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经济学 >> 滚动新闻
法德之外,荷兰如何面对欧元区未来?
2018年04月28日 09:48 来源:澎湃新闻 作者: 字号
关键词:欧盟;荷兰;欧元

内容摘要:荷兰首相吕特将如何在这一年中为荷兰整装待发?作为欧盟的创始成员之一,荷兰是欧盟的一个重要成员国。3月底的欧盟峰会前一天,去年当选的法国总统、被视为是欧盟新推手的马克龙特地访问荷兰,与荷兰首相吕特(Mark Rutte)会面,就欧盟重大议题交换意见,也从侧面体现了荷兰的重要地位。荷兰RTL新闻台分析了荷兰首相吕特将如何在这一年中为荷兰整装待发。荷兰为欧元的未来陷入挣扎面对德国与法国在欧元区未来问题上的联盟,荷兰似乎陷入孤立。德国前财政部长朔伊布勒(左)与欧元集团前主席戴松布伦(右)被视为是欧元区财政问题上保守立场的代表人物文章也提到了左翼党派的立场:下议院的左翼党派则认为荷兰的立场是危险的。

关键词:欧盟;荷兰;欧元

作者简介:

 

  作为欧盟的创始成员之一,荷兰是欧盟的一个重要成员国。在英国脱欧后,这个擅长贸易、农业发达、人均GDP在欧盟数一数二的国家普遍被期待将在欧盟事务中发挥更大的影响力。2018年是欧盟首脑必须直面英国脱欧、难民、欧元前景等一系列重要问题并且最终做出决策的一年。荷兰首相吕特将如何在这一年中为荷兰整装待发?

  作为欧盟的创始成员之一,荷兰是欧盟的一个重要成员国。在英国脱欧后,这个擅长贸易、农业发达、人均GDP在欧盟数一数二的国家普遍被期待将在欧盟事务中发挥更大的影响力。3月底的欧盟峰会前一天,去年当选的法国总统、被视为是欧盟新推手的马克龙特地访问荷兰,与荷兰首相吕特(Mark Rutte)会面,就欧盟重大议题交换意见,也从侧面体现了荷兰的重要地位。

  然而传统上更倾向于政府间主义而对过于积极的一体化路径充满顾虑、更强调财政纪律而对共同分担风险有所排斥的荷兰,如何能在法国积极力主、德国看似将跟随的欧元区改革过程中发出自己的声音、推动更符合自己路线的议程?荷兰国内各个政党对欧元区改革的态度又是怎样的?荷兰RTL新闻台(RTL Nieuws)和《日报》(Algemeen Dagblad)的两篇报道为我们勾勒了出了轮廓。

  RTL分析了荷兰首相吕特在布鲁塞尔的地位和他应该采取的策略。文章认为,吕特有足够的经验和能力以在欧洲议题上发挥更重要的作用,他需要的是更积极地参与所有议题的谈判。并通过与德国保持密切关系,让德国来替荷兰发声——“通过柏林来斡旋”。而《日报》的文章则介绍了荷兰政党在欧元区改革问题上的分歧:右翼党派“特别强调要维护欧洲的预算规则”,而抵制欧元债券和共同税务基础;相反,左翼党派则“对马克龙的亲欧洲计划颇有好感”。

  2018年,荷兰首相吕特将剑指何方?

  2018年是欧盟首脑必须直面英国脱欧、难民、欧元前景等一系列重要问题并且最终做出决策的一年。荷兰RTL新闻台分析了荷兰首相吕特将如何在这一年中为荷兰整装待发。

  文章写道,在欧盟的权力中心布鲁塞尔,有越来越多的外交官和专家们表达了这样的声音:当下,在英国离开欧盟之际,荷兰的影响力正在日益增长。“荷兰扮演着至关重要的角色,因为它是欧洲心脏地带重要的贸易国家。”知名政治新闻网站Politico的记者瑞恩·希塞(Ryan Heath)这样说。荷兰是欧盟的创始成员国之一,又在欧元区中有重要位置,并不是欧洲所有国家都同时具备这样的条件。对欧盟而言,这让荷兰相比于丹麦这些国家更具重要意义。

  “荷兰正扮演着越来越重要的角色。”欧洲议会最大党派欧洲人民党(EPP)的领袖曼弗雷德·韦伯(Manfred Weber)说:“毫无疑问,在英国脱欧问题上,荷兰所做贡献至关重要。”

  吕特的影响力在增大。内部人士注意到,外国媒体对他的兴趣日益浓厚。在过去六个月里,吕特一直与欧盟其他政府的首脑合作。曼弗雷德·韦伯说:“吕特经验丰富,跟德国总理默克尔一样,他是欧盟成员国中在位时间最长的政府首脑之一。

  “吕特是一个自由主义者,但也有保守主义的一面。他身处在布鲁塞尔的权力中心,”瑞恩·希塞表示,“他灵活敏捷,擅长妥协并随时准备接受妥协。批评者会指责他没有坚定的立场,不过这反而确保了荷兰参与欧盟所有事务的讨论。”希塞说:“这很重要,因为你希望坐在桌上参与讨论而不是被排除在讨论之外。

  欧盟专家卢克·范米德拉尔(Luuk van Middelaar)表示2018年是决定欧盟未来至关重要的一年。范米德拉尔曾为欧洲理事会主席范龙佩(Herman Van Rompuy)和欧盟委员波尔克斯坦(Frits Bolkestein)工作,并撰写过多本有关欧盟的书籍。他说:“这些年来欧盟危机接二连三,现在终于可以稍作喘息,我们是时候深思熟虑欧盟的未来了,例如欧元前景和移民问题。”

  这个方向将由像默克尔、马克龙和吕特这样的政府首脑决定。范米德拉尔说:“欧洲不是一个国家,它没有政府。如果说有什么类似政府的机构,那就是欧洲理事会。政府首脑们集聚的峰会就是决定欧洲事务的地方。我们将带领欧元走向何方?我们在未来如何与土耳其进一步相处?我们该拿俄罗斯怎么办?吕特代表我们坐在讨论桌前,他因此就是对荷兰来说最重要的欧洲政治家。凭借着丰富的经验、旺盛的精力和个人魅力,他可以将荷兰带出泥潭。”

  “关于欧元的未来,我们正在进行广泛的讨论,”范米德拉尔说,“很多事情仍不明朗,而且极不确定。”法国总统马克龙发起了一项广泛而深远的计划:设立欧洲统一财政部长、构建欧元区成员国统一的财政预算和统一的欧洲税收。在去年12月的欧盟政府首脑峰会上,吕特反对马克龙这一广泛深远的欧洲计划。

  “荷兰更希望一切维持现状。总体上就是不停地说:‘不不不’”范米德拉尔继续说,“但德国会在某些方面向法国让步。对荷兰而言这一点很重要,那就是,我们需要能适应对法国做出了让步的德国。”对吕特来说,诀窍就是:通过柏林来斡旋。“我们的思路与德国最相近,要确保荷兰的愿景能够通过德国总理默克尔来呈现。由于吕特与默克尔的良好关系及自身经验,他可以担当重要的角色。

  文章披露,吕特被视为是现任欧洲理事会主席唐纳德·图斯克(Donald Tusk)可能的继任者。“吕特是一位上佳候选人,”瑞恩·希塞说,“目前,自由主义者们在欧盟最高层尚未谋得任何要职。吕特可能能得到马克龙的支持,可以想象,如果是这样,那将是吕特在布鲁塞尔的权力之路非常好的起点。

  吕特一再否认有关自己的这一传言:“我不会,这决不可能发生。”去年十二月初时他这样说到。瑞恩·希塞认为他这样表示合乎逻辑的:“当他说出‘我是候选人’的那一刻,他就将失去在自己国家的所有公信力。如果他真的那样说,就意味着他在政治上的死亡。但是在布鲁塞尔,坊间的确在这样谈论。”

  “但首先,2018年吕特还有工作要做:他现在就必须开始利用他的影响力。”范米德拉尔说,“如果等到法徳达成协议,荷兰便几乎不能再改变什么了。所以你必须在初始阶段就施加额外的影响力。那就是现在,是接下来的几周。”2017年12月底,吕特就曾在德国《法兰克福汇报》(Frankfurter Allgemeine Zeitung)上发表过一篇评论文章。

  2018年1月底就将有一个象征性的时刻到来:1963年1月22日法德两国签署了友好条约。范米德拉尔说:“再过三周就是55年前的那一时刻,法国人和德国人通常会在这种时刻提出美好的倡议,而这些正在准备之中。”范米德拉尔说道,“荷兰可以通过默克尔来发挥影响,或者可以采取更好的方法,那就是直接参与法徳谈判。在布鲁塞尔有这样一种说法:‘那些不坐在桌边的人,就只能出现在菜单上了。’(译者注:意为“那些不能参与谈判的人,其利益最终将被别人瓜分”)毫无疑问,马克·吕特是明白这个道理的。

  荷兰为欧元的未来陷入挣扎

  面对德国与法国在欧元区未来问题上的联盟,荷兰似乎陷入孤立。《日报》(Algemeen Dagblad)2月8日的文章介绍了荷兰政府和各个政党对此的态度。文章写道,柏林正在刮起一阵旋风,荷兰下议院对此明显感到不适。把德国的新联盟协议与荷兰联盟协议联系起来看就明白为什么了。

  自由民主人民党(VVD)、基督教民主呼吁(CDA)、民主66(D66)和基督教联盟(CU)特别强调要维护欧洲的预算规则,即使这些规则时常遭到违背;它们有很多不想要的东西:不想要通过比如欧元债券(eurobonds)这样的手段来共同支撑债务、不想要欧洲共同税务(fiscal capacity)。

  而由德国基民盟(CDU)、基社盟(CSU)和社民党(SPD)组成的新一届联盟则走得更远,他们在寻求与法国的连结。而后者在总统马克龙的领导下主张欧元应当深入植根于整个欧洲,欧元区应当拥有自己的预算和自己的欧洲财政部长。德国联邦总理安格拉·默克尔和法国总统马克龙将在近期内为此确立方案。

  现在问题就是:荷兰将在这一权力角逐中发挥何种作用?2018年是对欧元区前途至关重要的一年。荷兰财政部长霍克斯特拉(Wopke Hoekstra)称,这种权力角逐是一个“讽刺”,荷兰不想加入,要与之隔离。这位来自基督教民主呼吁的部长在关于欧元未来的辩论中指出:“当然,我们不能是孤立的,这也很重要……”

  霍克斯特拉说,荷兰对法德主张的立场是批评的,但也是有建设性的。比如,荷兰政府支持欧洲银行业联盟的完善、欧盟预算的“现代化”——如今,这个预算很大程度上还是给农业的。为此,他在过去几个月中访问了芬兰及波罗的海国家以寻求支持。

  同时,霍克斯特拉也强调,荷兰与德国的关系依然很好。即使是在财政上的鹰派、令南欧国家恐惧的朔伊布勒(Wolfgang Sch?uble)——他过去与欧元集团(Eurogroupe)主席戴松布伦(Jeroen Dijsselbloem,前荷兰财长)是默契的搭档——将被一个社民党人取代。霍克斯特拉说:“德国过去是,现在是,将来也是我们的盟友。”

  德国前财政部长朔伊布勒(左)与欧元集团前主席戴松布伦(右)被视为是欧元区财政问题上保守立场的代表人物

  文章也提到了左翼党派的立场:下议院的左翼党派则认为荷兰的立场是危险的。绿色左翼(GroenLinks)的议员施奈尔(Bart Snels)认为荷兰应当寻求与法德组合更接近,以便实施真正的影响,“否则,我担心荷兰会越来越孤立。”这一主张并不意外,他所在政党对马克龙的亲欧洲计划颇有好感。

  一直支持欧元债券的民主66也是同样立场。但佩赫托德领导的这一政党(Alexander Pechtold)在组阁谈判中被更保守的力量淹没了。他们的联盟伙伴自由民主人民党、基督教民主呼吁和基督教联盟希望欧元仍是成员国的事务,而不要将权限转交到欧盟层面。基督教民主呼吁的议员欧姆齐格特(Pieter Omtzigt)表示:“荷兰可能比人们想象的要强大,在很多领域,荷兰是可以一票否决的,这给了荷兰很大的权力。”

  自由民主人民党议员赫尼斯(Jeanine Hennis)表示,在荷兰准备与特别是南欧的国家分担风险之前,这些风险必须先得到降低,而这意味着这些国家必须遵守预算协议。“否则,不信任将进一步加剧,货币联盟中隐藏的炸弹就一直没有排除。”

作者简介

姓名: 工作单位:

转载请注明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责编:张天昱)
W020180116412817190956.jpg
用户昵称:  (您填写的昵称将出现在评论列表中)  匿名
 验证码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
最新发表的评论0条,总共0 查看全部评论

回到频道首页
QQ图片20180105134100.jpg
jrtt.jpg
wxgzh.jpg
777.jpg
内文页广告3(手机版).jpg
中国社会科学院概况|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简介|关于我们|法律顾问|广告服务|网站声明|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