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文萃
【文萃】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与中国现代性的当代重构
2020年02月24日 14:56 来源:《内蒙古社会科学》2018年第6期 作者:张明 字号
关键词: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中国现代性;批判意识;中国方案

内容摘要:

关键词: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中国现代性;批判意识;中国方案

作者简介:

  从起源上说,中国在建构现代性的历史进程中曾经历了一系列的探索,但从整体而言,中国现代性问题仍处于现在进行时而非终极完成状态。此外,从当代中国现代性问题的生长环境看,这种现代性的建构与完善仍然面临着一系列复杂而深刻的挑战。

  一、当代中国现代性建构的历史语境及其问题意识

  纵观中国现代性问题生成与发展的历史进程,深刻的焦虑与批判意识在其中始终扮演着重要的理论心态,甚至在某种程度上直接形塑了中国现代性的建构及其走向。有学者将近代以来中国现代性发展划分为文化现代性、政治现代性和经济现代性三个阶段。尽管上述三个阶段的划分存在着值得进一步细化与推敲之处,但其大致勾勒出了近代以来中国现代性问题发展的基本路径。上述不同历史发展阶段始终存在着对西式现代性深刻的焦虑与批判意识,这种焦虑与批判意识在新中国成立初期的现代性建构中成为其重要特征。

  在当前全球化资本主义历史条件下,尤其是资本现代性话语霸权的背景下,后发民族国家的自身现代性建构无疑面临着主体性“缺失”或“失语”的挑战。改革开放以来,我国在现代性实践的经验教训基础上,实现了社会主义现代性建构与资本主义现代性之间在具体操作或环节上的嫁接,开启了社会主义现代性建构的新探索。

  当代中国现代性重构的基本理论立场便是必须重塑对西式现代性话语霸权的焦虑意识与批判姿态。另一方面,在当代中国现代性建构中重建焦虑意识,并非意味着固守民族传统、从世界历史发展的轨迹中脱离出来,以封闭保守的姿态从所谓传统的遗产中寻求建构现代性方案。

  传统由于其历史基座的局限性——前现代经济形态的历史文化层面的反映,并不能肩负起当代中国现代性重构的历史重任。因此,当代中国现代性的重构必须采取开放的姿态,并主动融入人类对现代性求索的整体进程之中。

  二、当代中国现代性建构的生存境况

  当代中国现代性建构所面临的挑战,其实质就是在全球化资本主义条件下西方现代性话语霸权——“一元现代性”,与后发民族国家建构符合自身特色的“另类现代性”之间的矛盾冲突。这种矛盾冲突所构筑的复杂的关系格局,支配了当代中国现代性求索的具体路径。如何在西式现代性话语操控的压力下,既延续现代性的一般逻辑又同时彰显符合自身现实境遇与历史状况的民族特色呢?

  第一,当代中国现代性建构在资本现代性全球化的裹挟下已经超越了单纯民族国家的界限,从而具备了世界历史性的内涵。在当代语境中,随着资本全球化浪潮的高歌猛进,当代中国现代性问题正愈发面临资本现代性逻辑的侵扰。因此,对中国现代性的诊断,就其本质而言,也是对全球资本主义及其问题的诊断。

  第二,后发民族国家如何在全球化语境中生存,尤其是如何在资本的夹缝中发展,构成了后发民族国家在建构自身现代性过程中必须要正面回答的重要问题。当代民族主义政治与民族主义的传统存在着不容忽视的差别,与其将民族主义政治视为民族主义传统的当代复兴,到不如将其视为全球化资本主义条件下的产物。

  第三,全球资本主义时代后发民族国家独立建构自身现代性所面临的挑战,已经从一种时间性矛盾转化为空间矛盾。即在由全球资本主义所构筑的时空体系中,后发民族国家如何确立自身的独立性位置,如何在由西方资本主义国家所操控的全球资本主义体系中艰难生存,如何独立自主地从事自身现代性方案的规划与设计。

  当代中国现代性的建构仍然面临着上述三个方面的严峻挑战。如何建构一种既符合中国历史发展脉络,又符合中国具体现实的现代性方案,关键就在于如何科学地回答上述问题。对上述问题的解答可以聚焦到两个方面。一是“当代中国现代性”的概念及其实践的合法性问题。二是“当代中国现代性”的概念与内涵界定问题。

  三、新型现代性建构的理论与实践效应

  改革开放以来逐步形成的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作为一种新型现代性,其建构方案的理论形态与实践效应主要体现在三个方面。

  第一,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彰显了一种基于现代性基本取向上的实践趋向。近代以来,中国历史发展的核心主题便是现代性,中国近代历史进程中的系列实践也不外是围绕现代性问题而展开的。

  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本身就是作为当代中国现代性的规划方案而出现的,它反映了中国社会历史发展由前现代向现代转型的逻辑必然性。同时也预设了这种现代性转型升级的基本路径。

  第二,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彰显了一种对西式现代性话语霸权与逻辑操控的集中超越形式。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作为一种新型的现代性建构所呈现出的对西式现代性的超越,主要体现在两个方面。一方面,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仍然坚守社会主义现代性之底色,作为资本现代性的另类替代方案构成了其内在本质特征与最终价值导向;另一方面,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基于中国社会主义初级阶段基本国情的综合考量以及对于民族特色的攫取,为“另类现代性”的建构提供了丰富的资源。

  第三,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以一种超越传统社会主义的新型现代性建构形式,强化了社会主义在当代人类现代性规划中的话语权。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作为中国未来现代性方案的规划,蕴含着基本的理论规定性。首先,作为一种社会主义的现代性方案,其彰显了对资本现代性替代的价值诉求。其次,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作为社会主义在中国的实践形式——民族化的典型代表——与苏东传统社会主义模式得以区分。最后,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作为当代中国现代性建构的方案,是在与西式现代性“并轨”的共存交融环境中建构中国的现代性方案。

  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并非是当代中国现代性建构的终极理论方案,而是处于不断探索的动态历史进程之中。因为,一方面从理论准备的层面而言,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的理论原创性与创新性决定了其仍然处于一种开放的多元结构状态中。另一方面,现实实践的变动性与流逝性使得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必须以一种开放的姿态面对现实,从动态变化的实践中,从对现实问题的针对性解答中,不断调整自身的前进方向与具体路径。因此,当代中国现代性的建构——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仍然处于进行时的状态之中,仍然是一种有待在实践中进一步丰富与完善的理论规划。

  (作者单位:南京大学哲学系。《内蒙古社会科学》2018年第6期。中国社会科学网 韩卓吾/摘)

作者简介

姓名:张明 工作单位:南京大学哲学系

转载请注明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责编:张彦)
W020180116412817190956.jpg
用户昵称:  (您填写的昵称将出现在评论列表中)  匿名
 验证码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
最新发表的评论0条,总共0 查看全部评论

回到频道首页
QQ图片20180105134100.jpg
jrtt.jpg
wxgzh.jpg
777.jpg
内文页广告3(手机版).jpg
中国社会科学院概况|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简介|关于我们|法律顾问|广告服务|网站声明|联系我们