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经济学 >> 滚动新闻
2016年中国经济增长6.7% 服务业增加值占比提高1.4个百分点
2017年01月23日 00:00 来源:21世纪经济报道 作者:定军 字号

内容摘要:1月20日,国家统计局公布的数据显示,初步核算, 2016年国内生产总值(GDP)744127亿元,按可比价格计算,比上年增长6.7%。

关键词:中国经济;服务业增加值;增速;经济增速;国家统计局

作者简介:

  本报记者 定军 北京报道

  1月20日,国家统计局公布的数据显示,初步核算,2016年国内生产总值(GDP)744127亿元,按可比价格计算,比上年增长6.7%。

  相比2015年6.9%的增速,6.7%的增速略有下降,但在全球主要经济体仍是最高。根据国际货币基金组织的估算,2016年中国经济增速高于印度(约6.6%)。

  “作为世界第二大经济体,我们的经济总量已经达到11万亿美元,每增长一个百分点都是很大的数量。所以中高速的成绩,特别是还伴随着经济结构优化、发展方式转变,是非常难能可贵的。”国家统计局局长宁吉喆在1月20日国新办发布会上说。

  21世纪经济报道了解到,相对于2007年14%以上的增速,2016年中国经济增速已降低一半,但是经济结构出现优化。比如服务业的比重继续提高,消费贡献率占比近2/3,单位GDP能耗下降5%,企业效益提高。

  2017年3月召开的全国“两会”将公布2017年中国经济增长目标。有市场机构预测2017年增速目标可能在6.5%左右,比2016年6.5%-7%的目标要低。主要理由是房地产和金融要挤泡沫,这对2017年经济影响很大。

  中国社科院经济形势分析组研究员沈利生表示:“现在经济增长更多是依靠服务业和居民消费。2017年要加快发展新兴产业。搞得好,经济增速为6.6%也是有可能的。”

  2016年中国经济增长6.7%

  2016年宏观经济运行比较平稳,前三季度每季度增速均为6.7%,四季度为6.8%,全年增速6.7%。

  “经济运行处在合理区间,经济增长的质量和效益提高,新动能成长,是过去一年新常态特征更加明显的主要标志。”宁吉喆表示。

  据了解,相比过去几年,2016年中国经济增速仍呈现下降的态势。当年增速比2015年下降0.2个百分点,比2014年的7.4%、2013年的7.3%都有所放缓。

  在增速放慢的同时,经济结构有所优化。2016年第三产业增加值(服务业)占GDP的比重为51.6%,比上年提高1.4个百分点,高于第二产业11.8个百分点。全年最终消费支出对GDP增长的贡献率为64.6%。节能降耗成效突出,全年单位GDP能耗比上年下降5.0%。

  换言之,经济已经主要依靠消费和服务业增长。同时,第二产业和投资对经济的贡献率下降。

  国家统计局的数据显示,2016年第二产业增加值增长6.1%,低于第三产业增加值增长7.8%的速度。其中,规模以上工业增速仅仅6%。

  数据还显示,2016年全年社会消费品零售总额332316亿元,比上年名义增长10.4%(扣除价格因素实际增长9.6%),增速与前三季度持平。但是同期全年固定资产投资(不含农户)596501亿元,比上年名义增长8.1%(扣除价格因素实际增长8.8%),增速比前三季度回落0.1个百分点。

  值得注意的是,2016年第四季度实施的房地产调控,并未拉低经济增速。2016年第四季度经济增速为6.8%,比前三季度加快0.1个百分点。

  对此,清华大学中国与世界经济研究中心研究员袁钢明认为,去年四季度经济增速反而提升,表明消费以及一些新兴产业发展快,抵消了房地产调控的影响。

  “这是一个很好的势头,这说明大众创业、万众创新促进了服务业等产业快速发展。就业没受到太大影响,新兴经济更是发展快,这说明不过分依赖房地产和基建投资,中国经济仍可快速增长。”他说。

  21世纪经济报道了解到, 2016年新动能快速成长,战略性新兴产业增加值比上年增长10.5%,增速比规模以上工业高4.5个百分点。大众创业万众创新扎实推进,全国新登记企业553万户,比上年增长24.5%。

  通过改革促进经济增长

  市场分析认为,2016年宏观经济企稳得益于房地产开发投资反弹。国家统计局的数据显示,2016年全国房地产开发投资102581亿元,比上年名义增长6.9%(扣除价格因素实际增长7.5%),比2015年的1%名义增速大幅提高。

  但房地产调控的加码或将影响2017年的房地产投资和消费。比如交行金融研究中心高级研究员夏丹预计, 房企资金来源减少和需求端意愿减弱构成开发投资下行的两个负面因素,使得2017年房地产开发投资增速缓慢回落,全年增速约2%左右,低于2016年的6.9%增速。

  北大经济研究所常务副所长苏剑认为,现在的问题是高房价对实体经济产生了挤出效应,国内投资的土地成本比较高,这些对经济会造成影响。

  在消费领域,由于2016年全国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扣除价格因素后实际增长6.3%,低于6.7%的经济增速,这可能导致2017年消费增速放慢。

  在出口方面,当选美国总统的特朗普提出要促进制造业回归甚至发动“贸易战”,这将对中国出口不利。

  因此,2017年“三驾马车”对经济增长的贡献难有显著提升。专家建议应通过改革促进经济增长。

  “比如在降低实体经济方面,各个城市应该增加土地供应,降低房价,还有各地很多领域的投资对民企和外资放开。这些都出了文件,关键是看能落实到什么程度。”苏剑说。

  苏剑认为,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增速低于GDP增速要引起关注,需要研究是不是税负加重导致。沈利生则表示,目前居民收入增长慢,主要是低收入者收入太低,下一步要解决这部分人收入低的问题,否则消费难以快速上升。

  财政部的数据显示,2016年11月国内增值税3787亿元,同比增长46.4%。这既有“营改增”的因素,也一定程度反映出企业负担重。2016年11月个人所得税712亿元,同比增长22.1%。个人所得税由企业代缴,缴纳者为工薪阶层。专家认为,这实际上是使得低收入者缴税更多,拉大了贫富差距。

  宁吉喆披露的数据显示,2012年到2015年,反映贫富差距的基尼系数分别是0.474、0.473、0.469、0.462。而2016年是0.465,比2015年提高了0.003,结束了此前连续4年下降的态势。

分享到: 0 转载请注明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责编:张文齐)
W020180116412817190956.jpg
用户昵称:  (您填写的昵称将出现在评论列表中)  匿名
 验证码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
最新发表的评论0条,总共0 查看全部评论

回到频道首页
QQ图片20180105134100.jpg
jrtt.jpg
wxgzh.jpg
777.jpg
内文页广告3(手机版).jpg
中国社会科学院概况|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简介|关于我们|法律顾问|广告服务|网站声明|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