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文萃
【文萃】“神思”与“想象”的隔和融
2020年02月25日 11:10 来源:《中国文学批评》2019年第3期 作者:李健 字号
关键词:“神思”;“想象”;义理;内涵;隔;融

内容摘要:“神思”与“想象”是分属于中西文学理论、美学的两个不同的范畴。中西文学理论家、美学家不遗余力地赞美神思,推崇想象,已经证明了它们的存在价值。无论“神思”还是“想象”讨论的都是创作思维和心理问题,在各自生成和发展的过程中,形成了各自的理论特征,塑造了各自的理论品格。它们之间有隔阂、有差异,同时,也可以融合,能够融通。撇开大的文化因素,从思维特征、心理特征、情感特征来看“神思”与“想象”的隔与融,可能会发现两种理论的本质异同。它们的隔主要体现在对各自的思维特征、心理特征的把握上,在这两个方面,它们之间不可通约。而它们的融主要表现在,它们都是直觉,都追求虚构,都注重思维开展过程中的情感性,与其说这是中西对艺术思维和构思方式的认识相同,不如说是中西文心的相通。

关键词:“神思”;“想象”;义理;内涵;隔;融

作者简介:

  “神思”与“想象”是分属于中西文学理论、美学的两个不同的范畴。中西文学理论家、美学家不遗余力地赞美神思,推崇想象,已经证明了它们的存在价值。

  无论“神思”还是“想象”讨论的都是创作思维和心理问题,在各自生成和发展的过程中,形成了各自的理论特征,塑造了各自的理论品格。它们之间有隔阂、有差异,同时,也可以融合,能够融通。撇开大的文化因素,从思维特征、心理特征、情感特征来看“神思”与“想象”的隔与融,可能会发现两种理论的本质异同。

  它们的隔主要体现在对各自的思维特征、心理特征的把握上,在这两个方面,它们之间不可通约。而它们的融主要表现在,它们都是直觉,都追求虚构,都注重思维开展过程中的情感性,与其说这是中西对艺术思维和构思方式的认识相同,不如说是中西文心的相通。

  一、“神思”义理之辨

  据文献推断,“神思”一词最早出现在汉末建安年间曹植的《宝刀赋》中,但是,并不具备文论范畴“神思”意涵。西晋时期,陆机 《文赋》虽然深入地讨论了神思理论,却没有运用“神思”概念。这 说明,神思理论一直处在自主性的生长过程中。真正将“神思”发展成为一个创造性范畴的是刘宋时期的绘画美学家宗炳,《画山水序》明确提出“神思”概念,为后来刘勰正式确立这一概念,使之成为一个规范的文学理论、美学范畴打下了坚实的基础。

  归纳陆机、宗炳、刘勰对神思的认识,可以得出这样的结论:神思是一种创造性的构思方式和艺术思维方式,其中包蕴着丰富的思维和心理内容,是任何文学艺术创作都不可缺少的。神思的理论意涵涉及中国传统的思维和心理,具体来说,大致体现在以下几个方面:

  其一,神思与情感相伴而生,一方面,情感推动着神思的开展,另一方面,神思又深化了情感。由于文学艺术以表达情感为中心,因此,情感是神思的灵魂,左右着神思的开展。

  其二,神思最主要的特征是超越时间和空间。超越时空意味着思维的自由,更意味着创造的自由,它可以不受任何条件的限制。这是文学艺术的魅力之所在,也是创造的魅力之所在。

  其三,神思展示了心与物的融洽关系,这是艺术思维呈现出来的天人合一关系。心和物是思维和心理的问题,其内蕴的不仅是物象对情感和思维的激发,同时还是情感和思维对物象的寻求和选择,以及最终在文学艺术作品中的呈现。

  其四,神思是一种无法言说的心理现象,它是一种神秘的直觉,维系着思维的个体性、独特性和创造性。古代的理论家认识到神思的 不可言说,可是一直都在言说,其实是在渲染神思的直觉创造。神思的直觉性特征决定神思的不可重复性,唯有不可重复,才是独特的。

  二、“想象”内涵之析

  “想象”作为西方最古老的文学理论、美学范畴之一,理论内涵同样经过了漫长的演化,其丰富性和复杂性自然简言难尽。柏拉图的想象观念隐含在他的模仿说和虚构说里,通过他对模仿和虚构的贬低,我们能感受到他对想象的鄙视,因为想象同样无法接近他所说的“理式”。在亚里士多德看来,想象的产生是因为外在事物的激发,它根植于人类的生活经验,是人类记忆的一种表现。康德把想象力和“天才”联系在一起,其实就是把想象力看作是审美创造的一种能力。黑 格尔说,想象要靠牢固的记忆力。维柯说,记忆和想象是一回事。这些论断对我们认识想象有很大的启发。它说明,西方人对想象的认识原本就有哲学和心理学的基础,他们是把想象作为一个形而上的问题来加以讨论的,这种情形一直持续到浪漫主义文学兴起才发生转变。

  浪漫主义文学的突出特征是想象瑰丽,情感奔放。因此,浪漫主义的作家和理论家在讨论想象问题时总是离不开对情感的讨论。瑞恰慈在归纳西方关于想象的认识时曾罗列了六种意义,从中我们大致可以看出,想象的蕴含极其丰富,新奇、形象、共鸣、创造等是它的特征。

  瑞恰慈的归纳虽然经典,但是,那毕竟是西方的理论视角,在我们看来,他并没有把想象的理论内涵清理完整。从认识想象的思维特征、心理特征、情感特征的目的出发,我们把想象的理论内涵大致归纳如下:

  其一,想象是心理学的记忆,想象的一切行为都是以记忆为基础的。这一点涉及的范围很广,从古希腊时期的亚里士多德到18世纪的黑格尔、维柯乃至20世纪甚至当下,相关的讨论从未间断。

  其二,想象是一种自由的创造能力。这种自由创作是全方位的,从整体的构思、协调到思想和情感的处理,及至语言、形象,无不受想象的调配。自由是强调创造的无功利,强调创造的无约束、无限制,它与审美价值联系在一起。

  其三,想象是直觉的成果,它伴随着浓烈的情感运动。直觉与理智一直是西方哲学讨论的核心问题。西方人重视理智而鄙视直觉,偏偏克罗齐发现了直觉的价值,着意强调直觉是想象的创造。

  三、“神思”与“想象”之隔

  “神思”和 “想象”产生于两种截然不同的文化和语境之中,它们之间存在着天然之隔。这种“隔”,既有表面之隔,也有本质之隔,归根到底,这是两种文化造成的。

  中西哲学观念不同,这是文化差异的根本之所在,也是“神思”和“想象”之隔的内在主因,因为,“神思”和“想象”的背后都有一种哲学观念在支撑,在中西文学理论中,关于它们义理或内涵的阐发都以本土的哲学观念为依据。中国古代对“神思”的认识是基于天 人合一的立场,西方对“想象”的认识立场则是主客二元论。

  “神思”与“想象”的义理和内涵之隔表现在许多方面,一篇短文难以面面俱到。我们只从思维特征、心理特征入手发掘二者的本质差异。

  第一个方面,关于心理特征的认识。“神思”和“想象”都非常看重对各自心理特征的认识,各自展开了相当有深度的探讨。在对二者开展的心理特征的认识上,中西存在着巨大的差异。简单地说, 中 国古代强调“神思”开展的心理基础是虚静,西方强调“想象”开展的心理基础是记忆。虚静与记忆,是中西两个重要的心理学范畴,而这两个心理学范畴,一个是无功利心态,一个是回忆、虚构,它们分 别成为“神思”与“想象”开展的心理基础。

  第二个方面,关于思维特征的认识。虽然中西都把“神思”和“想象”视为艺术思维,但是,在对二者思维特征的认识上,切入点很不一样,得出的结论也大相径庭。中国古代认为,“神思”的特征是超越时空;而西方认为,“想象”的特征是化解与综合。这典型地体现了中西文学理论、美学的逻辑差异。

  “神思”的思维特征是超越时空,“想象”的思维特征是化解、综合,这符合中西方的思维习惯。中国喜欢直觉,西方更喜欢理智。超越时空着眼的是直觉,化解、综合着眼的是理智。两种思维特征是两条截然不同的道路,这是“神思”与“想象”的典型之隔。

  四、“神思”与“想象”之融

  “神思”与“想象”的融合、融通,在我们看来,最主要的还是体现在思维与情感上。具体地说,“神思”和“想象”都是直觉思维,都追求虚构,在开展的过程中都伴随着情感。

  中国古代的思维以直觉为主,对事情的言说都通过比譬和会意的方法,最终实现表情达意的目的。“想象”也是直觉,这是西方文学理论家、美学家的共识。

  “神思”和“想象”在中西方各自的语境中都是直觉思维,赞美神思或想象,就是赞美直觉,肯定直觉在文学艺术创作和审美中的重大意义。这是“神思”和“想象”之融的一个重要体现。

  “神思”与“想象”之融的另一个方面是,它们都是虚构。中西 文学理论、美学分别肯定了“神思”或“想象”的虚构性。“神思”和“想象”之融还表现在情感特征方面,这在中西文学理论、美学中的认识是非常明确的。这是因为,无论中西,文学艺术本身都是情感的产物,它们的主要功能就是表达情感。借助于情感展示人类的生存智慧,传播人文精神。无论“神思”还是“想象”都有强烈的情感参与,否则,“神思”和“想象”都会失去它们的创造价值。

 

  (作者单位:深圳大学美学与文艺批评研究院。《中国文学批评》2019年第3期,中国社会科学网 韩卓吾/摘)

 

作者简介

姓名:李健 工作单位:

转载请注明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责编:赵明豪)
W020180116412817190956.jpg
用户昵称:  (您填写的昵称将出现在评论列表中)  匿名
 验证码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
最新发表的评论0条,总共0 查看全部评论

回到频道首页
QQ图片20180105134100.jpg
jrtt.jpg
wxgzh.jpg
777.jpg
内文页广告3(手机版).jpg
中国社会科学院概况|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简介|关于我们|法律顾问|广告服务|网站声明|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