(CNN)报道称,王岐山强调了中国仍将维持可持续的经济增长。对于中国而言,重要的是专注于长期发展。

  世界经济论坛亦在其官网撰文指出,今年是中国与世界经济论坛建立联系与合作的第40年,王岐山的致辞再次强调了中国将持续扮演一个“致力于维护和平、经济增长和国际秩序可靠的全球伙伴”。

  除了中国,达沃斯小镇仍可看到其他一些重要领导人的身影,他们向外界传达了一些关乎未来的信号。

  安倍以日本首相和20国集团(G20)主席国领导人的双重身份来到达沃斯。他呼吁,需要对实现消费者与产业活动所产生的大数据在国际上的自由流通展开讨论,并表明将通过技术开发推进应对全球气候变暖的对策。

  有“巴西特朗普”之称的巴西新任总统博索纳罗,在此次达沃斯论坛完成了就任以来的国际活动首秀。他在开幕式发表了6分钟的演讲,这比主办方给到他的时间短了很多。不过,他着力展示一个对贸易和外国投资更加开放的“新巴西”。

  同日,德国总理默克尔在另一场演讲中强调,目前的国际秩序架构遇到了改革的困难以及第四次工业革命时代带来的新挑战,这时,多边主义尤其不可或缺。

  难以招架的“全球化4.0”

  资料显示,世界经济论坛创始人兼执行主席克劳斯·施瓦布(Klaus Schwab)于1971年开始召开年度会议,讨论全球管理实践。

  达沃斯把出席者放在一起,允许政客可以在公众视野以外有一个难得的会面机会,这促成了多个让人记忆深刻的场景。比如,朝鲜和韩国于1989年在达沃斯举行了第一次部长级会议;1992年,南非总统弗雷德里克·威廉姆·德克勒克第一次在南非之外会见了南非反对种族隔离制度的两位黑人精神领袖曼德拉和曼戈苏图·布特;去年,希腊和马其顿总理7年来第一次会面,为马其顿长达27年的国名争端铺平了道路。

  论坛发展至今,有了更广阔的职权范围。今年,论坛着力讨论“全球化4.0:打造第四次工业革命时代的全球结构”。分论坛的议题主要讨论六类,分别是地缘政治、观念多样化与和平调解,全球经济的未来与金融货币体系,工业系统和科技政策,网络安全与风险复原,人力资本与社会叙事,制度改革和经济合作。

  之所以确定这一主题,是因为“全球化4.0时代才刚刚开始,但我们已经显得措手不及”。施瓦布在宣布2019年世界经济论坛年会主题时写到。

  打造一个更加公平、高度协作的全球架构已经十分必要。在施瓦布看来,用过时的观念解决全球化进程中的问题,对现有的流程和机制小修小补已无济于事。只有进行重新设计,才能抓住未来的新机遇,规避当前面临的各种问题。

  “世界经济与政治正在经历巨大变革,第四次工业革命的推动力已经引进了崭新的经济与全球化形式。为了公众的利益,我们需要崭新的管理制度。”施瓦布说。

  1月16日,世界经济论坛还发布了《2019全球风险报告》。报告表示,不断恶化的国际关系以及暗淡的经济前景是2019年最急迫的风险,多数专家认为这种紧张局势只会加深。

  报告称,不断加剧的经济及地缘政治紧张局势在损害国际关系,并妨碍应对类似环境恶化、气候变化、网络威胁等主要全球风险的集体意愿。

  1月21日,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也大幅削减了对全球经济增长的预测,将今明两年的全球经济增长预期分别下调至3.5%和3.6%,其中,融资环境收紧、贸易不确定性、英国“硬脱欧”等风险都被认为是经济下行的触发因素。这些,相较IMF去年同期的积极表述已发生变化。

  大佬们的担忧

  这也是商界大佬们所担心的。一些人还担忧各自国家央行的“弹药”不再充足。

  贝莱德副董事长菲利普·希尔德布兰德(Philipp Hildebrand)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我最担心的是,如果我们遇到严重的问题,如经济衰退或更严重的事,我们将只有非常有限的火力来回应它。”

  全球最大对冲基金桥水投资创办人、对冲基金经理雷·达利奥(Ray Dalio)也有同样的担忧,他在一个小组讨论中说,有限的货币工具恐无法应对下一次经济衰退的想法让他夜不能寐,央行能够出手的空间非常有限。

  一些人担心全球社会紧张局势上升,以及债务水平高企。

  被称为下一任股神的投资基金Baupost集团创始人塞斯·卡拉曼,在近日发布的“致投资者的年度信”中警告投资者注意全球紧张局势、债务上升和普遍存在的政治分歧对世界经济造成的影响,称自满的投资者若忽视这些风险将承担更大的风险。

  卡拉曼还指出,在今天的主权债务水平上可能已经孕育下一次重大金融危机的种子。他对各国债台高筑提出警告,指出美国政府债务总额目前已超过GDP,而加拿大、法国、英国和西班牙等国的负债也正在接近这一水平。

  此外,卡拉曼还于信中警示:“在持续不断的抗议、骚乱和不断升级的社会紧张局势中,不可能一切如常,社会摩擦仍然是全球民主国家面临的挑战,我们想知道投资者什么时候会更深入地意识到这一点。”

  一些人担心地缘政治事件带来的不确定性。

  花旗集团首席全球政治分析师、世界经济论坛的常客蒂娜·福特汉姆(Tina Fordham)表示,现在达沃斯的领袖人物头脑中的首要问题是,特朗普到底要做什么?减税和放松管制带来的“特朗普衰退”的担忧,已经明显动摇了投资者的情绪。

  一年之前,特朗普出席达沃斯论坛时,承诺“美国对商业开放”,一年之后,特朗普缺席达沃斯论坛。一年来,他开启了美国史上规模最大的减税运动,并不断增加政府开支,以刺激美国经济。与此同时,他挥舞“关税大棒”,向盟友及其他国家开征钢铝等关税,还频繁开启“退群”模式。

  IMF此前发布报告指出,美国对进口产品加征关税以及各个国家和地区对此采取的报复性措施“或将导致发达国家和新兴市场国家经济减速的重大风险”。

  会前,IHS Markit的首席经济学家Nariman Behravesh就表示,今年的达沃斯论坛气氛会比一年前更加暗淡,不过他指出,“那些参会的人将寻求传递一种信心,并安抚企业和投资者的神经。” 

作者简介

姓名: 工作单位:

转载请注明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责编:张文齐)
W020180116412817190956.jpg
回到频道首页
QQ图片20180105134100.jpg
jrtt.jpg
wxgzh.jpg
777.jpg
内文页广告3(手机版).jpg
中国社会科学院概况|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简介|关于我们|法律顾问|广告服务|网站声明|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