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经济学 >> 观点
赵昌文:国企改革要公平竞争不要退出
2014年05月26日 00:00 来源:价值中国 作者:赵昌文 字号

内容摘要:我们现在一般竞争性领域分布的国有资本是80%以上,如果退出,既不可能,而且关键没有必要。国有资本可以赚钱,关键要公平竞争。垄断性行业的改革,要和国有企业、国有资本、混合所有制的发展结合起来。

关键词:公平竞争;国企改革;国有资本;竞争性领域;国有企业

作者简介:

  我们现在一般竞争性领域分布的国有资本是80%以上,如果退出,既不可能,而且关键没有必要。国有资本可以赚钱,关键要公平竞争。

  三中全会后,关于中国国有企业改革出现了很多新的情况,我个人认为,目前关于国有企业下一步改革最大的问题就是共识。

  中国有那么多的国有企业、国有资产、国有资本,去年年底,中国国有企业总资产是91万亿,所有权权益31万亿。在OECD国家最新统计数据中,中国无论是从资产还是所有权权益或者就业来说,这个量都是非常大的。

  但更加关键的是,为什么在国有企业经历了那么波澜壮阔的改革之后,还那么关心国有企业改革?因为,改革这么多年后,在这接近15万家国企中,竟然还有16%左右的是全民所有制企业;在国资委管的113家大型国企里,还有少数几家仍是按照1988年全民所有制工业企业法注册的企业法人,而不是公司法人;即便已经实行公司化改革的国企,我们仍有37%左右的是国有独资公司,这都是改革的空间。国企资源配置效率需要进一步改革。

  目前,关于国企改革的一个争议焦点就是国有资本布局的问题。很多声音认为国企应该退出竞争性领域,但我们现在遇到一个难题,国有资本80%分布在竞争性领域,这是我们难题。如果它们都退出,第一从战略上来说,这是很大的决策,第二从技术上来说,包括从资本市场的容量上来说需要很长的时间。更加重要的问题是,它们该不该退出。

  三中全会决定国有资本应该重点布局于国家战略目标的行业,如公共服务、战略性产业、生态、科技进步、国家安全等。我个人理解,这里面有三个关键问题。第一个关键问题就是重要行业和关键领域是什么?三中全会决定不是按照正面清单,告诉你就是这些布局领域,它只是说这些行业很重要。而且每次党的文件表述不一样。我自己认为重要行业和关键领域应该基于一个国家经济社会发展的主要矛盾判断。比如我们在那样一个时期,80年代短缺经济,保证供给是很重要的。后来重化工业成了经济发展瓶颈,很多国有资本转到重化工领域。现在随着重化工领域产能过剩,下一步国有资本是不是应该更多的布局于多年以来转轨经济的长板,包括经济转型过程中社会发展相对不足的领域。

  第二个关键问题是是否要从竞争性领域退出。我们现在一般竞争性领域分布的国有资本占80%以上,如果退出,既不可能,而且关键没有必要。国有资本可以赚钱,关键要公平竞争。

  第三个问题就是赚来的钱怎么办?我们每年国有资本收益很多还返回到国有企业体系,将来越来越多的管理体制理顺。国有资本收益提高以后,这些钱纳入公共财政预算,服务于国家发展和公共服务体系建设,用之于民,这是非常重要的判断。

  另外,国企混合所有制经济也是目前大家比较关注的问题。现在大家争论的焦点在于,混合所有制发展究竟是希望通过混合所有制提高国有企业的活力,还是给民营资本创造更多的发展空间?我个人觉得这不是非此即彼的问题,更多的还是两个方面都有。核心的问题在于怎么搞。

  我个人觉得是三个方面:第一,那些没有搞公司制改造的央企母公司经过分类以后,如果不涉及到国家战略目标,我想它应该是混合所有制的一个方面;第二,那些还是全民所有制企业的国有企业,或者已经实行了股权多元化,但仍然没有实现其他资本进入的公司,法人股之间也是股权多元化,但不是真正意义的混合所有制;第三,下一步混合所有制重点应该是从竞争性领域更多的推进,相对来说阻力少一些。垄断性行业的改革,要和国有企业、国有资本、混合所有制的发展结合起来。

分享到: 0 转载请注明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责编:张文齐)
W020180116412817190956.jpg
用户昵称:  (您填写的昵称将出现在评论列表中)  匿名
 验证码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
最新发表的评论0条,总共0 查看全部评论

回到频道首页
QQ图片20180105134100.jpg
jrtt.jpg
wxgzh.jpg
777.jpg
内文页广告3(手机版).jpg
中国社会科学院概况|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简介|关于我们|法律顾问|广告服务|网站声明|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