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经济学 >> 观点
许成钢:中国最基本的问题是内需不足
2016年12月11日 09:28 来源:中国改革论坛网 作者: 字号

内容摘要:从10%到6.7%,中国经济增速已经连续五年高位下行,中国经济出现的问题,很多人认为是由于经济体制问题,产业政策之争烟硝四起,如何处理好政府与市场之间的关系?

关键词:内需;中国;刺激;财政;中国经济

作者简介:

 

  从10%到6.7%,中国经济增速已经连续五年高位下行,中国经济出现的问题,很多人认为是由于经济体制问题,产业政策之争烟硝四起,如何处理好政府与市场之间的关系?经济何时能企稳回升?如今,国企改革进入政策落实期,进展如何?在全球经济下行的背景下,中国该如何发力?经济观察报与北京当代经济学基金会一起联合采访了北京当代经济学基金会学术委员、长江商学院教授许成钢,请他解读中国经济下滑之谜、政府与市场的边界关系,详谈经济学理论的中国创新路径。许成钢曾获2016年中国经济学奖、2013年孙冶方经济科学奖。

  把财政刺激抽掉问题更突出

  经济观察报:你怎么看未来中国的经济方向?

  许成钢:基本上最近几年大的变化方向在我的预料之内,即中国经济会持续下滑。现在中国面对的基本问题没有得到解决,而经济暂时没有下滑,是使用某些政策手段暂时顶住所致,只要顶住的手段稍微放松,经济又会继续下滑。其中最主要的手段就是财政刺激,财政刺激一放松,整个经济就下滑。中国现在最基本的问题是长期内需不足。

  非常简单的现实情况就是,全中国个人可支配收入的总值占GDP的比例非常低。有一些人认为,2011年以后,个人收入占GDP的比例有所回升,但这实际上是误导,为什么呢?当我们讲什么东西决定内需的时候,关键不在于速度,而在于水平,在于比例。最近略有回升指的是向好的速度,即相比原来非常低的比例下,有一点提升,但是这一点提升,并没有从根本上改变全体中国个人收入占GDP比例远为过低的水平。

  只要全体个人的收入占GDP的比例很低,就决定了全社会的需求不足,大量的东西没有人买,经济增长没有力量。所谓过剩首先就是因为需求不足;另一部分的过剩是在中国的制度里产生出来的,我们叫软预算约束的问题。当制度为企业制造出大量软预算约束的现象时,企业就不会管市场上的需求,仍然继续生产。我们现在的通货膨胀率非常低,看PPI实际上是通货紧缩,PMI也已经持续两年呈收缩状态,所有这些实际上都反映了,内需不足导致经济增速下滑,如果把财政刺激抽掉,问题更突出。

  经济观察报:你觉得财政刺激能持续多久呢?

  许成钢:财政刺激不是解决问题的办法,从规律性的现象我们知道,现在的问题,用财政刺激是不能解决的。

分享到: 0 转载请注明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责编:何容)
W020180116412817190956.jpg
用户昵称:  (您填写的昵称将出现在评论列表中)  匿名
 验证码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
最新发表的评论0条,总共0 查看全部评论

回到频道首页
QQ图片20180105134100.jpg
jrtt.jpg
wxgzh.jpg
777.jpg
内文页广告3(手机版).jpg
中国社会科学院概况|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简介|关于我们|法律顾问|广告服务|网站声明|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